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8章 果然善解人意啊!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78章 果然善解人意啊!

安夏儿很想骂他一声流氓,但车内还有其他人在,不适合他们夫妻二人打情骂悄,便尽量声音正常说道,“嗯,那就这样,你那边事情处理完就过来吧。” 不等陆白再说什么,忙挂了电话,耳朵发烫。 但平静下来,安夏儿又一想,陆白说等她例假停了再过来……那不等过五六天或一周?原先他不是说就晚个两天左右过来的? 这么一想,安夏儿真是懊恼极了! 果然不该跟陆白这个闷骚提这回事! 康瑞从倒后镜中看到安夏儿脸颊和耳朵有点红,请问道,“少夫人,是暖气开太高了么?” “没有没有。”安夏儿抬起头忙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快点回去吧,我也想早点看到爷爷。” “好的,少夫人。”康瑞踩下油门提速。 而魏管家坐在旁边有点汗颜,看来瑞康真是长久跟着陆老,只知商人和老人之间那些礼节了,不太知晓年轻男女之间的事了啊! 少夫人这一脸红,他们九龙豪墅的人都知道一定是又是大少爷说什么不正经的话了——这才是正解! 回到帝都的高级富豪区—皇城庄。 山顶的陆家别墅群大门已经自动开了,加长轿车在几个保镖车的护送中,经过十五分钟庭院内的路蜿蜿蜒蜒之后,在主别墅大门口停了下来,金管家正带着两排女佣候在那里。 安夏儿看着车外那一慕,突然发觉每天她和陆白回来,陆家都是这么郑重的迎接仗势呢! 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魏管家已经快步从另一边下来了,将手递给她,安夏儿穿着白色的高跟鞋,纯羊绒的外套,整个人带着股淡雅又精致的气质。 她将手搭在魏管家手腕上,迈步下来,抬起头便看到金管家已经过来了。 “少夫人,欢迎你回来。”金管家永远都是斯文又儒雅的声音,发生了再大的事,也能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与平静。 “对迎少夫人!” 大门口两排女佣则发出清脆整齐的迎接声。 安夏儿说道,“听康先生说,爷爷今天在输液是吗?” “是的,少夫人,陆老这阵子在家休养。”金管家说道,一边请安夏儿进去,“少夫人请进去吧,陆老在里面等你,以及陆庸少爷他们也在。” 安夏儿随同金管家进去的时候,眨了眨眼睛问,“陆庸……是一个堂哥吧?” “是,少夫人,你记忆不错。他和他的妻子蓝梅今天都来了,以及陆氏信托基金的阮先生也在。为了商量这一次寿辰的问题。”金管家带领着安夏儿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告诉她今天陆家的宅邸中有哪些人在。 但安夏儿表示,她记忆一般,其实陆家家族体系庞大复杂,堂系血亲和旁系亲属太多了,虽然之前已经到过两三回陆家,但她真还没有分清楚那些亲戚。 只是一些特殊职业的,她倒是记住了。 比如,陆白这个叫陆庸的堂兄是个法官,其妻子叫蓝梅,是律师。 以及陆釉是警察,还有个……是与裴欧一样是开安保公司的堂兄,叫什么名安夏儿一时忘了。 至于其他的,她还真记不太清了,只是最近在美国又刚知道还有一个叫‘陆歆’的堂妹,是陆釉的亲妹妹。总之陆家这些亲戚关系错综复杂的。 陆家家庭病房外面,站着两个穿着中山装的保镖,是陆老的贴身保镖。 看见安夏儿,二人对她颔了一下首,“少夫人。” 金管家带安夏儿进去的时候,魏管家对他们从s城带来的四个保镖说,“你们留在外面。” “是。”四个保镖站在门两边。 