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3章 你等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13章 你等着!

慕老太太也举起酒杯,“我赞成相叔公的话,咱们这些老人,说到底,如果退休不能安心的话,那还不如继续操劳,儿孙好,才是我们的福,不为权利不为钱财,都是为子为孙!” “慕老太太说得好!” 陆老再次举起酒杯。 旁边一桌,坐的是陆国原和陆章原他们,听着银老爷子和孔老爷子提起的话题就这样被相叔公和慕老太太人给压制下去了,他们夫妻四人对了一下眼神,都拿起酒杯站起来走过去。 “陆老。”陆国原先礼貌地唤了一声。 陆老知道他们的来意,但依然一派和气,慈祥地说,“国原你们方才已经敬过酒了,我这次寿宴只是小办,请的都是陆氏的亲人,就不要太过客套了,快回去坐好吃好吧!” “陆老您的宴席即使小办,对我们这些晚辈也来说,也是大事。”陆国原说道,他举起手中的杯子,“我再敬您第二杯,喝了这杯酒,我有话要说。” 这仿佛是正式开战的酒了。 安夏儿目光缓缓移过去,此时,她真不知道后面的事会变成怎样,陆白不在,陆家的这些人,她也不太了解,说实话,她挺紧张的,怕出什么乱子。 在西莱王宫时,那毕竟像是在自己的父母的家中,自己怎么翻脸怎么闹,都不会显得过份,自己的父王也会帮自己,她不必顾虑太多。 但这是夫家。 是陆家。 有一点她处理得不好,或表现得不得体,也许就会落人话柄! 安夏儿对陆老说,“爷爷,你已经喝了很多杯了,这杯我代您喝吧。” “好。”陆老点头,又对在座的其他人笑,“所以说,有这位孙媳妇,也是我的福气啊!” “陆老,是。”慕老太太看向安夏儿,不同过去,她这回称赞说,“现在她确实像一个真正的名门少夫人了,甚是识大体!” 隔避几桌开外的慕斯城看着与其他人在喝酒,实则也在听着主座那边的动静,陆家最近内部不和平的事,他也听说了…… 眼前这个表面一派喜庆的寿宴,他怎么听,都觉得暗藏波滔! 还好他没有带聂相思和慕绵过来,这个寿宴,更不适合带孩子来玩,毕竟连陆白都没回来,陆宸陆玺他们也都没出现…… 若不是出了什么事,这么重要的寿宴,陆白不可能不回来! “慕太子。”慕斯城对面,陆岑的弟弟陆辛带着一丝玩味的笑问他,“如今慕氏在你的带领下,可算是进入海外市场,完全跟国际接轨了嘛!同样作为豪门公子,曾经的风流阔少,你可是我们之间,最先收心和订婚的一个了。” 完全不看气氛,继续说下去,“莫不是,因为和我们主家少夫人的那段过去,让你倍感失恋,所以一心沉浸在事业上了?” 慕斯城看了一眼这个陆三爷陆章原的儿子,掩下眼底的鄙夷,“哪里,接手家族公司是我们的责任,不失恋我也会接手。不过,在这谈论你们的少夫人,您觉得妥么?我是男人,是无所谓,但在这谈论你们少夫人以前的情史,这对她的名声可不太好?” 这个一事无成的二世祖,还想跟他比? 认为他之前与他们是一个世界的人? 真不该与这种人渣坐一桌……慕斯城有些后悔落座之前,没有看一下座位上都是哪些人。 陆辛愣了一下,看了看在座的其他人投来的目光,又耍无赖,“哪里哪里,我哪敢对主家的少夫人不敬,我这不是在关心慕太子你么?听说你又订婚了,未婚妻似乎不是什么名门女子?我在想,你是否是为了摆脱过去的阴影而……” “我很爱我现在的未婚妻,辛少你多虑了。”慕斯城点了一根烟,冷看着这个二世祖,“还有,辛少可别把我跟你们相比,我无法跟你们比。” 陆辛一听,这个过去与他们一样也只是在家族余荫下猖狂的男人,如今总算没有在自己面前得意,这才松了一口气,抬了抬下巴傲慢地说道: “慕太子你也太谦虚了,虽说慕家远比不起陆家吧……” “我是说,在风流方面。”在陆辛开始得意时,慕斯城后面一盆冷水浇过来,“如你所说,我如今已经成为了慕氏集团的一把手,事业有成,又有儿子有未婚妻,很快就会有完整的家室了,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方面,我确实在比不起。” 陆辛脸色顿时阴了下来,“你什么意思?你在说我?” 慕斯斯骤然一笑,邪魅扬上眼角,“哪里,我只是说不屑于那种行以,以及那种人。” “慕斯城!”陆辛站了起来,穿着华贵,却气得狼狈,怒指着慕斯城,“你别忘了,这是哪,这是陆家,这是陆老的寿宴,你们说白了也只是外姓的远亲,与陆家没有几分瓜葛,陆白母亲早已经去逝,还请你们来是给你们面子……” “是啊,我也没想到。”慕斯城毫无忌畏地,“陆的人个个在各行各业都是皎皎者,无论是陆庸陆釉,还是你大哥陆岑,怎么唯独辛少你……” 看着慕斯城目中无他的目光,陆辛蹭地端了起来,警告地指着慕斯城头顶,“你想说什么?” “放心,我不会像外界一样,说是败家子。”慕斯城面不变色,一字一句表示,“我是想说,差强人意,辛少。” 陆辛的姐姐陆茉也坐在这,顿时一个目光扫视过去,还没人敢这么说她弟弟……” 陆辛将杯子往桌子一拍,直接碎了,吸来周围不少目光,“看来我要告诉你姓慕与姓陆的区别……” “辛少爷。”负责这个寿宴的华管家走了过来,在不影响整个宴宴气氛的前提下,她笑着轻声说,“现在你爸妈他们正在跟陆老说话,还请你把音量放小一点,如果惊扰了陆老那边,恐怕会第一个将你这个不孝儿孙赶出寿席。” 陆家主家的管家,权利很大。 既然是陆家亲戚也不敢轻视,因为华管家和金管家有时就是陆老的代言人! 陆辛马上讪讪地赔着笑,“当然,我这……”他看了一眼对面的慕斯城,“我这刚才只是跟慕太子讨论商业管理上的问题,我正向他讨教呢,也想早点帮我爸我妈的忙,这不说到激动的地方,情绪有点没控制住嘛。” “慕太子确实有你学习的地方。”华管家笑着说了两句,也为了激励这个只知道花钱的堂少爷,“还有,陆老最看重有本事并且有抱负的年轻人,在这一点上,不管是血亲还是外姓亲人。” 陆辛又汗湍湍笑笑,垂下头坐下去了,华管家走后,陆辛瞪着慕斯城,阴阴地说了句,“……给我等着。” 慕斯城懒得理他,这种虚张声势的公子哥他见多了…… 只是有些意外,陆家没本事的公子哥都敢这般有底气,到底还是陆家的人,怪不得他常听外面有些商业大腕,连陆家一个小角色都不敢得罪。 看到这个陆辛,他算是明白了! 此时,陆老所在的主座,销烟也渐起。 安夏儿代陆老喝了陆国原敬的酒后,陆国原便提道,“陆老,我有个提议,作为晚辈,我实在不忍看您七十高龄还为陆氏辛劳,因此,我愿代劳接下陆氏董事长一位,待他日陆白能放手帝晟集团时,我定会将董事长一位还给他。” “国原!”相叔公威声喝止,“知道你在说什么么?这董事长一位岂是旁系能接手的,马上向主家向陆老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