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中毒!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18章 中毒!

“那我就回答国原你。”陆老说道,“你们说,陆白连我的寿辰都没赶回来,是他不孝,想必他也没有接管家族公司的意愿。如今他电话关了,我确实生气。但是,董事长之位交给其他人,也轮不上你,夏儿是主家的少夫人,她不能当董事长,那在下一任董事长上任之前,我总可以放权让她代我去管理公司,而蓝梅和杨秘书也会辅助她!” 这话一落,四座皆惊。 银苏看着安夏儿,一惯的笑容也没了,“陆老,你要一直放权给她?她懂什么?” “她现在不懂,但她孝,她不会以下犯上。她不懂,蓝梅和周先生懂!”陆老说道,“很好,刚好今天是我的寿辰,陆家的人和公司的高管也来了,我当众再次宣布这件事。” 安夏儿缓缓垂下眼睛,其实在寿宴开始之前,陆老就是这样交代她的。 如果陆白不能回来,而其他人又对陆白接任董事长一位有意见的话,那陆老他就不卸任,由安夏儿代劳去管理公司,直到陆白坐上陆氏董事长一位。 安夏儿虽然觉得自己不能坐董事长一位,但如果只是目前暂代陆老的工作,又有蓝梅他们辅助,她应该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一切听爷爷吩咐。”她道。 陆星溱走了过来,轻声叹道,“陆老,今天不要下决定那么快吧?国原和章原他们纵有万般不是,也是我们陆家的人,今天是您的寿辰,等散席后,再慢慢处理家事吧!” 这是要给陆国原和陆章原留一分面子,不要在外姓亲属面前处置他们。 陆老沉下这口气,“行,星溱说得也不无道理,那就给星溱面子,等结束了我这个寿宴再说,华管家,来,将星溱送我的那一坛酒端来,给我们都满上,无论以后谁离开陆家,谁又该得到什么样的家规处置,这一杯酒,也算是老爷子我谢谢他们今晚过来为我贺寿!” “陆老,准备着呢。”华管家已经亲自捧着那坛酒过来了,因为陆老事先有交代,要在他寿宴上将陆星溱送给他的这一坛好酒倒出来跟亲人一起分享。 为了配合这埕女儿红,下人还特地送上了古色古香的精致酒碟子,华管家先给倒了一碟出来递给陆老。 陆老端起酒对陆国原陆章原他们道,“无论你们对我有多大意见,对主家有多大意见,但老爷子我还是要感谢你们过来,这杯酒之后,章原,你们一家就离开陆家吧,以前你们独吞的钱,主家也就不会找你们收回了。” 陆辛陆茉一听到陆老真要将他们赶出陆家了,奔到陆章原和孔利妃身边,“爸,妈!我们——” 陆章原和孔利妃毫无办法,他们也只能保持着这份骄傲,并对他们的所做所作不后悔。 陆岑笑了一声,垂下眼睛。 “这杯酒,也是敬在各座的所有陆家亲人。”陆老一只端着茶,对着整个宴厅,之后仰头喝完。 华管家又令下人给其他人在座的人都满上酒,除了陆国原陆章原和银孔两家以外,所有人都端起酒站了起来,齐声说,“祝陆老您寿比——” 扑嗵! 陆老突然身体一晃,脸色发青,倒在了地上。 安夏儿瞪大眼睛,赶紧去扶,“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陆老?”金管家也慌了神。 倒在地上的陆老嘴里吐了白沫。 华管家大惊,马上对下人说道,“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下人慌忙打电话去了。 在所有人叫着陆老,以及陆氏高管们都震惊不已之时,在场一位学中医的人穿过人群,到陆老跟前探了一下他的脉搏,又翻了一下他的眼睑,皱眉说道,“陆老中毒了,应该是吃了什么。” 顿时,大家都看着刚才那碟酒,又同时看向陆星溱。 陆星溱捂着嘴,瞪大了眼睛,“不……” 陆庸和蓝梅马上过来了,陆庸将陆星溱挡在身后,“这坛酒确实是我妈送给陆老的贺礼,但我家对主家一向忠诚,我妈不可能会下毒。” 孔利妃和陆章原正不知所措,在这个计划中败了,见此景,他们干脆拉陆星溱下水,孔利妃笑道,“哎哟,星溱,你们表面对主家是亦子之心,暗里在送给陆老的酒里下毒呀,是想干什么呀?觉得没有陆老,你们可以分得他手中的更多股份么?大家快看看,这才是狼子野心嘛。我们,只是在跟陆老理论,只是要求陆老重新分配股份,但我们说归说,却哪敢像有些人,敢直接向陆家的大当家下手呢!” “你胡说!”蓝梅怒道,知道这个三婶一向看他家不顺眼,“现在事情都没有查清楚,你这是诬陷!” “那就报警吧?”孔利妃笑道,“让警方那边验一下这坛酒,看是不是有毒,反正酒是你妈星溱送来的,她逃不了这个责任。” 安夏儿顾不得这些人的针锋相对,与金管家马上送陆老去医院了。 华管家对在场的人说道,“寿宴到此为止,陆老现在被送去医院了,如果查出是谁下的手,主家绝不轻饶!还有,姑小姐——” 一向笑眯眯的华管家奶奶严肃着脸庞,“你们一家恐怕不能走了,在事实查清楚之前,这事你确实逃不了关系。” 陆家宗系旁系太复杂,华管家眼下不能确定,这酒里的毒是谁下的,也不能确定,陆星溱一家是否是如表面那样对主家忠诚! “对,还是报警,先将星溱看守起来吧。”孔利妃哼了哼道。 陆星溱已经哭了起来,捂着胸口,无比痛心,蓝梅扶着她,“妈,您身体不好,别哭,我们会查清楚这件事。”她目光扫过整个宴厅的人,“酒从你手中出去的,必定是有人经了手,这件事不排除有人想害陆老,而假借你的手!” “不。”陆章原见此景,觉得他们家有翻盘的机会,一摆手说道,“你们家最有嫌疑,星溱更可能是想毒害陆老的凶手,你们家里不能参与调查。” “还是报警吧。”银苏也不留情了。 因为陆老若是醒不过来了,也许他们两家,可能真有翻盘的机会。 因为现在郎业是他们在掌管,章元是陆章原家在掌管,陆老若是出个什么事,他们……也许可以再次找到有利他们的因素! 此时相叔公已经和安夏儿他们一起护送陆老去医院了,没有人替陆星溱一家说话,因为也都对他家持有怀疑。 因为据刚才陆老的话说,这坛酒,确实是陆星溱所送。 陆国原也睨视着陆星溱,“星溱,真是你下的毒么?你是觉得陆老不会在他的寿宴上开了这坛酒当众喝了吧?” “不,绝不是我……”陆星溱捂着胸口哭道,她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陆辛这时也哼了哼,“溱姑妈,谁知道你们一家藏着什么祸心呢,也许比我家还对主家不满也说不定!” 陆庸对于这些亲戚的落井下石一点也不觉惊讶,他道,“现在还没有确定毒是否出自这坛酒,你们也无权就决定结果。华管家,我相信我妈,那就请报警吧,以及将这坛酒收起来,到时请警方的人化验!” 旁边华管家放下手机,“我已经报警了,警方现在就过来,陆家居然出了敢对陆老下毒的人,真是找死!在场的陆氏亲人,请大家配合一下吧,等下都接受警方的问话。” 慕老太太在慕斯城的扶同下站了起来,“华管家,不必多言了,我们配合,这种事落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也不能接受家族中藏着这种狠毒心肠的人。”

下一篇   第1819章 豪门似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