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1章 说她是主母,早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91章 说她是主母,早了

“溱姑妈,我会劝他。”安夏儿微笑说,“其实我跟他说过这个问题……” 不然,她上回为什么会留下陆佑天。 说到底,不就是想让陆白和他父亲和解,让他与陆家完全和解。 毕竟在一定程定上,陆佑天就代表陆家,所以陆白才很少回陆家,他没有与陆家断绝关系,是因为陆老那个爷爷。 陆庸在旁边抽了一根烟,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外套,高大的背影倒与陆白有几分相似。 不愧是堂兄弟,血缘这种东西总是会有所关联的。 听到陆星溱在咳嗽,他掐灭烟头过来,“好了,妈,你就不要担心了,陆白是整个陆氏家族的继承人,该以什么为重他自己清楚。” 安夏儿对陆星溱点了点头,“如陆庸堂哥所说,陆白现在在s城确实有事处理,他说了等处理完了会马上回来。” 陆星溱点了点头,“那就好。”又说起她的另两个堂哥,“其实,国原和章原之所以敢向主家逼权,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陆白极少回家的原因,佑天又走了,陆老虽然大权在握,但怎么说也是上了年龄,会渐渐力不从心,陆家,还是得靠你们哪!” 安夏儿笑笑,“嗯,谨遵姑妈教诲。” 陆庸扶着陆星溱的肩膀,将自己母亲送上车,回头对安夏儿,“少夫人,我们先走了,明天蓝梅会在陆氏财团等你。” “好的。”安夏儿点头,又浅笑着对车上说,“溱姑妈,等陆白回来,我们会抽空去看看您。” 车上陆星溱点了点头,直到车门关上。 车子离开陆家大宅,车内陆星溱从倒后镜中看到后面还在目送他们的安夏儿,轻轻说道,“这少夫人也是难得,作为陆家以后的主母,丝毫没有架子。” “说她现在是主母,早了。”旁边陆庸说道。 陆星溱叹说,“确实还早,毕竟陆白还没有正式接手陆家,她现在在陆家,在整个陆氏,还没有什么声望。也不怪国原和章原他们敢这般猖狂,毕竟比起国原有银家的势力,章原又有孔家,陆白作为主家的人,确实对陆氏太不关心了。” “妈你放心吧。”陆庸说,“如果只是家斗的话,对陆白来讲是小意思,毕竟他能坐稳世界第一集团总裁之位,如果守不住家产,那就是笑话了。” “我倒不怀疑陆白的能力。”陆星溱拿着丝雕的巾娟又咳了一下,“只是,后天就是他爷爷的寿辰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应该和少夫人一起回来才对呀。这是遇到什么事了?” “上午在陆家听陆老提了一下,似乎有点麻烦,是大伯的事。”陆庸从陆老那听说了陆佑天的那件案子。 “佑天?” “对。”陆庸说,“上回大伯回到z国时先到了s城,现在他走后,好像发出了一起杀人未遂的案子,矛头指向大伯。” 陆星溱脸色变了变,“这可是个麻烦,到时国原他们召开的股东会上若是股东们都知道主家的人涉及了杀人的案子,那陆老也会落个连带责任,董事长之位恐怕真要落在国原或章原手上啊!” “所以陆白回来之前必须把那件事解决了,这也是陆老交待他的。” 陆星溱这才点了点头,“原来是陆老的意思,难怪。” “至于那个董事长之位,二叔和三叔要拿下,也不是易事。”陆庸说道,“毕竟他们手上的股份不多,主家也还有陆白那个继承人。” 陆星溱叹了口气,“我们一家现在都没有进入家族公司,却依然有股份,按季分红,这是老太爷对我们的照顾。陆庸啊,你和蓝梅得好好帮主家才行。” “妈,我知道。”陆庸脸色很稳重,虽然他和他妻子从业于法证界,但也会利用工作的便利帮主家。 夜色下,他们司机将车开得较慢,从山顶的陆宅别墅离开。 当晚安夏儿回到房间后,又翻了下下午陆老给她的文件。 佣人帮她铺好床后,准备给她放洗澡水,“少夫人,你要洗玫瑰浴还是牛奶浴?” “都不用了,放点薰衣草精油吧。”安夏儿一边翻着文件,薰衣草精油有助睡眠,今天她听到的消息太多,怕是很难入睡了。 “好的。”佣人给她放洗澡水去了。 安夏儿从文件中了解到陆家的持股人,陆家的股票分成如下:除去交给信托基金的那百分之三十以外,陆老个人占百分之二十五,陆佑天手上有百分之十,陆白手中有百分之十,陆国原持有百分之十,陆章元百分之三,陆星溱百分之十…… 下午喝下午茶时,陆老跟安夏儿说了一些,说陆国原、陆章原、陆星溱他们手上的股份,都是从父亲那转移来的。 因为陆老的两个弟弟现在已经完全不管家族的事了,退休呆在国外,所以将手上的股份完全转到了儿女的名下。 而当年除了陆老手中的百分之四十五以外,陆国原和陆章元父亲持有百分之二十,陆星溱和星群的父亲持有百分之十。而当年陆家转入信托基金会的只有百分之二十五。 之后陆老三兄弟的子女都结婚成家后,陆老一口气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到了陆佑天的名下,而陆佑天爱妻心切,直接与妻子平分了自己的财产,将自己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转到了妻子名下。 只是后来陆佑天妻子出事,他妻子的那百分之十才转到了陆白名下。 所以现在陆家主家,祖孙三个人都持有股份。 而陆国原陆章元的父亲也将自己名下的股分平分给了两个儿子,一个各占百分之十。 陆星溱与陆星群的父亲则将股份三七分成了,毕竟陆星溱是女儿,只分到了百分之三,她的弟弟分到了百分之七,只是后来陆星群出家了,看破红尘,自然不在乎名利金钱了,便将自己那百分之七给了姐姐陆星溱—— 所以现在,陆庸家里也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这就是陆星溱所说的,他们一家都没有进入家族公司,但却拥有与陆国原一样多的股份,还按季在分红,所以她特别感恩,感恩陆老没有动用大当家的权利,裁掉她手中的一部份股份! 安夏儿特别想不通,在给陆白打电话时说,“我在看爷爷下午给我的文件,关于陆家持股人的情况,我有点奇怪,按理当年二叔和三叔各分了百分之十的股份,那文件上面怎么显示,三叔家里现在只有百分之三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当年三叔他做了对不起陆家的事。”陆白说,“当年陆家的老太爷还在,一气之下便将他和他父亲逐出了陆家,并剥夺了他们的股份。” “果然还是因为那件事么。”安夏儿隐隐有所发觉,因为今天听陆老说了,陆章原家中原来的股已经被收回来了。 “爷爷跟你说了?”陆白像在夜晚喝着美酒一般,带着两分华贵的不急不徐,安夏儿虽然先回陆家了,但有事都可以打电话与电话商量。 “不,爷爷没说三叔家股份被收回来的原因。”安夏儿好奇,“陆白,到底是什么原因?听说,现在陆家的人一般不提起这件事?” “对,爷爷下令的。”陆白说道,“这算是原谅了三叔当年的所做所为。” “……” “所以原本三叔手里已经没有股份了,是爷爷重新接纳了他回来,并送了百分之三给他。”陆白说道。 安夏儿叹息。 原来陆章原手中的那百分之三,真是后来陆老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