安夏儿走进这间家庭病房间,看着这间华美的暖色系房间,除去空气中的药味以外很难想象这是一间‘病房’,倒是像一般的客房,但设私又比一般客房完善很多,因为多了很多医疗器材,比如输液架那些东西。 “陆老,少夫人来了。”前面金管家说。 安夏儿微笑着走去,“爷爷。” 中间那张大床上,陆老靠坐在床头输液,穿着居家的衣服,脸色倒还好。 “夏儿丫头回来了?来来来,快过来。”陆老和蔼地唤着她,伸着手,安夏儿走过去后,他用那只没有输液的手将她拉到了旁边。 他抬了下下巴,对安夏儿介绍站在床边的另外三个人,“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陆白的二堂兄陆庸,是个大法官,旁边这是陆庸的妻子蓝梅。前两回回陆家你都见过,应该有些印象吧?” “是,爷爷。”安夏儿转头对这二位问候,语笑着说,“堂哥好,还有嫂子,你是律师对吧?我记得,上回陆白还让你们帮过忙的。” 就是以前南宫蔻微那个女人诬告她蓄意砸伤了她的那一次,好几年前的事了…… “少夫人你也好。”蓝梅笑了两声,说道,“陆老,我就说少夫人还记得我们嘛,你也不必特地多介绍一遍了。” “诶!怎么不要?”陆老一听就皱眉了,“家里人多,夏儿嫁给陆白以后,陆白鲜少带她回陆家,就怕她难得记住这么多人。看到你们叫不出一个称呼来又难免尴尬,这回我的寿辰,来的人必然会比以往都多,以后你们若是在场,能为夏儿丫头介绍一下便重新介绍一下吧!” 安夏儿心下惊呼,陆爷爷果然善解人意啊! 毕竟这么多人,很难完全记住! “好,既然您老这么说了,我若是在少夫人身边,有其他亲戚过来时,一定帮她介绍。”蓝梅说着看向安夏儿,“那少夫人听到了?你不必担心了。” “谢谢爷爷。”安夏儿又向蓝梅道,“以及谢谢蓝梅嫂子了。” “少夫人,陆白没回来?”旁边陆庸问安夏儿。 “这个陆白电话里跟我说了。”旁边正在输液的陆老接过话,“刚才你们没问,我也就没说起。陆白在s城还有些事要处理,处理完之后会回来。” 虽然是他让陆白处理完再回來的,但眼下这件事陆老没跟其他人提及。 安夏儿点头,“对。” 陆庸微微皱眉,“陆家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他能交给别人去处理的事还是交给其他人吧。” 不容乐观? 安夏儿心里一动,难道发生什么了? “陆白他自己有分寸,既然他觉得需要亲自处理,那必然不是什么小事。”陆老装着不知情说道,“没事,我的寿辰,他还能不回来么。顶多就这几天的事。” 安夏儿想到陆白要处理那个老赵的事情,也是一声轻叹,那确实不是什么小事,如果不加紧查出那件案件,警方对外公布陆佑天是嫌疑人的话,恐怕会直接影响陆家的声誉。 如今陆老的寿辰在即,自然不能暴出那种关于陆家人的负面新闻,所以陆老才第一时间打电话让在s城的陆白去处理了再回陆家。 陆庸是法证人员,性格严谨,话不多。 听陆老这么说,便点点头,不再问什么了。 “来,夏儿丫头,再给你介绍下这一位。”陆老又看向陆庸蓝梅身边的另一个人,“这位是陆氏信托基金会的周先生,你之前应该没见过,周先生平时是在基金会里帮忙打理陆氏家族的部分股份问题。” 安夏儿确实不认识这个人,并且也不了解‘陆氏信托基金’,只是觉得隐隐有些耳熟,可能先前在新闻上听过。 “周先生你好。”安夏儿大方伸出手。 面前的周先生穿着西装,拿着文件,一副四十多岁的商管精英形象。 见到陆家的这位少夫人向自己伸出手,他意外之极,忙将手中文件放在一边,双手奉上与安夏儿握了握,“陆少夫人您好,我是陆氏家族信托基金会的周总,很荣幸见到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