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7章 他将要做什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07章 他将要做什么!

“是参茶,不是药。”陆星溱蔼声说道,一边放下杯子,“我这药虽是断不得,但也是饭后喝为艰,待晚上陆老的寿宴后,我回来还得再喝。” 她只是担心宴席上会咳嗽,便想现在喝一些。 陆岑热心提议,“溱姑妈平时很出门吧?现在你的病有没有好点,我认识几个中医,要不我再叫几个中医过来帮你看看……” “哎,不劳你们费心了。”陆星溱拍了拍陆岑的手,感激这个侄子,“我这是老毛病了,以后余生,估记都得泡在药罐子里了,你们这些晚辈,还是要多将心思放在更重要的事上,比如家族公司,那才是最需要你们年轻人的地方,而不是姑妈这个病秧子。” “姑妈您言重了,关心长辈是我们晚辈的责任。”陆岑稳重地说道,“陆家家大业大,长辈们就更要一个个长命百岁了,我由衷希望您和陆老,都能健健康康。” 陆岑一番话直说到长辈的心坎里,任谁都感觉温暖。 陆星溱看着他,温和而又感概地笑笑,“陆岑啊,你们这辈的少爷公子中,年龄最大的是陆庸,你是第二,陆白第三。陆庸虽然温和仁义,但他做了法官,难以为陆氏尽心尽力,而陆白在外面又创下了帝晟集团,平时更是没什么时间回陆家,唯有陆岑你,在成立了全亚洲最大的安保公司后,又进入了家族企业,你在陆氏立下的功劳,是最多的,所以我也能理解利妃的骄傲,陆岑你确实最让长辈放心与骄傲。” 陆岑笑笑,脸庞较之陆白,多了一丝岁月的苍澜与内敛,“溱姑妈,您说错了,我们这一辈的人中,最令家族感到骄傲的,是主家的陆白。” “当然,陆白他自不必说。”陆星溱点头,仿佛了解陆岑心事似的,宽慰他道,“但陆白那是不能比啊,帝晟集团如今已经大过了陆氏,但反过来想,陆氏家族的继承人,拥有那么大的商业资源,对我们陆家也是大大有利啊。” 陆岑沉思了一下,点头,“对,陆白,是我最佩服的人。” “陆家有那样的继承人,所以我们才能放心啊。”陆星溱很是温柔地说。 陆岑没接说话,目光扫视过大厅,“陆庸堂哥不在家么?我过来是想看看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前往皇城庄。” “好像法院有事,陆庸要晚点回来,蓝梅与少夫人她在一起,她现在在陆家吧。”陆星溱又说道,“我坐一会,待佣人将那坛酒给包装好了再出门,陆岑你们若是急,就先走吧。” “不,不急,” 陆岑没有起身。 陆星溱知道这个侄子。 哪怕他的父母与她这个姑妈不和,但他都与自己,与各个长辈都显得挺亲。 陆星溱看着他,善解人意地问他,“陆岑啊,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姑妈说?” 陆岑沉默了一会,双手十指交叉,伟岸的身躯前倾着,目光盯着前面的地面。 目光定了一会,他点了点头,“嗯,我是想问问溱姑妈。” “好。”陆星溱端好坐姿,“你问吧,只要我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你。” “溱姑妈你觉得,目前陆家的股份分配制度,合理么?”他问,目光漆黑地盯着前方的地毯,像在黑暗中,紧紧盯着这一个发灵魂的问题。 陆星溱看着他,笑了,“这是老太爷分配的,老太爷是陆氏的创始人,他有将股份怎样分配的权利。” “但眼下不同当年。”陆岑又说,“又怎可同日而言?” “你母亲,利妃一直对我手上持有的股份,有意见。”陆星溱叹息说道,“我名下的子媳,陆庸和蓝梅,确实没有经商,到了他们这一代,为陆氏企业出的力,也不算多。” 她只说不算多,并没说没有出力。 因为她知道陆岑家里的人看法,更知道陆岑是会向着他自己的父母…… 而她儿子陆庸和儿媳妇蓝梅,也在负责公司的法律顾问和律师这一块,又怎能真不算没有为公司出力?只能说出的力少些。 “如果按为公司的付出计算,我确实不能持有比陆岑你家里更多的股份。”陆星溱温柔地承认这个问题,“但如你们所知,我手上原本也只有百分之三,我原本是个嫁出去的女儿,我能分到百分之三,我很满足了,至于另外百分之七,那是陆庸叔叔的,待他日星群还俗归来,我还是会还给他的!” “这是姑妈你对你所持有的股份的解释。”陆岑说,“溱姑妈你还是没有说,对于我家,你是怎么看的。” “陆岑,这我没有权利论断。” “其实主家有另一个办法,可以改变我家的处境,也不必为难其他人。”陆岑说道,“对于溱姑妈你所持的股份,我也没有意见,我妈是我妈,我是我。” “那陆岑你的意思……” “虽然老太爷是为了后代子孙着想,但也不必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投入到基金会吧?”陆岑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 他的肯定告诉陆星溱,他也在打那基金会股份的主意 。 “所以,陆岑你与你父亲的看法,是一样的么?”陆星溱问他。 “我家有三兄妹,我也要结婚了,将来我会有我的子女。”陆岑说道,他缓缓摇了摇头,“百分之三的股份,我家里的人远远不够分,况且,我母亲娘家有不少人也在章元集团工作,开给他们的工资,肯定不能少,并且还得从我家的股份分红里面,分一些给孔家…… ” 陆岑缓缓回头,看向陆星溱,而陆星溱以仁爱的目光看着他叹气,“陆岑,我理解你的心情。” “不,溱姑妈你们很难理解。”陆岑皱眉,“但是你们看得清清楚楚,陆氏旗下三大集团体系,郎业、陆氏、章元合并称为陆氏,虽然大伯陆国原家掌管着朗业,而我和我父亲掌管章原,但是,我们这两家所掌管的集团每月的账目和份额,都得上交到陆老那里,公司所有的收益都由陆氏董事会掌管。作为陆氏董事长的陆老,实则是一手掌着整个陆氏家族的命脉!” “陆岑,陆老是整个陆家的掌管者。”陆星溱叹息说,“他有这个权利呀!” “那我们这些陆家的人,堂系的血亲,在呕心沥血为陆家赚钱,收益不能都让主家给占去了吧?”陆岑质问道,“想要让我们老实地为家族赚钱,先得让我们分到满意的钱吧?” 陆星溱皱着眉头。 她知道陆章原家里对股份的事,意见有多大。 但每次陆岑见到她,也是关问她的身体,从未提过家族或公司的事,如今这么直接了当地问……还是第一次!这种不安的感觉,让陆星溱感到,陆岑将要做什么! “陆岑,不至于说钱不满意呀?这就有些夸张了。”陆星溱道,“据我所知,陆老对郎业和章元的账目,向来是管得极宽的……” 言下之意,无论朗业与章元平时上报的账目中,作了多少假,又隐瞒了多少收入,陆老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个,她当然有听说。 “我们吃饱可不行。”陆岑又说道,“我得给我以后的孩子,留下一些东西吧?况且,陆辛和陆茉,他们也要结婚……” 意指,那百分之三的股份,怎么都不够分! “而相比,陆老手握百分之二十,大伯陆佑天百分之十,陆白百分之十。”陆岑的声音,越来越沉,“是不是过份了呢?”

上一篇   第1806章 毒!

下一篇   第1808章 请她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