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请她支持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08章 请她支持

陆星溱听着他话越来越危险,忙道,“陆岑,你听我说……” “而且陆白有帝晟集团,他其实根本不在意陆氏的这点股份吧?”陆岑嘴角划起一个笑,“他不也没时间回陆家,也没帮陆家管理过陆氏么?既然有些人不需要,为何不将股份让给更需要的人?” “陆岑,你这个想法很危险。”陆星溱直说。 “很危险么?”陆岑望着这位姑妈。 “很危险。”陆星溱对于他这些偏激的问题,直接给了他一个答案,“你要知道,主家之知道是主家,就是说要以他们为主。” 陆岑脸庞看着阴了下去。 半晌,他笑说,“姑妈是说,人无论多努力,也无法改变原本的命运么?” “我没这么说。”陆星溱不知如何劝这个侄子,“但是,有些东西不属于我们,我们就不能强求。” “但我父亲原来可以与国原大伯一家拿一样多吧?” “章原……”陆星溱拧着眉,不忍地看着陆岑,“那是当年他糊涂,犯了错。” “长辈的错,就该由子女来承担?” 面对陆岑这最后一个问题,陆星溱被问住了。 最后她只能叹息说,“抱歉,陆岑,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陆岑仿佛料到陆星溱没法回答他,又问道,“既然溱姑妈回答不了,那能不能帮帮我呢?” 自己回答不了他的问题,并且是面对过来探望自己的晚辈,陆星溱做不到立即拒绝,“……你可以先说说看,看我能帮你什么,如果姑妈能帮的,自然会帮。” “好。”陆岑点了点头,终于站了起来。 他走到前面一方黄花梨案桌前,案桌上放着一坛上好的女儿红,看瓶身,估记有上百年了。 这是陆星溱预备送给陆老的寿辰礼物。 陆岑看着眼前这坛未开封的酒,“对了,溱姑妈,能让下人先下去么?” 佣人不明白陆岑为什么提这个要求,陆星溱不在意地对佣人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吧。” “是。”佣人低头退了下去。 陆星溱拿着丝娟咳了一下,抬头看着前面陆岑的背影,“下人都下去了,陆岑,你说吧。” “如果我打算和我父亲他们一起拿回陆氏基金会的股份,并重新分配,溱姑妈会赞同么?”前面陆岑直接问道。 陆星溱无奈笑笑,“你知道姑妈的难处,这么些年,陆老对我家一直不薄,我不能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也不能辜负主家的厚恩啊。” 陆岑回身走来,“其实这不算辜负,我只需到时我们家提出这个要求时,溱姑妈你表示赞同就ok了,你这只是发表个人意见。” “但陆老不会同意呀,基金会的股份,是为了整个陆家子孙着想。”陆星溱说,“包括陆岑你所担心的,你以后的子女,也会受益。” “我家的股份最少,也受不到多大的益,这对我家从根本上就不利。”陆岑抬起脸庞喟叹着,闷愤表示,“因为基金会的分红,也是按照目前陆家人所持股份的比例给我们的子孙。” “……咳咳。”陆星溱咳嗽了起来,对于这个问题感到无力。 “溱姑妈刚才说理解我,那么,到时支持一下我,也可以吧?”陆岑重新坐在她旁边,再次请求她,想得到这位姑妈的支持。 这位姑妈手握着百分之十的股份,如果能加入到他们,那他们的胜算就又高了一成! “咳咳……”陆星溱咳着,停下后,说道,“陆岑,这是你今天来的目的吧?想让我支持你们?” “对。”陆岑坦然地点头,“我是一个人来的,诚心诚意想要溱姑妈你的帮助。” “哎。” 