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账本!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16章 账本!

陆章原一看,眼睛瞬时瞪大—— 因为章元集团一直以来,都做了两套账,一套明里的账本需要送上董事会让陆老过目的,而另一套,是章元集团真正的账目。 而这本手写的,便是章元集团真正的账目,平时由章元集团的财务总监,既是孔利妃的亲弟弟保管着,能调看这账本的人也只有陆章原和孔利妃。 “阮平!”陆章元怒目道,“你们总监哪里去了,你哪来的账本?” 阮副总监说道,“陆总,下午我和总监去喝酒,总监喝多了,说想起公司还有份账目没有做完,便吩咐我回去替他去做。而我作为副总监,自然要替公司分忧,替总监分担工作。” “荒谬!”孔利脸色发白,骂道,“这一定是你从我弟弟那偷来的,你胆敢越职做财务总监的工作,还敢偷账目!我以章元集团顾问的身份,立即辞退你,把账本还过来!” 见孔利妃向阮副总监走过去,金管家挡在了她面前,“三夫人,阮副总监的话还没有说话,陆老要他继续说下去,三夫人难道想违背陆老的话么?” “那是章元集团的账目,他一个副总监没有权利……” “那利妃你就是承认,那是章元集团内部的账目了?”陆老问她。 孔利妃一时瞪大眼睛,整颗心突然凉了。 她一时心急…… “什么账本?”陆章原及时反口,“那只是外表看起来像章元集团内部的账目,里面是什么文章都不清楚,现在谁也不能说是我章元集团的!” “三叔你说这话就有点自相矛盾了吧?”安夏儿说道,“刚才三婶可是口口声声说那是你们账目,在场的我们都听到了,而且,是与不是,想必章元集团的财务一定清楚吧。” 安夏儿看向蓝梅,又说道,“我听蓝梅嫂子说,章元集团的财务总监,是三婶你的亲弟弟,那就是三叔你的小舅子吧?你们会让他看管的账目,不可能是假账目吧?” 主座这一边,孔老爷子身体发颤了,气得胡子也跟着在抖…… “是,少夫人。”蓝梅回答,这两天,蓝梅陪在安夏儿身边都会跟她讲一下陆氏旗下三大体系集团内部的事,包括那些重要的工作岗位上的都是谁的人。 比如,章元集团一些内部高管,有一半都是孔家的人,郎业集团内部,则大部分都是银家的人。 就是这个章元集团的阮平,也只是一个副总监,因为他不是孔家的人,哪怕他平时工作再出色,本事再高,在他上面始终还是会有一个总监压着他。 而财务的事,也是真正的总监说了算,对于此,阮平更早是有意见,所以陆老一出手请他,他很愿意站在陆家主家这一边,用计将另一账本从孔利妃弟弟那拿到了手! “阮副总监,说一下账本的事吧?”陆老沉声说道。 “是,陆老。”阮平格外敬重这位董事长,鞠了一下头,之后大声对所有人说道,“据我所知,章元集团在陆总陆章原的领导下,一直以来都是做阴阳账目,一份是上交到陆氏董事会给董事长陆老过目的明账,另一份是真正的账目,而真正的账目,只有陆总和孔顾问,以及孔总监才知道。我恪尽职守,多年以来为章元集团工作,我也为我自己是陆氏旗下一名高管,而由衷感到自豪,我一直想找到这份真正的账目交给董事长。只是孔总监藏着这份账,我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找到这本账本得到真正的证据交给董事长。” 他又道,“但今天下午,孔总监在夜总会喝酒之际,不慎说漏了嘴,并将收藏这账本的地方说了出来,我回到公司找到之后,看到这账本后,我为孔总监的行为感到愤怒,并为陆总和孔顾问他们对外所做的假账目感到羞耻,作为陆氏旗下的一名高管,所以我与陆氏财团的张经理他们一同来到陆家,就是想向董事长告发这本账目的事。” 之后阮平翻了几页,说道,“据账目上记录,章元集团一直以来都隐瞒了真正的收益状况,平时上报给陆老的收益数据顶多只有三分之一。” 在周围一片议论声中,陆章元和孔利妃的脸已经黑得吓人了! 陆章元握着玉珠的手指关节,青里发白! “就拿上个月举例。”阮平说道,“章元集团的净利润收溢,是一亿六千五百多万,但陆总上交给董事长陆老的帐本里,只有三千万。在这其中,陆总家里以及孔家,想必是独吞了那一个亿多,陆家主家只收取了三千万,而发给章元集团所有高管员职的收入,以及公司出入流水账,也只是剩下的三千万。” 陆国原听见陆章元公司的事败落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也一直知道陆章原在做假账,只是他没有明说过这个弟弟罢了! 阮平又说道,“众所周知,上个季度,较之平时,可以说是淡季了,那算上平时,陆总和孔顾问他们一家到底独吞了多少,这账目上,都记得清清楚楚。现在,我当着所有陆家人的面,将这本账交给我们陆氏的董事长,陆老先生。” 见阮平送账本上来,安夏儿主动替陆老接过。 陆老闭着眼睛,沉着这口气问,“章原,利妃,你们还有什么说?” 陆章原咬着牙,浑身哆嗦,这回孔家的人也不敢出声了。 慕老太太哼了一声,“方才,陆三爷说,他们上个季度的分红只有三千万,那是打发要饭的?那请问陆三爷,你家实际上拿到了手上的,是超过一亿多吧?这天底下,可没有哪个要饭,能拿到一亿的分红,陆老对此时睁只眼闭只眼,他没追究,而你们却一再贪婪想要多分些股份,你们不只是贪婪,是不知足!”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个账目是章元内部的账本!”孔利妃气急生烟,蓦地指向阮平,“我说这个账本是阮平他自己做的,刚才的话只是他信口雌黄,污蔑我家!” 阮平又道,“孔顾问,我既然过来了,也不会没有准备,找不到充足的证据,我也不会冒险出来揭发你和陆总。” 他拿出手机,调出拍下的一个视频,点开播放,对着他们,“这是下午在夜总会,孔总监他亲口说的话,说公司里还有一本账本,这本才是真正的账目,还说陆老是老糊涂了,以为给他姐姐家里百分之三的股份就以为完事了么,他姐姐和姐夫可以做假账目……” 只见视频中,喝酒的章元集团财务总监正左拥右抱着夜总会的美女,已经完全不清醒了,不知道对面的人在拍视频,他还大言不惭,得意洋洋地说着陆章原和孔利妃做假账的事。 安夏儿一声好笑,“三叔三婶,爷爷糊涂?还是你们自认为聪明?能瞒天过海?” “孔利珉那个混蛋!”陆章原气急生烟,要扑过去摔了那个手机。 但阮平及时收了,同时递给了安夏儿。 陆老杵着手杖,闭着双目说道,“不,夏儿,我是糊涂了,我糊涂就糊涂在不该纵容他们那么多年,不该对他们产生包容之心,当年我出手救了章原集团一次,如今,他们非但贪婪之极想要重新分配股份,还想将章元集团从陆氏名下分割出去,我更没想到的是,对于他们常年做假帐目的事,我考虑到他们家人口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不想,他们一家却完全不知足,不领情,还想伙同国原他们一家,向我要董事长一位,拿回基金会的股份!我确实糊涂,糊涂在我以为他们迟早会知道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