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7章 岂不是找罪受?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77章 岂不是找罪受?

“我没这么说。..”对于父亲的质问,陆釉也是一如即往的说辞,“昨天很忙,没有带私人电话,没看到妈的来电。” “那现呢?” “我这不接你电话了。”陆釉看着窗外金黄的银杏,“爸,你有事说事吧,等会我这里还有事。” “能让你挂心的,永远都只有你的工作!我现在非常后悔当年为什么会同意你去当警察!”他父亲陆国原非常生气以及后悔,“我就应该让你像你三叔家的陆岑陆茉一样去学金融商业管理,进入陆氏财团,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你们又何必在意,歆歆成为音乐家她不也挺开心。自己愿意就行。”陆釉说道,“没必要每一个陆家的人都走一样的路吧。” “你还敢提你妹妹……你……”电话里陆国原听到自己的女儿,似乎气到发抖,“你都多久没关心一下你妹妹了,亏你还是警察,你知不知道她……” “怎么了?”陆釉放下手中的咖啡,“她最近不是在开个人演奏会么。” “算了,跟你提没用……”陆国原愤恨地道。 “那爸你还有事?”陆釉道,“你打电话给我若只是为了这些,那我挂电话了。” “你给我慢着!”陆国原怒道,“你不知道我打电话给你是为什么事么?” 陆釉没说话。 “你昨天是不是跟陆白碰面了?”陆国原问他。 “是,怎么了。..”陆釉说道,“他是我堂哥,又在城,我到了这边与他碰下面有什么不可以的么。” “以前我不说什么,但现在就是不行!”陆国原愤然道,“我知道他是为了他父亲那个案子与警方联系,但你不能帮他!” 陆釉眼眼微微眯起,语气变了,“这件事,不是父亲你做的吧?你为什么会知道?” 陆老让警方暂时没对外公布这件案子,其他人不应该知晓才对。 这件案子也还在查,陆佑天只是有嫌疑,并不能确定就一定是他想杀那个老赵! “这与你无关!” “我是警察,即使你是我父亲……”陆釉咬着牙,“如果那个受害者,真是父亲你让人害的,我也会拿下你!” “你大胆,你是忘了你是谁了是不是?”陆国原气势凌人地道,“我现在只想对你说一点,不管那件案子是谁做的,我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只给我记住了,这回,你不能帮陆白!他是你堂哥,我还是爸!” 嘟、嘟、嘟…… 电话挂了。 陆釉紧握着手机,手臂微微颤抖着,脸色铁青。 出身大家族很好么? 家缠万贯很好么? 有过人的身家和父母很好么? 不一定…… 责任非常大,以及必须牺牲很多,比如,自由的灵魂!反之,做什么都得受到家里的牵制! 安夏儿带了魏管家和四名保镖坐头等舵,于当天下午到了帝都国际机场,陆家已经派车在机场等候了,安夏儿上车后,便接到了金管家的电话。.. “少夫人,不能亲自前去机场接您,实在是抱歉了。”电话里金管家说,“现在陆老还在调养的阶段,家里随时会有客人或亲戚过来,我必须留在陆老身边。华管家在张罗寿辰事宜,一时走不开,派康瑞前去接你,希望少夫人能在这个时期见谅。” 安夏儿看着前面的司机,完不介意道,“金管家你客气了,如今爷爷的寿辰我和陆白没有第一时间赶回去,已经很过意不去了,知道家里人手紧,我怎么可能会在这些。再说了,康先生是陆家的最信任的司机,是爷爷的司机,爷爷能让他的司机前来接我,已经是非常看得我这个孙媳妇了。” “少夫人理解就好,那我在陆家等候你的到来。” “好的。” 挂了电话后。 安夏儿对前面正在开车的那个五十多岁的司机康瑞说,“康先生,麻烦你过来接我了。” “少夫人,你别这么说。”康瑞有些受宠若惊道,“你是陆家的少夫人,我是司机,我的工作就是开车接陆老以及接他要交待的人。少夫人信得过我,是我的荣幸。” “你是爷爷的司机,我当信得过你,听说你跟了爷爷也有二十多年了吧?”安夏儿回了几次陆家,对陆家的一些人也有所了解。 “是,少夫人,二十三年。”他道,“我三十岁就当了陆老的司机,想想如今也在陆家呆了有二十多年了,很感概呀。” “帝晟集团在城,陆白与我也就居住在城了,平时极少有空回来帝都,都是麻烦你们陪伴爷爷了。”安夏儿由衷感激道,“在这,我还是要感激康先生你们了。” 听到安夏儿的话,康瑞心里越发觉得这位少夫人很深得人心了,怪不得如此受陆老和老爷待见呢。 而且当年那么多名门女子中,还包括那个南宫家族的小姐,但他们大少爷却只娶了这一位…… “少夫人不必客气,我们也是受陆家照抚,才会有这么一份好的工作。”康瑞感叹说道,“而对陆老来说孙子留在家族企业中或者在外面有一番大作为,那都是值得欣慰的,如今大少爷在外面有帝晟集团,无法经常回家,陆老也是理解的。” 安夏儿点点头,还好有一个理解陆白的家。 末了,安夏儿又问,“爷爷现在的情况怎样了?记得三个月前我和陆白离开时,爷爷刚出院……” “如今还在调养,除了陆家的家庭医生以外,已经请了两个看护常驻陆家。”康瑞一边开着车,一边说着陆老的身体情况,“虽然出院了,但每周还是得有一两天接受输液和定时检查,陆老的身体,目前还不能太放心,暂时所以没有去陆氏财团了,也没有去美国商会那边。” 又道,“陆老今天刚好要输液,所以金管家守在他身边,一时没有来接少夫人。” “这个没有关系。”安夏儿不在意道,“希望爷爷的身体能完好起来。” “好是好多了,只要不操劳,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大碍。” 但听着康瑞的话,安夏儿却想到一个问题。 从美国回来的时候,陆白说陆老在商会中慢慢失去威信了,所以那个什么劳伦家族的人才开始出来反对他们爷爷当商会的顾问? 那反对爷爷,真是因为商会顾问是陆白爷爷的原因,还是因为爷爷几个月没有去商会了,所以有些人就开始造次了? 旁边魏管家提醒安夏儿,“少夫人,你的电话响了。” 司机开来的是一辆加长车,安夏儿和魏管家以及从城带来帝都的保镖,一行人都坐在车内。 安夏儿从手包里面拿出手机,见是陆白打来的。 “喂?” “到了么?”电话里陆白问她。 “刚出机场,已经在陆家的车上了。”安夏儿无奈笑道,“好了,你就别担心我了,我这到了帝都,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不是说,在帝都没有人敢得罪陆家的人么?” “嗯。”陆白轻轻地应声,“回到陆家后,跟爷爷说一下我这边的原因,我可能要将这边的事处理完再回去。在那边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安夏儿说着,又微笑道,“记得,我等你过来啊。” 电话陆白轻笑了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响着电话流淌进安夏儿耳中,“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看还是等你例假停了再过去吧。” “……”安夏儿满脸囧。 “不然过去,抱着一个老婆又不能碰,岂不是找罪受?”

上一篇   第1776章 真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