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0章 真没兴趣?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90章 真没兴趣?

应该就是陆老在公司的心腹了,加上陆氏信托基金会的周先生,这两个应该是陆老在公司最信作的人。 不过安夏儿却觉得在电视上见过这扬秘书,毕竟一些大企业的高管都会出现在新闻会上…… 安夏儿怔了一下,笑笑,“杨秘书你好,刚才的一瞬,正感觉有几分眼熟呢,杨秘书是上过电视吧?” “是,少夫人。”杨秘书道,“有时陆氏的新闻会,是由我代陆老出面。” “怪不得了。”安夏儿点头。 “老杨啊。”陆老交代说,“明天夏儿丫头到公司后,你将公司的情况都跟好好跟她说一下,到时蓝梅也会在,你们也跟公司的高管介绍一下夏儿。” “陆老请放心。”杨秘书颔首。 安夏儿听着一愣,“爷爷?我去公司?” “对,你回来时不是说了。”陆老表示,“现在陆家的情况你已经清楚了吧,国原和章原他们两家对于我身体抱恙不能去公司可是很大的意见啊,你和陆白若是不代我出面,那他们可就要代劳了。” “……”安夏儿汗了汗,“我不是不去,是没想到这么快。” 有点,没心理准备。 “没事,不用怎么准备。”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陆老爽快地说,“一切爷爷都安排好了,你就走一趟就好了,有些场合或会议,代爷爷出席就行。” 安夏儿想了想,点头,“好的。” “蓝梅都跟你说了吧?我这次提前举办寿辰的原因,原先是想亲口告诉你,只是当时国原来了。”陆老端起茶,啜了口茶。 “爷爷放心,蓝梅嫂子已经说了。”安夏儿道,“我大抵都明白了。” 又道,“不过,爷爷有跟陆白说过你的决定么。” “我说不说,他都应该有所发觉。”陆老叹说,“毕竟爷爷也年纪大了,是该退休了,之前陆白在‘美利坚商会’不方便出面,我也做了那个商会的顾问好些年。如今我身体抱恙需要退休了,他也该肩负起陆家的重任了。” 喝了口茶又说,“虽然这对他来会更加繁忙,听说美国商会那边也有些人窥觑着老爷子我的顾问一位。” “陆老放心,这几天我和周先生,以及蓝律师,会好好告诉少夫人该怎么做。”杨秘书说,“一定会让董事长之位顺利地交到大少爷手中。” “嗯。”陆老点头。 “大少爷会理解陆老,虽然接过陆氏的董事之位后,会更忙碌一些,但我想大少爷会兼顾。”魏管家也说,他对他们大少爷的能力是非常肯定的。 安夏儿却皱了皱眉。 帝晟、美国利坚商会、陆氏。 陆白同时兼顾这些的话,估记平时顾家的时间又要变少了吧…… 陆老见安夏儿皱着眉头,洞悉地笑说,“夏儿,爷爷知道陆白同时兼顾这些工作,这可能会剥夺一些你们夫妻俩的时间。要不,爷爷有个提议,你听一下?” “啊?”安夏儿眨了眨眼睛,但真想听,“……什么提议?” 有什么提议可以不让陆白那么忙? “你看,你时间肯定比陆白多嘛。”陆老跟陆白一个语气,“要不,你来接手陆氏?反正你是陆白的妻子……” “不不不。”安夏儿吓了一大跳,顿时脸变色,尴尬笑道,“爷爷别开我玩笑,我突然觉得要以大局为重,陆白忙是会忙点,但因为是陆家的事,但也没办法。我会谅解的!” 开玩笑,她来接手。 现在陆家二爷和三爷都想夺取主家大权了,得知主家将掌管大权交给了她这个少夫人,不闹翻了天才怪!退一万步,她可没有陆白那种擅于经营公司的能力啊,连唯丽她都让华荣看着。更加别提陆氏这种旗下有三大体系的大企业,里面的利益立场,股东权谋,那些复杂的人,她未必应付得过来。 还是好好当她这个少夫人吧! 陆老试探地看着她,“真没兴趣?” 安夏儿拼命摇头。 陆老大笑,“陆白会帮你嘛,哦,还有杨秘书和周先生他们都会辅助你嘛?整个z国,还没有像你这么年轻的女董事长啊,真要坐上陆氏董事长一位,那不是一般的威风啊?” 安夏儿端着杯子的手有点抖,尽力冷静着,喝了一口茶压惊,“爷爷,别拿说笑了,我怕没这能力是一回事,其实也没有这个兴趣,唯丽我都交给华荣他们了。” 若真有这个时间,她倒想去读研,或者在科学领域内有所发展……在商界拼博,她的兴趣不大。 见她确实没兴趣,陆老又大笑了一会,最后说,“想到夏儿丫头你不会答应,所以,这阵子就配合爷爷压住国原和章原他们,到时一起说服陆白说接手陆氏董事长吧?” “一切听爷爷吩咐。”安夏儿不作任何反驳了。 这时华管家微笑着说,“少夫人放心,现在是小少爷他们还小,待他们长大了,应该就可以将陆氏交给小少爷他们了。到时大少爷那个父亲就轻松多了。” 安夏儿腹诽,待小宸小玺长大了,估记她和陆白就差不多退休了吧? 不过,她现在还是别争论什么,等下爷爷又要调侃说让她代为接管陆氏……这要将她半夜吓出冷汗来。 最后安夏儿吃完点心后,陆老将那份文件递给安夏儿,“这是目前陆氏三大体系,陆氏财团、郎业集团、章元集团的大概情况,以及一些股东名单,每个人持股数量,都在里面,夏儿丫头你晚上看看吧。 明天我会安排司机送你先去趟陆氏财团,杨秘书和蓝梅会在公司等你。” 安夏儿站了起来,接过文件,“好,爷爷。” 晚上,陆老请了陆庸和陆庸的母亲陆星溱前来陆宅用晚餐,安夏儿便见到了那个之前没有见过陆白的堂姑妈,形象大方端张,只是说是常年痛风,所以在家养病,很少出门。 安夏儿作为晚辈,当时亲自在华管家和魏管家的陪同下,送陆星溱母子出门。 上车前,陆星溱握着安夏儿手,病体微恙地咳了两下柔声道,“少夫人,外界都道陆家是最和睦最团结的家族,其实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己的矛盾,这很正常,人多了,意见了自然就会有分歧,难免的。” “溱姑妈,我知道的,你先上车吧别着凉了。”安夏儿查觉现在夜里有风,实在不认为这溱姑妈适合在外面站着。 陆星溱一头温柔的中短发,烫着这个年龄女人的内敛,即使是陆家的姑小姐,陆家老太爷的亲孙女,出门用晚餐,也也只戴了两枚钻石耳环和一枚戒指,大方中,又不张扬。 她抚了抚安夏儿的手,掌心的温暖传到安夏儿手中,“少夫人,我当年跟陆白的母亲是很熟的,那是我最敬重的嫂子。发生当年那样的事,其实陆家很多人都很难过。” “……”安夏儿有点惊讶。 “陆白走不出当年的阴影,我这个做姑妈的能理解他。”陆星溱说道,“当时,唯有亲情和爱情能让一个人走出阴暗。” 安夏儿张了张口,“溱姑妈……” “他当年离开陆家后,就没回过几次了,即使回来也是因为少夫人你。”陆星溱说,“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陆家始终是他的家,陆白他总不能不回来了,少夫人你要劝他。咳咳!” 安夏儿这才知道这位溱姑妈比起如今眼下主家跟堂系家属之间的矛盾,她比较在意陆白那个大少爷与家里的隔阂。 她关心的是陆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