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他快被儿子气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3章 他快被儿子气死!

陆章原也是被自己的儿子给气得想杀人了,他手指颤抖着指着陆辛斥骂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不说和你哥一起替家里想想办法,还在说我和你妈没有分给你钱?我和你 妈没给你钱,你每天吃的是什么喝的是什么?你身上这些名牌,泡的女人,欠下的赌债,用的是谁的钱?啊?”他揪着陆辛的衣服,“今晚陆老的话,你是不是没听到?他要像老太爷一样将咱们家赶出陆家了,那我们连那百分之三的股份都将没了,你这个逆子还在这闹什么?还不去 想想你能做什么!不然,你就真会像别人口里说的那样,成为一个完全靠父母的废物!” 陆辛的自尊彻底被伤了,这种从小衣食无忧的少爷,被骂作废物,还是被自己的父亲,是颜面无光。 他双颊被扇得红红的,他舌头舔了一下脸颊内侧,口里有从牙齿里出来的血腥味,“那我现在就问父亲你吧,我在赌场输了一笔钱,你们还帮不帮我还?” “什么?你又去赌钱了?”陆章原像又听到一个噩耗。 “你们不给我在公司安排岗位,我可不只有用别的渠道弄钱了?”陆辛无赖地哼笑了两声,“再说赌钱怎么了?拒说当年陆白也是在拉斯维加斯……”“你住嘴!你还想去跟他比!”陆章原虽然恨主家的人,但陆白的本事他却是认可的,“就你现在,能在章元集团做什么事?我还能让你去做副总裁么?比陆茉低的职业你又 不要!我说介绍一个朋友的公司让你去学学,你又不去,你还在赌钱?……” 陆辛在陆章原手中懒洋洋地哼了一声,去别的公司学? 那还不被人看不起? 像陆茉一样,给他安排个威风的岗位,再找一个有能力的人来帮他做事不就好了? 反正他们这种豪门也不缺钱,他工不工作,有没有工作能力又有什么区别?不照样一生无忧! 陆章原数落了这个二儿子一番后,又咬紧牙问他,“说,你这次又输了多少?” “也没多少,就两个亿而以。”陆辛轻描淡写道。 “什么?” 陆章原只觉得眼前一黑。 紧接着,第三个耳光扇到了陆辛脸上。 但陆辛已经挨了两个耳光,已经不在乎再多一个了。 他站稳后,又哼了哼,“今晚他们不都说了,你和妈上个季度就独吞了一个多亿,那以前呢,想必对你和妈来说,还我这点债,只是小意思吧!” 陆章原指着大门的方向,“滚,你给我滚出去,我不会再拿钱出来帮你还,还有,你若是做不出什么本事来,以后就不要回这个家了,滚!” 陆辛红着眼睛,最后也指指陆章原这个父亲,“这是可是你说的!”之后大步往外面走出去了。 “辛少爷?”管家追出去。 陆章原身子晃了一下,最后抚着沙发坐了下来。 真是没被别人气死,他都要被他这个小儿子给气死了! 陆岑那么能干,都是一母同胞,怎么陆辛就这么没出息呢?这让陆章原完全想不明白! 孔利妃在楼上听到动静,跑下来楼一看,“儿子呢?陆辛呢?” “你那个不孝子刚被我赶出家门了。”陆章原说道。“什么叫我的不孝子,他就不是你的……”孔利妃快步下楼后,反应过陆章原的话,“慢着,你刚说把辛儿赶出家了?章原,你在做什么?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对 付主家,不要让主家把我们赶出陆家了,你怎么还把陆辛给赶出去了?”“你刚才在楼上没听到?他现在又在外面欠钱了,这回还欠下了两个亿!”陆章原怒道,“他的父亲若不是我,若没有我这个身家,谁能替他还这个钱?你这是越护他他越没 出息!” “什么?他又去输钱了?”孔利妃脸色也变了,但旋即又道,“可就算这样,那你也不该将儿子赶出去呀?现在又是晚上,他性子又冲,你就不怕他在外面出事了?” “利妃呀!”陆章原觉得脑袋都大了,“他已经快三十了,不是三岁小儿了,如今连陆茉都比他强,你再护着他,他这一辈子就毁了!”“你也不用吓自己。”孔利妃知道他担心,“你看慕斯城,以前不也是花心大少一个么,现在怎么就收心了?还接手家族公司了做得有声有色?男人成熟得晚嘛!也许辛儿是 大器晚成的类型呢?” 陆章原想让孔利妃不要想得这么乐观,但其实他自己也希望如此,因为天下父母没有哪个不寄于这个希望,没有哪个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真是废物! 陆章原撇过头不说话。 “好了,咱们就最后替他还一次钱,这两亿我们又不是拿不出来。”孔利妃说道。“不行,现在不行。”陆章原拧着眉说,“阮平今晚刚当着所有陆家人的面,说我们私吞了章原集园的每季度份额,为了查陆老中毒的事,今晚警方还到了陆家。我们目前不 能有大笔资金的流出,实在不行,就把做假账的事都推给你弟弟……” “那可是我弟弟!”孔利妃不同意。 “那是他惹下的祸!” 孔利妃不说话了,闷愤地搭起腿坐在一起,点起一根女士烟。她吐了一口烟,才说道,“算了,这确实是利珉的错,回头我会让他给出个交代,这件事我们先不谈。就说现在我们怎么办吧,陆老今晚可是说了要将我们赶出陆家。到时 连好百分之三的股份都就没了!趁陆老现在还没醒,我们必须想想办法!” “哼,想将我们赶出陆家,先看他能不能醒来吧!”陆章原紧握着手中的玉珠,眼睛阴险诈现,“如果主家真要将我们赶出陆家,那我也得拉着星溱垫背!” “对,可不能便宜了她。”孔利妃说,“我再跟银苏嫂子家里以及我父亲他们联系一下,看看大家能不能想出一个计策来,我们最好今晚就商量一下,陆老随时都会醒来……” 陆老一醒过来,他们的立场就会完全被动,而且s城那边的情况也不太确定了。 因为他们派去s城的人今天一天都没有传消息回来! 陆章原想到什么,“等等,怎么没看到陆岑回来?他去哪了?”在家里面临危机之际,他可是需要陆岑那个儿子出谋划策啊! “陆岑去找他舅舅了,至于怎么处理那账本的事,他会跟他舅舅谈。”孔利妃说完便站了起来去拿手机了。 当晚,帝都一家夜总会。某贵宾包房,孔利珉与两个火辣的美女正在酣战,像他这种即不缺钱又是大企业高管而且姐姐嫁入第一豪门门第的男人来说,是向来不会吝啬挥洒钱财来这种花天酒地的 地方。 正沉浸在女人的欢愉中,孔利珉却听到了电话响,但他正要冲上云宵,根本顾上不去接,待电话铃声响了好几拨,事后他与两个女人平息下来,才懒懒地接起电话。 “爸,什么事?” 打电话给他的是孔老爷子。 “利珉你跑哪去了!”电话里孔爷子吼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出大事了?”孔利珉嗤了两声,还完全没有危机意识,“怎么了,什么出大事了,不就是我没和你们一起去陆家给那个陆老贺寿么?你们不都去了么,我就算了吧,左右那陆老爷子也不 喜欢我们孔家的人,我还给他贺个屁的贺啊……”“你给我闭嘴!”孔老爷子喝止了他的话,像盛着滔天的怒火,“我问你,你是不是又跑到夜总会那种地方去喝酒玩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