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 绝不能放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1章 绝不能放过!

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保镖平时只听命于陆老,现在见他们老主人出事了,陆白又还没回来了,那能代陆老发言的只有陆少夫人了。 他们背手站着,颔首,“是!” 病房里面,安夏儿看着戴着痒气罩的陆老,心里始终七上八下。 “金管家。”她问,“这医院靠得住么?” 金管家知道她担心什么,“少夫人,这医院叫陆安私人医院,是少夫人你离开z国回去西莱的那三年,陆老和大少爷联手开的,律属于陆氏财团旗下的医疗机构,这医院有最先进的智能医疗设备,比如帝晟集团的记仪医疗仪,治疗阿默滋症的科技,都会第一时间入驻这座医院。这是以大少爷和少夫人你们名字为名的陆氏医院,当然信得过。” 又道,“至于刚才那个主治医生,也是上回陆老住院时负责陆老的医生,在这之前,也负责陆老的定时体检。放心,他不会被外人收买的。” 安夏儿点点头,“那就好……” 不然医生若是收取了他人利诱或者威胁,那对于患者来讲,真是防不胜防! 外面传来保镖的阻挠声。 安夏儿轻缓回头,“发生什么事了?” 金管家走过去,打开门,看到外面的人后回头对安夏儿道,“少夫人,是展小姐和慕太子来了。” 原来是他们。安夏儿点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两位请吧。”金管家对他们道。 展倩和慕斯城一进来,展倩便瞪大眼睛看着陆老,完全无法想象,陆老竟中毒这么严重,她是医生,出色的医生,患者状况很多时候,一眼就知一二;而慕斯城看着病床上的陆老,也眉头紧锁。 安夏儿轻轻地说道,“你们怎么都过来了?金管家,给他们准备座位吧。” “不不不,不坐了,就是过来探望一下陆老。”展倩走过来,又望了一眼慕斯城,说道,“刚在大门口碰到了他。” 安夏儿点了点头。 展倩忙问,“陆老情况怎样了?” “医生说洗了胃,爷爷他是老人,可能恢复能力不太好。”安夏儿说道,“今晚观察一夜,具体情况要明天看看。” 展倩点点头,拿起挂在床头的牌子看了一下,“我去问问这的主治医生,好好跟医生问问具体情况。”走到门边,展倩又倒回来对安夏儿轻声说道,“还有裴欧那边给我回电话了,说这里的情况,陆白都……” “嗯,我已经知道了。”安夏儿点了点头,“刚才魏管家也联系了秦特助。” 展倩拍拍她的肩,出去找主治医生了。 慕斯城靠站在旁边的墙上,一身西装,交叠着腿,看着安夏儿,刚才展倩跟安夏儿的话他虽听不太清楚,却猜到了几分。 “你们在说陆白?”他道,“这么说,陆白对这边情况已经知晓了?” 安夏儿没回话,将盖在陆老身上的被子掖了掖,尽量将他正在输液的手都盖进去。 “对我,你不用警惕。”慕斯城说道,“先不说我与陆白的纠葛已经过去了,慕家是陆家主家这边的外亲,慕家不可能站在陆国原陆章原他们那一边。” 安夏儿笑道,“以前你这么说,我可能不太相信,但现在我信,毕竟在今晚爷爷的寿宴上,你和慕老太太,都为爷爷和陆家主家说了不少话。” 现在,她对于慕家已经没有什么怨了,估记之前慕夫人和董事长排斥她,都是因为她与慕斯城在一起的原因吧。 只要不牵扯到他们儿子,他们也不会怎么讨厌她。 当然,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现在提也没有什么意义。 “是么,还真是要谢你的信任?”慕斯城也笑。 安夏儿转移了一下话题,“陆家那边,我们送爷爷离开后,什么情况?” “还能怎样,见陆老倒下了,毒是出自那坛酒,陆国原陆章原两家立即将矛头指向了陆星溱。”慕斯城说,“对他们来讲,拿着百分之十股份的陆星溱一直都是他们的眼中钉吧,有这个机会,肯定会趁机把害陆老的罪名都扣在她头上。” “哼。”安夏儿讽刺笑道,“以为爷爷倒下,再把脏水泼到溱姑妈头上,他们就能得偿所愿了么。” “最起码,他们少了一个对手,而你和陆白,也少了一个支持者。”慕斯城道,“陆老一倒下,那对他们而言,就一切都还没结束。” “所以……”安夏儿咬了咬牙,“他们还会有下一步行动么?” “肯定有,而且我想会很快。”慕斯城也是见惯豪门尔弥我诈的人,对事情的发展方向,多少猜得对几分,“只要陆老没醒,那陆老说过的话就一切都不作数了,比如,要将陆章原一家赶出陆家的决定。还有,陆老对于陆国原一家的惩治,也还没有说出来。所以在陆老醒过来之前,他们会不择手段,挽回势头。” 见安夏儿不说话,慕斯城又道,“不过,如果陆白及时回来,就能阻止他们后面做的事。豪门的家规,一般当家作主的人出事,便由继承人说了算。”当然,是得有威望的继承人。 安夏儿垂下眼睛,心里直祈祷:陆白,快点回来吧! “不过以我对陆白的了解,你应该不用担心。”身后慕斯城说,“他不会将这一切的重担,全部让你扛了。” 安夏儿嘴角动了动,扯出一丝欣慰,“你还算是了解他。” “我和他曾经是对手。” “现在不是了?” “总之不是敌人。”慕斯城的说法也是风趣,“说是表兄弟也可以,总之在这一件事,我是站在陆家主家这一边。” “慕斯城,谢谢你和你奶奶。” “应该的。” 空气静了一会,安夏儿又问,“警方那边,怎么说?” “带那坛酒回去化验了,嫌疑人陆星溱由警方看管着,当然,在她自己的家里。”慕斯城说着安夏儿走后的情况,“至于其他人,警方都录了口供,并让我们在一周之内,都必须留在帝都,随时接受警方传唤。” 安夏儿又松了一口气,对,就应该这样大力度调查,绝不能放过那个下毒的人!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我绝对不相信溱姑妈会害爷爷。”安夏儿说,“慕斯城,你们站在旁人的角度看,从你们对于陆家内部的了解,觉得有可能是溱姑妈或者她家里人做的么?” 溱姑妈家里的人,就是陆庸、蓝梅,和今晚刚刚回来的相叔公了。 “不太可能。” “为什么?” 慕斯城给出他的分析,“她没有理由,她家里的人也没有理由,有一点陆国原和陆章原他们说得对,陆星溱他们家里确实很受主家照拂。你要知道,作为陆家大当家的陆老,是有权利重新分配股份,或者将谁手中的股份视情况裁掉一部分,哪怕陆星溱另外百分之七的股份是她弟弟给的……陆星溱一家没有人经商,但他们家里拿着整个陆氏的百分之十。说得不客气一点,他们应该是讨好和感谢陆家主家都来不及,怎么会去恨主家?” 又道,“另一方面,现在陆章原极力主张要拿回陆家在基金会的百分之三十股份,要求重新分股。护着陆星溱一家的陆老倒下后,只会对他们不利,要拿稳她手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必须要靠陆老那颗大树庇着他们。” 听慕斯城都这么说,安夏儿松了一口气,“这么听来,你们这些客观分析说服力十足,而我只是从个人感觉上相信溱姑妈不是那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