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有飞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11章 有飞机!

“他们刚才说要坐飞机,你们是坐飞机来的吗?”村里又一孩子问。 “我们是坐车来的,陆宸陆玺家里有飞机。”女生又道。 “哇!” 村子里的孩子们一片惊呼声。 窗边,对陆玺的要求,老师急得不得了,“陆玺同学,你听老师说,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无论你们今天要去哪,恐怕都得耽搁了,所以你们先不要急了好吗?” 陆宸说,“老师,但这里连信号都没有,我们家里会担心的,要不你问下这村子里,有没有人的电话能打出去?”“老师问过了,这整个村子都没有信号,不行了。”老师摆手道,“其他小朋友们家里也肯定担心,但没办法呀,目前大家的安全最重要啊,雨怎么着都会停的,等停了,估 记就能想办法出去了。” 陆宸看着这个厅堂,看着有些在哭的同学们,继尔垂下了眼睛,为保住体力,他走过去端起一碗豆腐花喝了。 粉嫩的小脸上沾上了些豆腐花,他优雅地拭去。 旁边又传来老师的惊叫声,“陆玺陆玺,你要干什么,快下来。” 陆宸回过头,见陆玺又站到那张凳子上面了,指着外面对老师说,“一个小时前,我看到有人穿着雨衣回来,那他们是不是能出去了?” “不是不是,那是村子里的人,他们是去探情况的。”老师说道,“前面的路塌了,行不通了,你先下来……” 陆玺又道,“那也给我一件雨衣,我出去爬上那棵最高的树,也许在上面我的手表就有信号了!” “哎呀,陆玺,不行哪!”老师不管三七二十一,又上将将陆玺抱下来,“你是没听到外面在打雷吗?爬树摔伤了怎么办,被雷劈了怎么办!” “你才被雷劈!” “不不不,老师不是那意思……” 陆玺突然大叫,“等下等下,我好像听到有飞机的声音,快放我上去看看!” “这种地方怎可能会有飞机,别闹了……” “我真的像听到了,不,一定是我爹地派飞来了了!”陆玺蹬着腿要下来,而陆宸听到陆玺的话,马上不顾外面的大雨跑出去了。 空中,大雨如注,冲击在三架直升机机身上。 螺旋桨受到雨水的影响,转动的速度也变慢了,几辆飞机在空中有些往下坠,大雨天飞机,最最危险的,但事关他们小少爷的安危,没关系! 其中一架直升机上,祈雷正皱眉看着外面的灰蒙天气,以及若隐若现在的村子。 耳麦中,传来另两架飞机上的保镖的声音: “不行,直升机支撑不了多久了,先降落吧?” “雨太大了,再下去很危险!” 祈雷不好下决断。 因为如果陆宸陆玺真被人挟持在这个村子里,他们的飞机随意降落,会不会惊动对方? 如果对方受到惊吓,恼羞成怒,会不会直接伤害陆宸陆玺呢? 陆白给他们的指示是,让他们在不惊动这村子里的前提下,下飞机潜入这村子,确认陆宸陆玺的安全后再给陆白电话。 至于怎么救陆宸陆玺,就要等陆白的下一步指示的。 估记,陆白也是要先确认对方是什么人。 祈雷分析后,对麦说道,“两个人和我一起利用伸缩绳跳下飞机,先去找到宸少爷和玺少爷,其他人和飞机先返回……” 话没落,祈雷突然看到飞机下面—— 雨雾中,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村子口,挥动着一块蓝色的布!雨太大,直升机的声音也太大,完全听不到下面的声音,但祈雷看到那抹蓝色,却突然想到陆宸和陆玺,他若没记错,今天早上陆宸是黑色棒球服加一条蓝色的爱马士围 脖打扮。 虽然不确定下面那抹蓝色是否是围巾,但想到陆宸的聪明,不知道,祈雷就有直接的预感,那可能就是陆宸听到了他们的飞机出来给的信号! “等下!”祈雷马上改变主意,“全体注意下面,那可能是宸少爷的信号,先降落!” ———— 是夜,帝都皇城庄,陆家主别墅。宴厅,摆了二十桌宴席,几乎所有陆氏家族的亲人皆到场了,有旁系亲属,和外系亲属,除了主家的陆白和陆二爷家的陆釉陆歆未到,其他人准时来了这陆家大当家陆老 的寿辰宴席。 主座上,穿着绛红色唐装的寿星公陆老严肃着脸坐在上座上,在他这一桌,本该有他的儿子陆佑天,孙子陆白,安夏儿,以及三个曾孙。 但如今,他最亲的亲人陆佑天和陆白,三个曾孙都没有到!只有他的孙媳妇安夏儿在,以及同座的,都只是一些长辈,比方说慕家的慕老太太、银苏的父亲银老爷子、孔利妃的父母孔老爷子和孔老夫人,以及……陆星溱的父亲相叔 公也回来了。 陆老三兄弟,两个弟弟都还健在,平时一直在国外,没想到的是,陆老的三弟相叔公却临时回来了。 此时已经开席了,其他人正在喝酒,满座皆是陆氏贵胄,酒盏间,男人谈的是商业话题,女人谈论着国内名流圈的新闻…… 但主座上的陆老一直没有笑,长叹气之间,郁闷溢于言表。华管家在张罗着整个寿宴,何时上酒水,何时准备寿星公讲话,所以金管家一直陪在陆老身边,见陆老一直郁郁不欢,便又去打了一个电话,只是,没几分钟便又回来了 “陆老。”他来到陆老旁边,俯下身低说道,“还是联系不上大少爷。” “秦特助和秦秘书那边呢。”陆老沉着声音问。 “他们都说没有看到大少爷。”金管家说道,“我也打电话去了浅水湾,那边也说大少爷没回去……” “这是想气死我。”陆老说,平和的声音下面像蕴藏了滔天的怒火。 “爷爷,今天是您的寿辰,别不高兴了。”坐他旁边的安夏儿说道,“陆白一定是有事给耽搁了,既然他现在没有赶到,想必……明天会回来吧。” 安夏儿说这话也是很不确定。 连她都打不通陆白的电话了,说实话,她也不知道陆白那边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最最最让她感到婉惜的是,三个孩子也没有过来啊! 明明听到太爷爷过生日,lulu那么兴奋,好像还背着自己这个妈咪和陆白那个爹地去准备了一个什么手工礼物呢! “陆白他父亲就算了……”陆老的声音有点抖,气到发抖,“我也不指望佑天能在我生辰上赶回来,但陆白他也——他这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 后面一句话,语气突然变重! 查觉到自己这一桌的宾客都放下了酒杯,陆老又耐住性子,“陆白他电话里既然答应过要回来,如今是算对我这个爷爷食言么?”“爷爷。”安夏儿看了一眼这桌的其他长辈,宽慰道,“陆白这做法是有不对,但除了他,哦,还有陆釉兄妹,其他人都到了呀,没有到的人,要么是实在有工作耽搁,要么 肯定是有别的重要的事,爷爷就不要放在心上了,今天是您的寿辰,来,我敬您一杯。” 安夏儿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祝你长寿无疆。”之后一饮而尽。 她酒量不好,以防不会在宴席上被酒精模糊理智,华管家特地交代下人给安夏儿上的酒是低酒精的果酒。“对,陆少夫人说得在理。”慕老太太也拿起了杯子,“陆老您就享受当下吧,像您这样满堂亲人在座,整个家族这么热闹为您贺寿的场面,可是很少了。其他家族,要么是内部不和,要么就是家丁不够旺,都难得像陆老您这样享尽齐人福呢!”

上一篇   第1810章 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