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持股高管出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15章 持股高管出现

“我们反对,反对没有出席寿宴的陆白成为陆氏下一任董事长!”银家和孔家的人也叫了起来。 “你们堂系的人,还想掌管整个陆氏,荒谬!”陆庸长身林立,目光冷冷地扫过这些人。 “作为陆家的旁亲,我也不赞成陆国原和陆章原以下犯上的做法。”慕老太太的声音赫然响起,“大家族之所有的主家和旁系之分,就是因为主次分明,长次得有序,而陆家的规定,我们都清楚,堂亲和外戚不得插手主家的掌管大权!在座的银家孔家,还有国原章原兄弟,实在是有维家规和道德,在这样的场合下,既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陆老,我建议您将他们逐出这个寿宴!” “我同意我奶奶的话。”慕斯城也站了起来。 “董事长一位,只能交由主家的人。”蓝梅也出声了。 相叔公站起来,看着陆国原和陆章原,用长辈的身份和语气命令,“今天是陆老的寿寿,你们有万般不对,向陆老道歉,我可以替你们求情相信陆老会原谅你们。” 可陆国原和陆章原这一次誓在必得! 陆国原说道,“我们没有说错,为何要道歉,我只是说暂代董事长一位,又没有说要夺取主家大权!难不成,要将整个陆氏的将来,交给陆白那样一个根本无心接管家族生意的继承人么?” “你的寿辰,他都无法赶到,他日陆氏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千催万请,陆白也只在乎他的帝晟集团,而并不出现在陆家,那我们是不是就等着家族公司出事而没有领导人了?”陆章原逼问道,声音又突然一吼,“而我们这种为了家族公司呕心沥血的人,就是想为家族的未来着想都不行么?想要求重新分配股份,也过份么?如果主家坚持这样武断,那我会再次声明,章元集团要退出陆氏!” 陆老沉着脸,负在身后的手已经暴出了筋脉! 一个下人匆匆来到安夏儿耳边,轻声说了两句,安夏儿点了点头。 她回头微笑说,“三叔,刚才爷爷说得对,你没有权利让章元退出陆氏。” “你没有权利发表意见!”陆章原又将矛头对向安夏儿,“我们称你一声少夫人,只是看在你是主家人的份上,试问你为陆氏做过什么?现在我们在讨论家族公司的事,你做你的少夫人就行了,这里轮不到你插嘴!” “敢对主家的人不敬,章元,你疯了?”相叔公看着他。 “我没疯!”陆章原叫道,“这些年,我为公司做了多少,大家有目共睹!但我家又分到了多少,上个季度分红我家只有三千万,我整个家人这么多,怎么分?这是打发要饭么?” “三千万?”陆老哼了一声,“你是在说一个尾数么?” 陆章原和孔利妃一怔,“什……什么意思?” “那今天我就跟你们说个明白!”随着陆老的一声令下,宴厅的大门突然开了,陆氏旗下三大体系集团的持股高管们都进来了,个个穿的着正装,过来为陆老贺寿。 安夏儿刚准备让他们过来给陆老说两句庆寿的话,却发现,这些持股高管中,不只是陆氏财团的人,还有一些…… “夏儿啊,其实爷爷知道你的心意,你想让他们过来给爷爷贺寿嘛。”陆老回头对安夏儿说道,“不过,这个寿宴比你想的复杂,爷爷早就通知了陆氏财团,郎业集团,章元集团的持股高管们过来,他们过来,为我贺寿只是其次,主要是来说句公道话。” 安夏儿张了张嘴,突然无奈笑了,“原来爷爷早有准备,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 “但爷爷在这要谢谢你。”陆老说后,又对那些进来的持股高管说,“把你们要说的,都说给大家听吧?” 陆国原和陆章元看到这些持股高层,正在惊讶,因为这里面有些人,是他们的人,怎么会突然来到陆家? “你们来做什么?”陆章原首先沉着脸发问了。 “这次寿辰,只请了陆家的人。”陆国原见是陆老请他们来的,已经有所发觉了,“这里没你们的事,公司事到公司再谈,你们先离开。” 对于他们兄弟的话,陆老说道,“不,既然来了,就都是客,况且,是为了给我祝寿,哪能随意离开,都留下了!” “对,我们这次过来除了另一件事,还有就是为了给陆老贺寿。”陆氏财团的张经理看向安夏儿,一向严肃的脸也带着笑容说道,“而且,少夫人昨天来公司,还特地再次邀请我们来陆家陆老贺寿,陆老视我们这些持股高管如家人,我们不可能不来呀!” 说着,这些人齐声对面前的老寿星陆老说道,“祝陆老泰山不老年年茂,福海无穷岁岁坚!” “好,好!”陆老笑着,连连道好。 张经理又走上前,端来一个锦盒,“陆老,这是我们这些持股高管共同送给您的寿礼,一株百年人参,礼轻,还望您收下。” “这些不重要,你们来了对我老爷子来说便是最重的礼了。”陆老回头对金管家道,“管家,收下寿礼吧!” “是。”金管家上前接过张经理送来的锦盒。 跟这些豪门府弟不一样,公司里的高管肯定就算是持有股份,也只零点几的小比例,送的寿礼自然也是在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 安夏儿也说道,“张经理,谢谢你们过来了,其实,现在正是需要你们的时候。” 安夏儿看向黑着脸的陆国原和陆章原夫妻,说道,“二爷和三爷他们对于董事长一位的归属问题,以及三爷对于章元集团的分红一事,有些意见,我们主家的话,二爷和三爷他们有所不服,那还请张经理你们站在公司高层的立场,说一说对于此事的看法。” 张经理双手交叠于身前,回答道,“陆氏董事长一位,向来是由主家的人胜任,据我们这些陆氏多年的高管所知,这是陆氏家族的老太爷立下的家规。倘若主家出现了没有能力胜任董事长一位的继承人,那么,也可以请两位家族中主家信任的人,加以辅助,日以教导,直到继承人能独自掌管陆氏之前,辅助的人都可以和继承人一起管理公司。” 安夏儿看着陆国原和银苏变化的脸色,又问,“那就是说,无论如何,都没有让旁系亲属以及外系亲属坐上董事长一位的说法了?” “没有。”陆氏财团的张经理说道,“就是辅助继承人的人,也不能坐上董事长一位。” “二叔,二婶,我想这个问题你们身为长辈比我更清楚吧?在场作为陆家的人,也明白这一点家规吧?”安夏儿问道,“二叔的要求,根本不是所谓合理的要求。” 她又大声音说道,“更何况,在场谁敢说陆白没有能力继承陆氏家族?” 在场没有人说话,既然银家孔家的人都没有出声。 “陆家主家有合适的继承人,连辅助的人都不需要。”安夏儿看向陆国原,“何况是接替他坐上陆氏董事长一位的人!” 陆老又垂下眼睛叹息,问章元集团一个财务副总监,“阮总监,说说章元集团上个季度的市场收益吧!” 一直以来,这是都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问题。 但既然陆章原将这件事逼到了他头上,那他也顾不得什么亲情家人了,敢向主家逼权的人,不容轻恕。 “是,陆老。”章元集团的财务副总监拿出一个公司内部的账本。

下一篇   第1816章 账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