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他终还是回来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1章 他终还是回来了

第181章 他终还是回来了 就是因为她跟慕斯城的事,他就要把她关给这里,禁水禁食直到把她活活饿死? 有没有天理啊! 平时那个疼她的老公哪去了? 陆白看着她,没说话,“……” 过了一会。 他猛地捏着她软绵绵的脸,用可怕的脸色看着她,“安夏儿,你如果真跟他有点什么,你看我杀不杀了你。” 安夏儿吓得脸都白了。 最后他甩开了安夏儿的下巴,起身了,冰冷地往卧室的门走去。 安夏儿一见他又要走了,一急,慌忙又翻起身来,“那你就是回来看到我死了没,是不是?” 陆白站定,久久。 最后他薄美的唇边吐出两个字,“是。” 安夏儿小脸上看着变得愤怒,肩头剧烈起伏着,瞪着大大的眼睛似乎不敢相耳朵听到的,但就在她快要发作的时候,心里又一凉,有什么情绪又如海水般在最后关头急流涌退—— 或许知道生气没用,他就是想让她体会一下他的愤怒。 安夏儿脸色无比伤心,呼吸一抽一抽的,眼睛通红泪光闪烁! 可恶,等下她真的死给他看啊! “那真是令你失望了,我没死呢。”安夏儿用袖子一抹眼睛,又狠狠地回瞪着他道,“但你生气你要怎么对我是我们的事,关展倩是什么事?你凭什么让她丢了工作,你知不知道……” “不关你那个记者朋友的事?”陆白背对着她,笑她的幼稚,“安夏儿,你不是说她带你去‘慕斯’美食城么,我让她丢了工作只是轻的,岂码没有让她在s城混不下去……” “你敢!”安夏儿吓了一跳,身体一失力,猛地扑倒在床下,“你不能对我身边的朋友出手,陆白你有什么不满冲我出来!” “少夫人……” 魏管家赶紧去扶起她。 陆白只听到后面扑通地一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声音没有任何情绪地道,“安夏儿,你说有什么是我不敢?” “那你要怎样我?我说了这不关她的事!前天晚上在美食城遇到慕斯城是个意外,我没有跟他接吻,那是误会,是他故意的!” “无论你跟他是不是意外碰上,但你们发生了暧昧并且就在我眼前,这是事实。”陆白道,“我警告过你离那个男人远点,你看到他非但不离开还留在那,所以才给了他有机可趁的机会不是么?” 听着他的话,安夏儿安静了。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大叫道,“你说什么,有机可趁……陆白,你知道那只是个误会是不是? 你根本就知道! ” 陆白脸上没有多大变化。 那不过是他让秦秘书去查证过了这件事…… “这并不能为你跟慕斯城接触过的借口,并且你藏了你们过去照片的事,你也无从抵赖。” 安夏儿脸上苍白着。 这个男人该死的变态的占有欲! 陆白用行动告诫了她听话他可以宠她,不听话那她绝不会好过之后,扫了魏管家一眼,“既然她没死也没必要让她再装下去,她想吃什么让厨房给她做,三天后让她来帝晟集团的手机上市发布会。” 安夏儿大叫,“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装死?你没看到我已经快奄奄一息了么?” 陆白没理她,离开了他的卧室,也没有问起安夏儿为什么睡在他卧室里的事。 魏管家在身后点下头,“是,大少爷。” 安夏儿想想就委屈,对着消失在卧室外面的身影道,“凭什么你叫我死我就要死,你叫我吃我就要吃?你让我去那什么发布会我就要去?我不去!我就呆在这哪也不去……” 话未完,腿一软。 扑嗵! 她身体又倒在了地上。 “可恶,陆白……”安夏儿眼冒金星,天地旋转,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你大爷的。” 魏管家过来拉着她手臂又将她扶起来,“少夫人你就少说两句了吧,大少爷好不容易同意让你吃东西了,若是听到你的话肯定又没好果子吃了。” “凭什么,他凭什么……”安夏儿头痛脚轻地靠在床边,“他凭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他一定是虐待狂,平时宠我都是假的。他明知道我跟慕斯城是误会……” “少夫人你跟慕斯城发生那种事,听秦秘书讲还是在大少爷的眼前,他会生气是理所当然。”