陆星溱摇着头。 让她拒绝,她真是不忍…… 陆岑皱着眉头,“溱姑妈你的意思?” “这样吧,让我再考虑一下。”陆星溱无奈,只能口头缓着这个问题。 陆岑敬重长辈,也不强人所难,点了点头,“好,溱姑妈你好好考虑,希望今晚陆老的寿宸上,我可以听到你的好消息。” 看着陆星溱微微发白的嘴唇,陆岑端起方才她放下的那一杯参茶,双手端着递给她,“溱姑妈,倘若到时你不打算帮我们,后面我做出什么,都望你见谅,毕竟我有我的难处。” “让我见谅什么呀,终究我帮不上你们的话,该说抱歉的人是我。”陆星溱接过他奉上来的杯子,很是无奈,也带着份对这个侄子的歉意。 对于她这个问题,陆岑没有再回答,站起来对她行了一个礼,“那溱姑妈,我先走了。” “好。”陆星溱又提高声音唤来了一个佣人,“来啊,送陆岑少爷出去。” 陆岑经过刚才那黄花梨案桌时,临走前看着那坛酒,停了一下脚步,问了一下,“对了,溱姑妈,请问这酒是,准备送给陆老的寿礼?” “对。”陆星溱声音温软地道,“我想来想去,也不知该送陆老什么,金银珠宝,古董玉器,山珍海味,我们这种家世的人什么也不缺。想来我还是只有这一坛酒最珍贵了,希望他老人家喜欢吧。” 陆岑点点头,微笑,“会的,一定会喜欢。” 他说完便转身,在佣人的相送下离开了。 一个老佣人来到陆星溱身边,“姑小姐,我刚刚在旁边听到了岑少爷的话,您不会真的帮他吧?”这是当年和她一起陪嫁到夫家的佣人,夫家出事后,又陪着她回到了陆家,平时推心置腹无话不说。 陆星溱苦笑,“怎么帮呀?我家没有谁进入家族公司,主家依然让我拿着百分之十的股份,陆老都没有动用他大当家的权力收回,我都已经该感恩戴德了,还怎么帮国原和章元他们兄弟去对付陆老,对付主家?” 刚刚她回答陆岑说先考虑,只是不想当面拒绝他。 她端着手中的参茶,“只是没想到,陆岑如今也跟他父亲一致敌对主家了,哎……看来,陆家是注定安宁不了了。” 当时她还对主家的少夫人说,希望她劝陆白原谅陆佑天,能回归陆家接手陆老的掌管大权。 而今看来…… 陆家内部,不只是陆白与他父亲的事。 见她低头喝那杯茶,老佣人伸手去接,“姑小姐,这参茶已经凉了,你身体不好,我去换一杯热的吧。” “不必了,怎么说这也是陆岑亲自端给我的,我无法帮他,总得喝了他这一杯茶。”陆星溱感到愧欠,觉得陆岑送上来的这杯茶沉甸甸的,即使凉了她也端起来喝了。 老佣人只好不作声了,对现陆家的现状,跟着一起叹气。 陆星溱喝完茶又对老佣人说,“对了,先去把那坛酒包装一下吧,我带去皇城庄。” “是,姑小姐。” 陆岑从陆星溱的别墅出来时,在大门外刚好碰到了回来的陆庸。 陆庸看到陆岑,当时就板起了脸,“陆岑?你来做什么?” 陆章原一家现在是他们的对立面! “陆庸堂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陆岑笑道,“天气寒冷,气温骤降,听说秦姑妈身体的老毛病又犯了,我过来关心一下,有何不可?” “平时,确实没有什么不行,但眼下么。”陆庸怀疑地看着他。 “眼下怎么了?”陆岑拿出烟,咬了一根在嘴里,又将盒子递向陆庸,陆庸没有接,陆岑便又收回去,并点然他嘴上那根烟,抽了一口吐着烟雾说,“关心长辈,不分时间和季节吧?” “但要看情况。”陆庸皱了皱眉,“眼下你父亲和陆釉父亲,正在做以下犯上的事,你的野心,我很清楚,我也清楚你这回会与你父亲他们同流合污。所以你来找我妈,除了想劝我妈支持你们,还能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