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9章 后手与二手准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09章 后手与二手准备

看着一身素净雅致西装的陆庸,陆岑又无声笑了下,“陆大法官,我父亲他们也只是向主家提出一些合理的要求,什么叫以下犯上?” “合理?”陆庸哼了一声,“你们是不是对‘合理’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不是事事都能用法律来衡量。”陆岑目光逼视着他,说道,“法理,也不外乎人情,陆白根本无心掌管陆家,那国原伯伯替他接下陆老的重任掌管陆家和陆氏,有何不可?如今的股份分配制度不合情理,我家提出重新分配,又哪里有错?不过是你们不认同罢了吧?” 说到这,陆岑带着几分讥讽说,“说到底,你们这些拿着比例多的股份的人,当然不愿意重新分配了,万一到时重新分配后,比原来拿得少了怎么办……是吧?这是你们的顾虑。” 陆庸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仿佛要看透此时陆岑想干什么。 最后,陆庸说道,“我话先说明了,如果你们为了夺权或分股,而做出什么触及到了法律的问题,我是不会帮你们走什么关系,相反,我会让主判法官严格宣判!” 话落,从陆岑身边直接走了过去。 对于这位大堂哥的警告,陆岑轻哼了一声发出笑声,最后抽完那根烟上车了,车上司机问,“陆岑少爷,姑小姐答应没有?” “没有答应。”虽然当时陆星溱说考虑一下,但对看惯生意来往的陆岑来说,有些委婉拒绝的话,一听便知。 陆星溱已经拒绝了他的请求。 她不会再帮他家! 他知道! “那……”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又问,“陆岑少爷你准备怎么办?有后招么?” “当然有。”陆岑了拿出口袋里那支注射器,容器里面的液体已经没有了,他哼了一声,打开车窗,将那支注射器扔了出去,“没有后手,怎么赢。” 注射器摔在柏油路上,碎了细薄的玻璃片,车轮从旁边呼啸而过! 帝都的夜色,灿亮而皎白,尤如最炫亮豪华的水晶灯。 皇城庄,陆宅内,听到陆白没有消息,陆老深深地垂下了眼睛,苍老的双手紧握着手杖。 “打秦秘书电话问过了?”他又道。 “陆老,都问了,连大少爷身边的秦特助都问了。”金管家皱着眉头说,“秦秘书说不知道大少爷在哪,而秦特助只说,大少爷不方便接电话,而且……” “而且什么?”陆老沉着气问。 “而且说,大少爷可能会赶不回来。” 金管家话一落,陆老便睁开了眼睛。 他手杖重重地敲击在地上,“荒唐!今天是我的寿辰,他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回来,不是打电话问过s城警方了?已经确定那个案子与佑天无关了?” “是……”金管家低下头。 “那他还有什么事?”陆老生气道,“只查明那件案子与他父亲无关,那我交给他的事就算是完成了,至于那个案子的后续如何,又是谁指使,那是警方的事了!告诉秦特助,让他转告陆白,让他立即回来!” 眼下不赶回来,可能就晚了,就赶不上他的寿辰了…… “是。”金管家又去打电话了。 华管家从另一边进来,“陆老,少夫人来了。” 陆老马上睁开双目,见安夏儿正匆忙走进来,便马上问,“夏儿丫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白怎么还没有动身回来?他是不想接手我这董事长之位了?” “爷爷您息怒。”安夏儿走到陆老身边,蹲下劝慰道,“陆白没有说不接手了,我已经跟他打了一个电话,是这之后又跟在浅水湾的lulu通了个电话,所以现在才过来,您先别急。” “你跟陆白打过电话了?”陆老很着急,“快说,陆白电话是怎么回事?” “他说s城下大雨了,为了安全起见,所以飞机起航的时间不得已延误了。”安夏儿说道,“所以他和孩子们,可能要晚一点到了。” “只是这样?”陆老紧紧逼问。 “电话里陆白是这么说的呀。” “他没说不回来了?或者赶不回来?” 安夏儿想了一下,摇头,“他只是说要迟点回来。” 陆老紧皱着眉头,又焦燥地拍了下大腿,“那就奇怪了,秦特助怎么说他可能赶不回来了?” “啥?”安夏儿一愣,“有这事?” “刚才金管家打过陆白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是秦特助回的话。”陆老说,又看向安夏儿,“要不,夏儿丫头你再打给陆白问问看?也许你打得通?” “好好。”安夏儿满口答应,一边拿出手机。“我试试。” 几分钟过后,安夏儿丧气地垂下了手,“完了,他手机怎么关机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对,是出什么事了么?”陆老锁着眉头,“不然陆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反常的举动?” 旁边,安夏儿又不放弃地打电话回浅水湾,“喂?菁菁,陆白回去没?还没有?那,小宸小玺呢?也没有?这个时间他们放假在家么?” 跟菁菁通了一阵话后,安夏儿又打祈雷的电话,但奇怪的是,祈雷的电话也打不通。 安夏儿最后跟陆老报告,“爷爷,我也联系不上陆白,浅水湾那边说小宸小玺也没有回浅水湾,lulu都在家里换好漂亮衣服等着跟爹地回帝都了,但结果陆白一直没回去。我还打电话给了平时去接小宸小玺他们的保镖,电话也打不通啊!” 安夏儿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直担心陆白会不会背着她带着孩子们去干什么事! 一向笑眯眯的老奶奶华管家也严肃起了面容,“陆老,大少爷这种反常的举动,很难说是遇到了什么,但结合这阵子陆家的事……也许我们该作个二手准备比较好。” 陆老垂下眼睛,长叹了口气,“我是真不希望,这阵子的事,都是为了针对陆家主家的人而来……” “陆老,这事我们无法控制。” “罢了!”陆老猛得睁开眼睛,握着手杖的手背着像隐忍着什么,青筋毕露,他道,“夏儿,你过来听爷爷说——” 正六神无主的安夏儿听到这,走过去,“好的,爷爷请说。” “附耳过来。”陆老招了下手。 安夏儿俯下腰去。 陆老在安夏儿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安夏儿听着,渐渐拧眉。 ———— s城。 某个效外的小村子,暴雨如注,仿佛要将这座小村庄给冲散,时而响起的雷声,已经将几个小朋友们吓哭了,两个老师将孩子们都聚集在了一间屋子里,还抱着那几被吓哭的,在一边轻声哄着,安慰着。 村子里的其他村民也都没有出门,关在自己家里。 村长从玻璃窗看着外面的灰灰的雨水: “真是十年一遇的大雨啊!” 旁边的村民道,“刚才村里的几个青年过去看过了,前面的路都塌了,山上的泥石流全流下来了,过往的车都已经返回去了!” “但电话怎么都没信号了,电视也放不了,网络也没了,难不成前方的信号塔都倒了?” “村长,等雨势微小一点,看能不能让人上趟山吧,这信号恢复不了,电话就打不出去啊!” 村长也满脸忧虑,“等雨势小一点再说吧,现在山上泥土估记都很松,容易出事……对了,那些学生在咱们村子已经呆了好几个小时了吧?我怎么还听到有孩子在哭呢?” “村长。”一个干部说道,“这城里的孩子,娇贵,没见过这种自然灾害,估记是吓倒了呢。哦,对了,说是圣伯莱学校的,那可是座贵族学校啊,听说学生皆出自名门啊!”

上一篇   第1808章 请她支持

下一篇   第1810章 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