魏管家叹了一声,“他对你说什么过份的话,你都不该回嘴,因为这是你自找的。” 再说哪个男人碰到这事,会不介意? 何况是他们大少爷这种男人…… 安夏儿听着就来气,“我又不是囚犯在坐牢,我无聊跟朋友出去走走有错么,我怎么知道慕斯城会在那里……啊。”说着,抚了一下脑袋。 脑袋又着实地沉了一下。 开始眼前发黑了。 “少夫人先躺着吧,我让厨房去帮你准备点吃的。” 魏管家离开卧室后,只有不敢说话的女佣杵在一边了。 安夏儿冷寂地瘫靠在床头上,身上没有任何力气支撑。 那天在高尔夫球场上的男人说的话,赫然回荡在安夏儿脑海。 安夏儿唇边苍白地苦笑了一下,“……是么,如果他真认为我背叛了他,他活活饿死我一点也不奇怪么?” 独裁又专制的男人。 两个女佣看着安夏儿像哭又像笑的复杂表情,对看了一眼。 女佣菁菁道,“……少夫人,你在说什么?” 安夏儿抬眸看了她们一眼,“我如果真的做了对不起陆白的事,他会把我怎样?” “少夫人最好不要尝试。”女佣菁菁的脸色立即生出一片冰冷,并且带着一丝忌畏,“少夫人知道么,原来九龙豪墅这里,是有三个女佣的……” 后面的话没有下去了,但已经可以想象到最可怕的事,根本不必去问那个女佣的下场—— 因为那第三个女佣从安夏儿来到这就从未见过。 也许是做错了什么事…… “是么。”安夏儿咬了一下下唇,手紧紧抓着床单,微微发抖。 她不会嫁了一个什么很可怕的人?虽然陆白本来就是很可怕的人。 女佣菁菁看了她一会,“当然是,像大少爷这样的人物会娶一个不熟悉的女子回来,是相当难得的事,他还会让少夫人睡在他的枕边。这更证明大少爷是信任你,所以你千万不能背叛他。” 安夏儿心里哼了一声。 信任个p! 信任她,还会不听她的解释,还想把她饿死? “还有一件事。”女佣菁菁道,“大少爷并不是回来看你死了没有,是少夫人你今天昏迷太久了,魏管家打电话给了大少爷说了你的情况,之后大少爷才赶回来的。” 安夏儿睫行颤了一下,什么? “虽然大少爷口里那么说,其实他怎么可能会让少夫人你死,你若真死了,下一个该死的可能就是魏管家和我们两个了。” 说完,两个女佣便退出了卧室。 空气中,静得可以听到呼吸的声音。 安夏儿听到自己的呼吸微微抽泣着,心头说不出什么味道,酸的,涩的,还夹杂着一丝丝甜…… “是么,他没有想让我死么?”安夏儿几乎快哭出来,把脸深深埋在双膝中。 如果连陆白都对她这么绝情,她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有谁…… 陆白还是离开了九龙豪墅。 魏管家让厨房做了一些安夏儿平时爱吃的东西,安夏儿虽然在陆白走时叫着她不吃,但她始终还是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将整个餐车上的食物都清空了。 下午安夏儿原地满血复活。 但心里依然忐忑不安,打电话跟展倩道了歉。 虽然展倩口中里说着没什么,但这种负罪感不一般,毕竟她朋友因为她而丢了工作…… 安夏儿在九龙豪墅出不去了,陆白已经不用路面检修那个委婉的手段了,直接在九龙豪墅外面安插了许多保镖阻止她出门。 在安夏儿不停地又给陆白打了几十通电话以后。 陆白终于不冷不热地回答她,“安夏儿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立场,我没有让你饿死,你就该谢天谢地,但不代表我原谅你了。” “你不原谅算了!”安夏儿道,“你明知道我和慕斯城那件事是误会,你如果还怪我,那是你的事……但我朋友因我失业了我是不是该去看看她?你这种无情的男人知道什么是人情么?” 电话里的陆白默了一会,传出一丝笑声,“看来我不对你再无情一点,岂不枉你给我安的这罪名。” “陆白,你想干什么?” “以后没我的话你就别想出去。” “你凭什么?陆白我告诉你,我们结婚时是说好了谁也不许干涉对方!” “但我们的婚前协议已经解除了不是?”陆白强势而有力的一句话道,“现在要怎么对你是我的权利。” “你没有权利囚禁我!”安夏儿几乎吼叫。 “我有,因为我是你丈夫。”陆白冷道,“我的妻子涉嫌与别的男人发生暧昧,我这做丈夫的有权利监视你并追查,你说是么?” 骆驼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