第1771章 谁的威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71章 谁的威胁

第1771章谁的威胁 世界首富就这样坐在他们面前,做梦都难以相信啊! 秦修桀怕他们浪费陆白时间,提醒他们,“陆总说话算话,说了不会为难你们,就一定不会为难你们。有什么话你们直接说就行了。” 赵忠和妻子吞咽一口。 而后两人才紧挨着站得直直的,开始说出情况。 “是,我听到了……”赵忠鼓着勇气说,“这几天我爸一直关在房间里接什么人的电话,像在害怕什么似的,但我们问他他又不告诉我们。前两天他已经请假了,呆在家里都没敢出门。” 说着,他声音又咽起来,“昨天下午我和我老婆下班回到家后,就发现家门和窗从外面被人锁上了,被人用铁板封死了。我找人帮忙一起撬开后,才发现家里的煤气被人拧开了,我父亲也倒在地上。医生说……医生说再晚送来一分钟,估记都救不了了。” 看着这个赵忠双目泛红的样子,陆白眼神微眯。 秦修桀也听出了一些状况。 “我父亲是个老实的人,一辈子都不肯占什么人的偏宜,我们实在想不到什么人会害他。”赵忠他说道,“那肯定是跟他这几天通电话的人有关了。” “那你为什么会肯定是我父亲。”陆白问他。 赵忠看了眼陆白,低下头,“陆先生,其实上回,你父亲的人来过我家找我父亲。” “什么?”秦修桀简直难以相信,“你说陆总他父亲的人找过赵老先生,什么时候的事?找赵老先生为何事?” “你们先回答我,去你们家找赵老先生的,是谁?”陆白怀疑地看着他们夫妻,“记得那个人的长相?” 秦修桀皱着眉。 对,这也是个问题。 这两个人,是怎么肯定上他们家的,就是陆总父亲的人? “是一个戴眼镜的金发女人,她说她叫林尼娅。”赵忠说,“当晚她给了我家一笔钱,说想代替我父亲去圣兰幼儿园当几天园艺工,刚好我父亲和我们也要回乡下祭祖,父亲见她来意真诚,就答应了。” 戴眼镜的金发女人? 陆白回忆了一下。 上回,安夏儿为他们的孩子办周末聚会,他父亲上门,确实带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女人,确实是个戴着眼镜的金发女性。 还有他那次在帝都机场,也看到了那个女人在他父亲身边。 难道,他父亲真的让人找了这个这个老赵? 回来一趟还给他找麻烦! 陆白皱起眉,冷道,“他为什么要给你们钱?” 赵忠和妻子被陆白脸色吓了一跳,两人抖缩了两下。 “说。”陆白面孔直接沉了下来。 “她说……说她的上司想去圣园幼儿看望孙子。”李美娟紧张地说道,“想借我们父亲园艺工的身份进去。” 陆白冷笑,“那个女人就那么说?” “对,那个女人确实是这么说的。”李美娟道。 “陆总。”秦修桀看向陆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能是真的,少夫人不也说是在圣兰幼儿园碰到了老爷?” 陆白很生气,他父亲多年后回来一次,还要再给他找一次麻烦! 没什么事玩什么花样潜进幼儿园看望孙子? 果然上回不该轻易放过他父亲! “继续说下去。”陆白对他们道,“你们又怎么知道那个女人口中的‘上司’就是陆佑天?为什么你们父亲出事后你们会联想到我父亲。” 陆白清楚,虽然整个z国都知道陆家。 但是,知道更多的人也是他爷爷和他,因为他父亲已经离开了二十年,能知道他父亲名字的人,绝对很少,为什么这两夫妻听到他们父亲跟人通电话时提到‘陆佑天’,便知道是替代过他们父亲园艺工作的人? “因为……”这两夫妻有点退缩了,在陆白凌厉的逼视下,二人低下头。 “你们说吧。”秦修桀也道,“陆总的时间很紧。” “因为……因为……”赵忠吞吐着说道,“上回的事过去后,我们很好奇找上门来的那个外国女人是什么人,多次向我爸打听,最终我老爸才说了,说那个金发女人的上司是陆佑天,陆家的人。” “既然是那名金发女人上门找你们的,你们又为什么知道她的上司是谁?”秦修桀问道,他清楚,如果陆佑天为了进入圣兰幼儿园而特地找上这个园艺工的话,肯定会让手下去办,不会自己出马,也不会曝露自己身份。 赵忠这才往下说道,“起初我父亲是不答应的,怕他们是坏人,但那个女人又拿出了她上司的身份证复印件,以示他上司不是来历不明的人。所以我父亲知道她上司身份后,才答应了。” 见陆白和他身后的助理没说话,二人又马上道说道,“我们说的都是真的,绝对没有说谎!” 陆白冷看着他们,“现在我问你们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说听到你们父亲与别人的通话中提到了‘陆佑天’以及‘帝都的陆家’?” “嗯嗯!”他们拼命点头,非常确定这一点。 “那你们还听到了什么?”陆白盯着他们。 虽然他恨他父亲。 但是,如果有人敢栽赃陆家或者他的家人,那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这是相当于在挑战他陆白,胆子不小! 赵忠想了一下,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哦,我记起来了,当时我爸还在说‘他不能答应’以及‘他不会再做上回那样的事了……’” 上回那样的事?陆白褐眸冷冷眯着。 赵忠吞咽一口,“我父亲接电话时都关着门,我们听着也不清楚,只有这些了。” “那电话呢?”秦修桀说道,“把赵老先生的电话给我们看看,看看你们父亲这阵子通电话的人是谁。”只要将对方的号码一查,对方是谁便能直接查出来。 “我父亲的电话已经给警方了。” “对……” 赵忠和李美娟两人说道。 陆白站了起来,“可以了,情况都了解了,我现在给你们一个肯定的回答。你们父亲出事,与我父亲绝对无关,因为我父亲三个月前已经离开了z国,再则,他不会蠢到杀一个人,把人家里门窗锁了扭开煤气这种愚蠢的办法!” 赵忠和李美娟瞪大眼睛。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们这阵子注意着这位赵老先生身边的状况就行。”陆白对他们交代说道,“以及,我会让警方派两个人过来对你们进行保护。” “什么?还要保护我们?”李美娟一头雾头。 但陆白交代便出去了。 秦修桀再次告诉他们要配合之后,也从病房出来了。 陆白站在病房门口,拧着眉,陆釉已经不在这了。 秦修桀出来后,说道,“陆总,你说得对,对方采取这种方式的意图明显不是要杀这个老赵,而是想栽脏你的父亲,因为把门窗锁了扭开媒气,只要外面有人回来,随时都能获救。有这个时间,他们直勒死或者捅死都比较直接。” “如果这对夫妻的话是真,那肯定有人打电话给这个老赵,以及跟他提及了我父亲。”陆白眸子冷了冷,“但刚才陆釉并没有提及这个老赵的手机,要么,警方没有跟陆釉说手机的事,要么……是警方没有从这个老赵手机里查出什么。” “可能么?”秦修桀问道,“既然打了电话,就肯定有通话记录才对。” “不论怎样,让警方派两个人过来保护他们一家,以防对方杀人灭口。”陆白说完,便看到陆釉正和一位医生走过来了,陆釉似乎在跟医生讨论老赵的伤势。

下一篇   第1772章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