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2章 他们心里的不平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92章 他们心里的不平衡

那他现在想要与陆国原一起夺主家的权,也是狼心狗肺了! “你还没说三叔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事呢。”安夏儿又问。 “这个等我回来再说吧。” 安夏儿耸了耸肩,“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好吧。” “总之眼前信托基金会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加上陆家人手中的所有股份,共有百分之九十七,还有百分之三在陆氏的高层以及散户手中。” “所以当年三叔手中的股份被老太爷收回后, 是有百分之五转移到信托基金会了?百分之三就直接拿出去给其他股民了?”安夏儿问。 “对,当年陆氏刚好重新上市。”陆白说道。 重新上市? 安夏儿蹙眉,难道当年陆氏曾经被强制退出市场?照这么说……陆氏当年应该发生了很大的事,安夏儿吸了口凉气,毕竟陆氏这么大的企业都能被强制退市,得是多么严重的事。 而陆家有今天的辉煌,看来也是经历了一场很大的劫难! 安夏儿也总算知道陆家主家能长年强势地占利于主导地位了,“那照这么说,爷爷和你,加上父亲手中的股份都有百分四十五了啊,一般股东大会上只要超过百分之五十持股人的赞同,基地上就可以决定任何事了,爷爷的话应该一言九鼎,因为他只要再获得一个堂亲的支持,就没有任何人能反对了。而溱姑妈家不是站在主家这一边么?” “对,所以每次陆氏的股东大会或董事会,陆庸都会代表溱姑妈出席,向来没人能反对得了爷爷的决定。” “那现在也不必担心哪。”安夏儿说道,“就算过几天的股东会上,二叔三叔他们要重新选举新董事长,他们也获得不了那么多的股份持有者支持啊!” 陆白问她,“你觉得,现在我父亲无故扯进了一宗杀人未遂的命案,是巧合么?” 安夏儿怔了一下,“……” “而如今我必须留在s城查清这件事,也是巧合么?”陆白问安夏儿。 “你是说?” “到时的股东会上他们大概会以我父亲不在场而不计我父亲的股份吧。”陆白说到这,笑道,“而如果到时我没有赶回去,他们也会说,我手中的百分之十也不能作数,总之会找狡辨的理由。” “这也太强词夺理了吧?”安夏儿皱眉道,“父亲之前也不在家,那他们也没有抗议过吧。” 毕竟陆佑天这些年一直都不在家。 陆氏的股东会开过无数次了吧,之前他们不可能都认为陆佑天的票不能由陆老投吧? “他们想夺权,自然不在乎什么强词夺理。”陆白平静地道,“不过他们若是认为这件案子能一直将我拖住,那就太异想天开了。” 安夏儿想了想,有点担心,“陆白,你是说,老赵的那个案子,可能是二叔和三他们他们做的?” “我父亲出事或者给主家抹黑,对他们有直接的好处,不是么。”陆白说道,“我不相信人情,但我相信利益。” “……” 陆白也许是常年与敌人斗惯了心机谋计,极气势地道,“你先照爷爷说的去做吧,看他们还能捣腾出什么花样。” 安夏儿叹息着,点了点头,之后又笑说,“晚上溱姑妈和陆庸堂哥过来吃饭了,溱姑妈走的时候一直提起你呢,说希望你与陆家的隔阂早点消除,原谅你父亲也回来接手陆家……” “溱姑妈是那个性子。”陆白虽多年未与陆家的亲戚走动,但似乎却还记得那个姑妈,“好了,你今天先睡吧。” “孩子们呢?睡了么?”安夏儿不放心问道。 “当然睡了。”陆白说道,“我现在在lulu的床前,我拍张照发给你吧。” 当陆白将照片发过来后,安夏儿看照片里女儿粉嘟嘟的睡脸,她松了口气,一抹微笑笑弯上唇角,心事再多,只要看到女儿,仿佛什么烦脑都消失了。 ——— 当晚,夜色下的另一边,陆国原的家中。 华丽的天花板在水晶灯的映照中,一片明黄,既然他们一个陆家堂系,其住宅的豪华程度也媲及国内的其他一流豪门! 但此时除了陆国原和妻子银苏,陆章原夫妻和陆章原儿子陆岑也在。 两家似乎在谈及重事,摒退了家里的下人,此时大厅中只有他们两家的人在,陆国原左右走了数步,停了下来,“……总之今天主家的少夫人已经回来了,照陆老的意思,他近期可以会让那个少夫人代他去公司。” “哼,叫她一句少夫人而以,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么。”旁边陆章原不屑道,“才多少岁,就是一个丫头片子吧,若不是她替陆家生下了三个孩子,她会有今天的地位?我也压根不会将她当回事!” 旁边陆岑手背撑着额边,提醒自己的父亲,“不承认也得承认,陆老将她当少夫人,陆白也将那个妻子当回事,那她就是陆家的少夫人。” “对,这件事还是别抱有意见了。”陆国原在前面也说道,“毕竟,咱们这个主家的少夫人来头可不小,西莱的市场,也是她与陆白的婚礼举婚后,才对陆氏的品牌而打开。” “可不是,这也是西莱王室的意思吧。”银苏放下茶杯,微笑着说,“听说当时,西莱的前国王非得要求陆白再次与少夫人举办个婚礼,西莱才肯将对陆氏品牌打开市场呢,这就是要恐固他们的公主在陆家的地位啊!” 陆章原咬了咬牙,眼底生寒,“原还以为陆白也娶了个没什么来路的女人,想不到……他竟还娶了一个公主!倒是吸取了他父亲的教训么!” 他的妻子孔利妃叹了一口气,“什么想不到,也许啊,陆白他早就知道他娶的是什么女人呢,只是一直瞒着陆家瞒有着我们呢。毕竟,陆白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论狡猾,可不逊于他的父亲陆佑天。” 听到陆佑天,陆章原又想了当年的事,手指节关握得发白,“我永远不会原谅他陆佑天,若不是他当年打压我的公司,我也不会沦落到……” “好了!”前面陆国原中断了他们的话,“那些事就不必提了,我们如今是要想办法怎么从陆老那个老顽固手中拿下董事长一位!” “大哥你肯定不会在意!”陆章原看着陆国原这个哥哥,激动而愤恨道,“毕竟你们家可是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家所有的人都在公司里,为整个陆氏为他主家效力,却只能分得百分之三,连星溱那个病秧子都能拿着百分之十!陆老他有将我放在眼底么?” 孔利妃哼了两声,放下了杯子,“大哥,嫂子,你们也别怪我们生气,我们这心里有怨啊,毕竟整个陆家就我家为公司做的最多吧,可拿的却是最少的啊。” 旁边他们的儿子陆岑没说话,搭着腿坐一侧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令他注意的是,最近国内迅速崛起的一家安保公司…… gt安保公司。 据他所掌握的情报,这个安保公司如今有刚刚退役的裴欧注资,裴欧,是陆白的朋友,那么,陆白会与那个安保公司有关系么?还是,陆白的手已经伸向安保行业了? 想到号称商业界之王的那个堂弟陆白,陆岑目光带着一丝不明,因为现在亚洲最大的安保公司是他开的。 “哎,利妃啊,我们没怪你们。”擅开圆场和拢络人心的银苏马上笑着拍了拍弟妹的手,“我和国原知道你们的委屈,其实我们也一样啊,我银家也有企业都加盟到了陆氏旗下,虽说陆釉和陆歆没有进入公司吧,但我们家为陆家做的,大家也有目共睹,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像你们刚才所说,连星溱他家的股份都与我们拿的一样多啊,我们心里也很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