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4章 自有后招!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794章 自有后招!

“陆釉和陆歆怎么了,我们儿子好歹是警界精英,歆歆也是音乐家。”银苏护短地说道,“也就是咱儿子没有进入公司,儿子若是也进入了公司,歆歆能当个钢琴家,这不知道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 又道,“再说了,千金小姐有个钢琴家的头衔,这是个光环!不知多光彩!” “光彩……”陆国原脸上出现可怖的阴影,紧握的拳发抖,仿佛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你别忘了现在歆歆的处境,若她不是在外面办那什么演奏会,又怎会……” 想到爱女,银苏瞬间眼睛就红了,她在身后拍了拍陆国原的肩,“好了,只要我们照做的话,对方肯定就会放歆歆回来的。我这就去跟儿子打电话。” 陆国原闭着眼睛,威严而肃穆的国字方脸庞上,除去一个富商的气势,还有就是……隐忍与痛苦。 陆章原和孔利妃离开陆国原的家后,三个人上了一辆加长轿车。 孔利妃想起刚才银苏的脸色,斟酌了一会说,“不,我还是觉得,大哥和嫂子他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刚才我问起陆歆时,银苏嫂子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哼!”陆章元抚了一下头发,抖了抖翘起的腿笑说,“还能有什么,多半是听到你提陆岑让他们想到了陆釉吧,大哥他们两个孩子都没有进入郎业集团,这可是个打击。” 比起陆家的人几乎都极有名流气质这一点,陆章元显然是个例外,出身富豪世家,身上倒是有几分流里流气,更不缺阴险计谋。 可虽外表看着还不如他的儿子陆岑这般稳重,但谁也无法否认这陆章原的本事,毕竟是现在掌管着章元集团的男人。 “爸妈,我提醒你们。”旁边陆岑说道,“我会答应你们设下那个案子绊住陆白,并不非我与陆白有什么恩怨。我纯粹是考虑到我要结婚了,将来会有自己的孩子,而我需要给我的孩子留下点家业股份什么的,那百分之三确实太少。所以才会与这个计划。” 对,单是岑金安保公司是不够的,而章元集团他也不能一个人占全部。 因为他还有一个妹妹陆茉以及弟弟陆辛。 想起陆白,以及陆白能留给他儿子们的那个庞大的商业帝国,陆岑便觉得,他的成就实是在太小了!——这迫使他不得不参与他家和大伯家共同的计划,准备放手去博一博! “行行行,不都是为了你们,难不成我和你妈还会为了自己?”陆章元马上道,“你是有岑金公司,独立创业成功了,你结婚后你的后半生我和你妈不担心,但陆茉和陆辛怎么办?百分之三的股分够他们分么?没看你们溱姑妈一人就有百分之十?” “对啊,我和你爸还不是不想让你们输给别人。”孔利妃也好胜地说道,“陆白就算了,他是主家的大少爷,整个陆家的继承人。但在堂系亲属里面,你们总不能输给其他人吧?” 陆岑不在言语了,不是他认同了他爸妈的说法,因为他想要多争取一下,是为了以后他的孩子们。 ——而不是为了跟其他亲戚比。 ——顶多,觉得自己这个堂哥与陆白的成就相比,相差实在太远。 同样是为了事业而晚婚的他们,陆白不但创下了世界第一的公司,还娶了西莱的公主,拥有了三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而他陆岑,所创的安保公司仅是亚洲安保界第一,而且他现在还没有结婚。 他与陆白的成就天差地别,而且不可能再赶上陆白了,这他知道,他也不强求,所以他只想尽可能为自己以后的家人多争取一些陆家的股份! 旁边孔利妃还在跟丈夫商量,“至于陆釉那边,我相信银苏嫂子他们,这个计划也事关他们家的利益。他们不可能会由着陆釉胡来的。” “那你还在担心什么?”陆章元道,“这次夺权的事,说白了,我和国原大哥他各取所需,他想要整个陆氏的董事长,而我要求拿回信托基金会的股份重新分配。陆釉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可能去帮陆白?” 孔利妃咬着鲜红的拇指甲,“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能是女人的直觉吧,反正我总觉得,银苏嫂子他们有些事情没有说……” “管他们什么事情,只要不影响到我们的计划就不无需要去理会。”陆章元说道,因为陆国原是不会做影响他们计划的事。 “但愿是我想多了吧。”孔利妃说道,目光一流转,她望向丈夫陆章元,“对了,我问你,如果陆白和s城的警方这两天查清了那个案子,赶在陆老的寿宴上回来了,怎么办?” 陆白可不是吃素的,这点他们陆家的人最清楚! 陆章元手中的玉石球滚着发出悦耳声音,俨然是极贵的玉石料子,章元集团旗下有一家珠宝公司,他自然对这些珠宝玉石极有鉴赏能力。他沉着脸哼了一声,“如果到时陆白真回来了——” 手中的玉石球倏地停下。 他阴冷的脸庞,咬牙道,“我自有后招!” 陆岑目光也在手机屏幕上停了一下,但什么也没有说,继续看今天陆氏的股氏,算是默认了他的父亲去做什么。 毕竟有时要达到目的,需不择手段,这是这个强者世界的法则。 次日安夏儿在魏管家的陪同下去了陆氏财团,得知从未在陆氏公司露过面的陆家少夫人大驾光临,整个陆氏财团都轰动了。 而主要是听说她是代替陆老来公司的,一时间办公大厦办部门之间到处是讨论声。 “陆少夫人啊,是真的啊!” “西莱的公主殿下啊!好激动,刚才在电梯口见了一面,真的超级漂亮的!” “肤白貌美,气质甜美,果然是天下所有直男喜欢的类型!怪不得陆白会那么宠着,有那么一个漂亮的老婆,我也愿意宠着啊。” “你们这些死直男就一边去吧,你们跟陆白差一条银河系,连yy陆少夫人的资格都没!” “对对对,你们与那陆少夫人也差一条银河系,你们这些女人也yy陆白的资格都没,省省吧!” “靠!找死,陆白是新好男人的标榜,是z国所有未婚女子的偶像,偶像是不会嫌弃粉丝的……” “听说陆少夫人是替董事长来的啊,怎么回事,陆白不来陆氏财团,倒是他老婆来了,这是比起陆白,他老婆比较受董事长喜欢的意思?” “听说陆白早些年与陆家翻过脸,也许这孙媳妇是比挺讨董事长喜欢呢!” “那这是让陆少夫人代他来公司了啊,听说陆二家企图伸手来陆氏财团,董事长不会将公司交给这少夫人吧?就算再孙子吵得再凶,也不至于把公司给媳妇吧?” “哎,听说陆白现在还在s城,根本没来帝都啊……” 一时间,陆氏财团上下什么声音都有,惊艳于安夏儿真人的美丽,惊于安夏儿代陆老来了陆氏财团,更惊讶陆白没有回来。 当然这些声音安夏儿是听不到的,她所到之处,周围一片恭敬声,以及陆氏财团的高管们一路相陪着,直到安夏儿进了董事长办公室,高管们才被杨秘书挡在了外面。 “大家先留步吧。”杨秘书转身后面前的高管们说,“少夫人刚来公司,要先了解一下公司内部问题,既各位已经将自己部分的报告递逞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接下来少夫人会慢慢看。可能会要点时间,大家可以先回去,等会少夫人传话再过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