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暴打一顿!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4章 暴打一顿!

孔利珉搂着女人,不说话。 “我真恨不得打死你,家里你自己的老婆你不陪着,不给我早点生出几个孙子来,还在外面沾花惹草,现在还祸出大贺,我——”听到那头孔老爷子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孔利珉笑了一声,搂着身边两具年轻的香软娇躯说道,“家里那女人大我七八岁,就像养了一个老大姐在家里啊,你们还妄想我跟她 生出什么感情?当时是你们说她爸是当官的要我娶她。” “你不想理你家里的老婆是吧?好,那我问你,钱呢?钱你要不要?”孔老爷子气道,“你替你姐夫他们给章元集团作假账的事,是不是还以为现在无人得知?” 听到孔老爷子提起章元集团账目的事,孔利珉怔了一下。最后他百般不惊道,“你既然连章元集团账目的事都知道了,好吧,那我也不隐瞒你了。刚你不是问我要不要钱么?现在我就告诉你,我不缺钱,姐夫跟姐姐他们独吞了章 元集团那么多份额,我给他们做假账,他们也要分我一份的……”“但现在阮平已经把那账本拿出来了!今晚在陆老的寿宴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来了!”孔老爷子叫道,“你姐夫和姐姐他们要被陆老赶出了陆家了,出大事了, 要变天了 ,你这个不孝子还在外面花天酒地!” 孔利珉从床上连滚带爬滚下了床,衣服都来不及穿上。 他捡起手机,大惊失色道,“爸爸爸,你说什么,那账目怎么会落到阮平手上?” “这就要问你了,你为什么去夜总会喝酒,为什么还将账本的事都说出来了?”孔老爷子吼道,“现在一切都被毁了!”孔利珉抚着脑袋,突然道,“我想起来了,下午是阮平叫我出来喝酒,我是打算晚一点回去和你一起去陆家,不想喝醉了,醒来就在这了,我看时间也晚了,所以就没过去 ……” 想到这他恍然,脸上开始冒出豆大的汗,咬了咬牙道,“对,一定,一定是阮平在暗算我,他早就对我这个上司不满了!” “除了他还能有谁,你说你为什么要跟他出去喝酒!” “不,我可以不承认,我说那账目是他做出来栽赃我的。”孔利珉吼道,脑子也转得快,迅速想到反手栽赃到阮平的头上。但他脑子转得再快也没用了,电话里孔老声音发颤道,“你现在耍这些心思有什么用,阮平在夜总会拍了你的视频,视频中是你告诉了阮平关于章元集团阴阳账本的事,是 你告诉了阮平真的账本放在哪,你亲口承认了与你姐夫他们做了假账!”孔利珉脸色灰白,一屁股坐在地下,才知道在他娱乐时陆家已经发生了大事,想到后果,他又惊又怕,“爸,爸你要帮我,姐她最听你的了,这账本的事若是知道从我这泄 露出去了,姐夫和姐他们不会饶了我的。还有陆岑,他一直对我这个舅舅有意见……” “你赶紧躲起来,没有我的电话千万不要出来!!”电话里孔老吼道,速束给自己儿子通风报信。 “是,是。” 孔利珉忙不失挂了电话,想到床上的女人,他又猛地回头抓住她们的头发,呲牙恶骂道,“臭女表子!你们是不是跟阮平一伙的?是不是你们把我灌醉了?!” “啊!我们没有……” “好痛,放手啊!” 两个女人叫起来。 ‘啪!’孔利珉又一个耳光扇过去,阴狠狠地咬着牙,“还不是你们?我看你们就是跟阮平一伙的,敢暗算我,我打死你们!” 知道账目的事曝光,他将失去以往风光的一切还要躲起来时,孔利珉将所有的气都撒在了这两个女人身上,他这个人是即好色又贪财又暴力。 两个女人被他打得鼻青眼仲,抓起几件零落的衣服套上,向门口跑去。 房间里孔利珉打了那两个女人一顿后,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过去骂阮平,却不想房门外面传来了服务员的声音。 “陆先生,我们真不知道您你所说的孔先生在不在这,这里是私人包间,有客人在休息。” “陆先生,客人还在休息,您不能进去……” 孔利珉刚听到声音回过头,便见陆岑带着人一脚踢开了房间门。 看到陆岑,孔利珉吓得还没拨出电话的手机一掉,他整个人都瘫软了。 服务员见此时陆岑找到这间房来了,也不再说什么了,低着头站在一边,陆岑对带过来的两个保镖道,“其他人出去,把门关上!” “出去!” 保镖将服务员推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陆岑开了亚洲最大的安保公司,自然也不缺保镖的,将门关上后,两个保镖走到孔利珉面前,看着这个衣服还敞开着的孔利珉,问陆岑,“陆总,怎么做?” 看到陆岑,孔利珉早已经吓破了胆,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陆岑,你听我说,我也是被人坑了,我是被那个阮平坑了,是他昨天把的灌醉了……” 陆岑穿着黑色的长皮衣外套,气势阴狠吓人,他走过去就一脚猛踢在孔利珉身上,“被人坑了?” 孔利珉惨叫着,“啊!是真的……我不骗你,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先设计好的,我平时不会那么容易醉!” “被人设计好的是吧!”陆岑又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我可是你舅舅,你敢打长辈!” “舅舅是吧!还长辈是吧!”陆岑又两脚踢过去,直接将孔利珉踢到叫不出声来了,怒盯着这个舅舅,“我看你是嫌命长了!” 孔利珉被陆岑几脚招呼过来,整个人卷缩在地上脸都发白了。 他虚着声音,指着陆岑说道,“我是你舅舅,陆岑……你不能打我,你敢再动手我会报警。”陆岑进来暴打了他一顿后,拿出一根烟,保镖上来帮他点上,在打孔利珉的过程前,他额前的头发掉下来了,显得面孔阴鸷极了,“报警?报警了最先入狱的人也是你,做 假账的人也是你,我爸妈也可以说那个账是你做的。” “你们——”孔利珉指着他,瞪大眼睛,“你们想过河拆桥?” 过河拆桥?陆岑哼了一声,“如果这件事能过河拆桥,你以为,我家还会理你?你真以为这件事过河拆桥就完了?” “那你想干什么?”孔利珉瞪大眼睛害怕地看着这个大外甥。陆岑抽着烟,“由于你对账本的保护不周,现在整个陆氏家族都知道我爸妈和你一起做了章元集团的假账,我家和国原大伯家联合向主家逼权、要求重新分配股份的计划也 泡汤了,今晚陆老倒下之前,说要将我家赶出陆氏家族,你说,我该干什么?”孔利珉辩驳道,“要求主家重新分配股份的事是你爸妈的主意,我一直不同意他们这么做,我也劝过他们,只要我们私吞章元集团每季度的营业份额就行了。我只是……只 是泄露了账本,这件事不能全怪我。” 他知道,现在一定是出大事了,他姐和姐夫一家要被赶出陆氏家族了。 眼前这个外甥一定不会放过他。 “只是泄露了账本?”陆岑吐了口烟,冷着眼睛盯着这个坏事的舅舅,“你觉得如果不是你泄露了账本,我家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那你想怎样?”孔利珉吼道。 “你和我爸妈他们做假账的事,我早就知道了。”陆岑冷冷说道,“毕竟是我爸妈,他们在做什么,我一清二楚。” 而他的本事也远在他父亲陆章元之上!他能查觉这件事一点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