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差点玩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2章 差点玩完!

“所以你现在是怎样,一晚都在这守着陆老?”慕斯城问她,“你还是去休息吧,万一明天陆白赶不回来,陆国原陆章原他们有你应付的。” 安夏儿摇了摇头,低下头苦笑,“今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一时也睡不着,等困了直接医院睡吧。无论他们要做什么,让他们来吧!爷爷既然放权让我代他去公司,我一定会尽力,尽力保住主家的立场。” 慕斯城看着她,双眸的颜色渐渐加深。 在他面前这个,真的不是当年的安夏儿了。 她已经开始在保护别人了…… 不再是那个一味需要被陆白保护的安夏儿了! “慕斯城,听说s城现在下大雨,已经影响了飞机起航。”安夏儿突然有点惊讶问起一件事,“那你们是怎么过来的?”不可能是坐车吧,从s城坐车到帝都,那不得一天? “怎么?是怀疑我和我奶奶什么么?”慕斯城笑了笑。 “不,只是奇怪。”毕竟从陆白那得到的消息,s城今天的天气,应该不好起航,能的话,陆白找到小宸小玺后估记早就带着孩子们过来了。 “s城的雨是下午开始下的,我和我奶奶是上午就过来了,下午在帝都走访了一家亲戚。”慕斯城道,“晚上才来到陆家为陆老贺寿。” “原来是这样。”安夏儿道。 果然,陆白现在没过来主要是天气原因吧,毕竟不能起航的话,他也不能强行让飞机起飞。 最后慕斯城看了眼表上的时间,为了安尉,告诉安夏儿一些事,“我曾经昏迷过一段时间,就是在安琪儿炸毁我的车子我救你出来那回,在我昏迷后,慕家也有一些亲戚想夺取慕氏的总裁之位。不过当时我有阿晋那个信任助手,他佯装帮他们,但暗里也在找他们的把柄,在我醒来后,阿晋将他们的把柄交给了我,我直接便将那些图谋不轨的人打压下去了。” 说完他道,“我相信,陆白的能力在我之上,他也有得力的人手。” 说完,他便告辞了。 安夏儿来到病房窗前,看着帝都晴朗的冬夜,叹了叹,所以,陆家的这些事,这些事,陆白也能一手处理得干干净净么? 对,她要相信,毕竟陆白还是陆白! ———— 夜色下的另一边,陆章原家中。 陆章原大发雷霆,指着妻子孔利妃,“你看看你弟弟做的叫什么事?对着那个阮平,他竟然把账目都给说出来?如果不是他,我们今晚会这么狼狈?”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阮平去喝酒。”孔利妃环着手,懊恼地坐在沙发一角道,“而且还是夜总会那种地方,利珉他那人,一向好烟酒女色,我平时已经叮嘱他要注意了。不对,怎么偏生在这节骨节喝醉了,这一定是阮平那个白眼狼的计谋,是他把我弟弟灌醉了,就是为了打听账本的事!” “现在呢!怎么办?”陆原章一掌拍在茶几上,火冒三丈,“那账本已经落到主家手上,并且你弟弟还在阮平拍的视频中说了那是我们章元集团的内部账目,陆老都说要将我们赶出陆家了。若不是他突然倒下,今晚就彻底玩完!” 陆章原已经气急攻心了,又指着孔利妃,“也怪你,今晚你为什么那么不冷静,你为什么要承认那本账本是我们的?我们明明可以推脱,现在好了,那么多人都听到了你承认!” “我那是……” “如果你我不承认,我们大可以将做假账的事都推到你弟弟头上。”陆章原气红了眼睛,愤怒道,“结果你当所有人的面前,说那是我们的账本?” “我……”孔利妃一时懊悔不已,面对陆章原的指罪,又难堪,“我那不是一时着急么?谁能想到,我们的账本怎么会落到阮平手中,那账目只有我和你以及我弟弟知道啊!我弟弟还一直跟我保证了,除了我们三人,谁也不知道,就是连……” “我们也不知道是么?”陆茉看着她的父亲。 在孔利妃手指所指的方向,陆辛和陆茉正看着他们。 陆章原和孔利妃看着二儿子和小女儿,二人都有些心虚地侧开头。 “爸,妈,你们竟然每个季度都私吞了一部分公司的份额,为什么还不给我们三兄妹多分点?”陆茉说道,“像我们陆家的子女,哪个人名下没有几套房?数不尽的资产?除了我和陆辛?你们还一直告诉我们,这是主家不仁,给咱家的股份不多,让我们处处都处于弱势,都输给陆家的其他人。我现在二十五了,名下除了一部车,还没什么财产都没有!我看你们就是连自己的儿女也信不过!!” 陆茉说完便生气地跑上楼了,她也想要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光鲜啊,作为陆家的千金小姐,无限风光,豪宅名车,无比多男人献殷勤! 可是,他爸妈除了让她去公司,给了她一个职业名其曰让她历练,她名下却没什么财产,她甚至都没多少资本去跟那些男人炫耀!更不敢跟那些名媛们多聚会,因为名媛的聚会不就是炫耀自己有的…… “茉儿!茉儿?”孔利妃赶紧追着女儿上去,“我和你爸是为了你们好,想多替你们攒下一些财产,想让你和陆辛成长起来……” 听着孔利妃和陆茉的声音,陆章原也长长叹了口气。 却不想,他那个一无是处的儿子陆辛也传来了怨言,“你和妈,到底是为了我们好,还是只偏心于大哥?想把什么都给他?” 想到创下亚洲第一安保公司的大哥陆岑,陆辛是即羡慕又愤恨的。 羡慕哥哥的才能! 愤恨爸妈给了大哥那种的经商头脑,却没有给他陆辛同样的本事,对,这都是与生俱来的本事,是从基因里面遗传的! 就像陆白一样,因为陆白的父亲陆佑天当时也是商界令人忌惮的男人,陆白的爷爷陆老也咤吒商场! 陆章原垂下眼睛,忍着怒气,“别胡说,你们都是我和利妃的孩子,我们这次要让主家重要分配股份,也是为了你们着想。” “是么?”陆辛站了起来,来到陆章原面前,“为了我着想?为了着想你和妈不多给我一点钱?如今的我啊——” 他指着自己的胸口,双目腥红,“都被那个慕斯城看不起了,说你儿子我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一个主家外戚,竟敢看不起本少爷我了!这都是败你和妈所赐!你们肯给陆茉在公司安排一个风光的职位,为什么不肯给我,你和妈既然私吞了章元集团那么多钱,为什么没有多给我一点,比起你和妈私吞的,我赌博输得只是一丁点吧?我看你们就是给大哥留着了,不,是已经给大哥了吧?” “你给我住口!”陆章原一个巴掌甩在了这个儿子脸上,指着他骂道,“我告诉你,陆岑也不知道公司第二个账本的事,如果我和你妈不是为了你们以为着想,你们以为我会冒险去叫陆老重新分配股?百分之三,不考虑你们的话,足够我和你妈过得很好了!” 又道,“陆岑我不担心,他有本事,但你和陆茉呢?我和你妈若不在了,你们靠什么养活?到时陆岑结婚成家后,他若是不给你和陆茉生活保障,你和陆茉怎么办?我处处为你们两个着想,你这个逆子如今还敢指骂你老子我了!” 啪! 又一个愤怒的巴掌扇在陆辛另一边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