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需要清除!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05章 需要清除!

秦修桀震惊地道,“陆总,我能看看?” 陆白将手机抛给他了,“打电话给祈雷他们,直升机进去后,让他们先跳下飞机,先找到小宸小玺他们确认他们的安全后再设法救人。”毕竟如果真有人抓了他儿子,那么,就得小心了,而那路段塌方,也不是简单的事了。 秦修桀看着信上内容后,皱紧了眉,之后二话不说打电话给祈雷那边,“注意,小少爷他们可能被人抓了,你们坐飞机进去后先跳下飞机,在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先找到小少爷他们,切记!一切以小少爷们的安全为重!” 陆白是怒极反笑。 笑过之后,脸色瞬间阴了下去,像雷雨前的天气! ——不知后面会有什么样的暴风雨! “陆家么?”他看着外面的大雨,拿着手机的修长手指收紧,“如果那些人不惹到我,我还真想维持住外界对陆家的看法……最和睦的豪门家族?哼!” 陆白的阴沉笑声音,充满了冰冷的讽刺,这样的陆家与他对付的那些欧洲家族或贵族王室又有什么不一样? 为了利益,为了股份,外面做足了公关形象,内部却斗得头破血流——如今竟然敢绑架他儿子来威胁他? 看着陆白咬着牙的冰寒侧脸,秦修桀放下电话后说道,“陆总,确定是陆家的人么?这有没有可能……是我们别的敌人?比如,美国那个劳伦家族的?” “但信上的内容,已经暴露了他们是谁。”陆白冷笑道,“三天之内不许回陆家与陆家联系?这么愚蠢的信写得出来,说明他们真是不怕死了,或者确定要从老爷子那里得到董事长之位吧!包括股份!” “陆总,你是说是二爷他们?” “信我已经让修远发给陆釉了。”陆白沉下冷眸,“我是答应过他看在他的份上对他爸妈做的事,留一丝情面,但前提是,他们后面不会再做出什么惹恼我的事!” “陆总,你放心,陆釉少爷得到消息一定会马上联系二爷他们,或许陆釉少爷能阻止二爷他们的行为。”秦修桀说道,“仅为了董事长一位以及股份,他们这些人,实在是失去理智了!” 无论怎么说,小少爷也算是他们的侄儿子啊! 陆白看着外面雨雾的灰沉天色,像死神下宣判一般说道,“看来,陆家的人是太多了,需要清除一部份垃圾出去。” ———— 帝都,名声显赫的富人区——嘉华翰墨院。 这是属于朗业地产品牌的富人别墅区,名字也是陆国原所取,陆国原虽然现在是商人,出身于富贵世家陆家,但当年考上大学时是文科专业生,只是之后从事了家族企业,但平时也喜诗书,有空也会舞文弄墨,所以他们郎业地产品牌的小区名都是他所取,带着一股子文墨气息。 此时下午五点多,已经近傍晚,晚上陆国原和妻子便要前往皇城庄参加陆老的寿宴,而此时,陆国原的家中,陆二爷陆章原与陆二夫人孔利妃也在陆国原的家中。 陆国原的家自然也是住在自己地产品牌的小区,此时他正在书房中写一幅大笔,醮墨毛笔下手有力,只是写到一半,听到书房里陆章原和孔利妃的笑声,他的笔停住了。 “这是我的书房,保持不了安静,就到外边去坐。”他说。 “哈哈哈哈!!”前面陆章原笑得前俯后仰,孔利妃也一方巾娟掩嘴,遮不住志得意满的笑意。 听到陆国原的声音,陆章原停下笑声,“本来听到s城警方查明了那个案子陆白晚上就要赶回来了,我正心里不安,怎知却突然得到了陆宸陆玺他们出事的消息,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这样陆白他赶不回来了吧,哈哈哈!” 陆国原看着这个弟弟,“你保证,陆宸陆玺的事,不是章原你做的?家族利益归利益,稚儿无辜,再说陆宸陆玺也算是我们的侄儿子,不必对孩子下手。” “哈哈哈,那可不是我做的。”陆章原乐道,“我只是派了人在s城盯着那个案子,所以顺带监视着陆白,我原本是准备陆白今天如果能回来帝都的话,我就让人让将陆宸陆玺先抓走,所以也一边派人盯着那个学校……” “什么?你还真想抓陆宸陆玺?”陆国原皱眉。 “放心吧,我只是说抓,又没说要将他们怎样。”陆章原又哼了一声,“左右不过想用他们威胁一下陆白,等大哥你得到陆氏董事长一位,而我也成功让股份重新分配后,我就会放他们回去。” “如果抓走陆宸陆玺的事若是曝光,你想过后果么?”陆国原依然沉着脸。 “这个,我们可以说只是请陆宸陆玺来我家玩了几天嘛。”旁边孔利妃笑说,“谁也不会承认抓了他们!” “孩子自己会说!况且是陆宸陆玺,那两个孩子比如同龄的孩子机灵!”陆国原完全不知道他弟弟陆章原是在作什么不靠谱的打算。 “哈哈哈,那就后面再说了。”陆章原知道,“不过,这只是原来的计划,现在既然盯着那座学校的人说陆宸陆玺所在的班去效游路上碰到了塌方,一时回不来了,那这不是天意是什么?刚好可以借此威胁一下陆白,他肯定以为自己两个儿子已经被人抓走了吧!” “对。”孔利妃附言,“到时就算他找到了陆宸陆玺,那也不关我们的事。” “你怎么知道陆白联系不上陆宸陆玺?” “这还用说么?”陆章原说道,“如果他联系得上,怎么会那么急急忙忙让人赶去找他儿子,打一个电话不就行了?肯定是因为什么原因联系不上了哈哈哈!” “所以呀,希望s城那场暴雨继续下,下大一点,最好让那段什么塌方路塌得更严重。”孔利妃叹了口气说,动作妩媚地撩了下耳边的卷发,“这回呀,可怨不得我们,是天意不让陆白今天赶回帝都。” “对对对,幸好我派去的人远远跟着那学校派去找学生的车,现在消息说到了某一段路之后,根本过不去了,铲车估记也铲不动。”陆章原哼了哼,“今晚,陆老他就是有陆白那个孙子,他也得听取我们的意见了。” 陆国原听着他们的话,皱着眉,又垂下眼睛继续写毛笔字了。 银苏带着佣人进来,佣人托着茶盘,上面有几杯刚沏的茶。 “来,喝茶吧。”银茶让佣人出去后,对陆章原和孔利妃说,“你们不担心,可我们要担心啊,毕竟那封匿名寄去帝晟集团的信,可是我们让人寄的。” 银苏又说道,“若是陆白查到了信的来源,找上了我家,那就是个麻烦了,大家都推脱不掉。”她的意思也明显,若是他们家有麻烦了,陆章原家也逃不掉。 孔利妃一听,“嫂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说好两家联手向主家夺权以及要求重新分股,我和章原、陆岑已经为我们的计划做了那么多,如今你们只是负责给陆白送一封信,难道这不是应该么?” “我没有说应不应该,陆白的性子我们陆家的人都知道,寄信去威胁他,如果我们计划失败,或者查出是我们寄的信……” “嫂子。”孔利妃站了起来,环着手走到银苏面前,眼神精明中带着凌厉,“你们也不是自己去寄的信,是让人去快递公司寄的吧?那么他怎么会知道是你们寄的?嫂子你们是不是多虑了。”

上一篇   第1804章 找死!

下一篇   第1806章 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