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5章 打死他算我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5章 打死他算我的

只是陆岑他也对眼前陆家的股份分配制不满,所以对他父母的做法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是参与了他父亲和陆国原他们一家的计划。 “当时是你爸妈提出来的!”孔利珉低吼道,“你们别想把这件事全部撇清!”“撇清?如果能撇清你以为我还会留你在这世上?”陆岑冷血地说道,夹着烟的手指,抚了下下巴,眼底一片阴鸷,“难道你如今还想让我家去承自后果?混帐东西,你竟敢 把账目的事泄露给了别人……” 他目光扫过这满地淫糜的房间,嫌恶地道,“叫你一声舅舅,你还真以为我把你这个色青狂当舅舅了?来人,给我打!打死他算我的!” 随着他一声令下,两高大威猛的保镖立即‘咔嚓咔嚓’地扣着手指关节向孔利珉逼过去。“你们干什么?我可是他的舅舅!”孔利珉往后退去,一边狼狈大叫,“我是陆章元的小舅子,你们敢动手,我姐不会放过你们的!对,陆岑他只是一时冲动,你们别听他的 ……啊!!” 保镖哪会听他废话,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踹。 陆岑冷冷地听着身后的惨叫声,没有任何表情,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孔利珉就是罪祸祸首。如果不是孔利珉将账本的事泄露了,那依他所料想的,就算他们向主家夺权的计划失败了,那顶多与主家不和,自此他们还只拥有百分之三的股份,还不至被陆老那个大 当家当着众人的面宣布驱逐他们一家! 而且那坛酒里面的毒,最大的嫌疑人是陆星溱,最终警方查不出来下毒的是别人,那向陆老下毒的事就只能是陆星溱。 后期陆老就极有可能将陆星溱家里的股份收回去,那后期他们家还可以想办法…… 本来那是计划失败他们都还有退路,就是因为孔利珉喝醉酒将那账本的事泄露给了阮平,而阮平又拿出来给了陆老。 正要想着后策的陆岑听到身上的电话响了,他拿出看了一下,他妈孔利妃打过来的。 陆岑走出房间,关上门,站在外面走廊上接通。 “陆岑,你找到你舅舅没?”电话里传来孔利妃情急的声音。 “找到了。”“你冷静一点,先别动手啊。”孔利妃长叹着,知道自己儿子估记会恨死了自己的弟弟,“现在最主要的事,是要想办法应付主家,他好歹是你舅舅,当时也怪我,我不该让 他去做账本,不该看在他是我的弟弟,就完全信了他,我不知道利珉竟然这般不靠谱……” 陆岑眼角目光扫过身后的包房,“放心,妈,我现在在跟他讲道理。” 孔利妃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既然到了这一步,那咱就要同心齐协力。” 陆岑没说话,对于自己母亲护着弟弟的做法,已经习以为常了。 “总之不能像你父亲那样冲动,刚才陆辛他,他已经……”孔利妃叹着气,显得很疲惫,很痛苦,“不过还好,还好我和你爸还有陆岑你,不然,我们真是谁也指望不上了。” 听到陆辛,陆岑皱了下眉,“陆辛怎么了?” “你爸骂了他一顿,把他赶出家了,陆辛他又在外面赌钱了,输了不少……”孔利妃说着,声音还传来两声轻轻地抽泣。 陆岑眉头皱得更深了。较之刚才,陆岑心情又沉了一分,将手中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算了,妈,现在家里的情况不太好,让陆辛先出去避避风头也好,不然就现在这个关头,也恐他会被人利 用。” 这也是以防万一。 “真的吗?”孔利妃问,“可我刚才打陆辛电话,他电话关机了,他肯定很生家里气,怪你爸骂了他,你爸也真是,欠钱嘛,我们又不是还不起……”“妈,现在不是还钱的时候,再说陆辛赌钱赌得多大你不是不知道,他不思长进一味让家里帮他还钱,长久下去不个事。”陆岑沉静地说,“这次就让他呆在外面吧,也让他 长个教训,等这次家里的风波过去后,我再亲自去找他。” 听到大儿子的话,孔利妃才平静了不少。 陆岑想到现在在身后包房里的孔利珉,“至于舅舅这边,妈你就别担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该让他做什么。” “那就好了,妈答应你,等这回风波过去后,我亲自将他从章元集团的财务总监一位上撤下来。”孔利妃叹道,“妈还是相信你的眼光,以后你说用谁就用谁吧。”陆岑没说话,孔利妃又道,“对了,你那边处理完了就赶快回来吧,刚才我跟银苏嫂子家里联系过了,他们正在想下一步计策,我们两家必须在陆老醒来之前,做出下一步 行动。” “好,我知道了。” 陆岑挂了电话后,想到s城那边,又将电话打给了s城那边的人。 他是特派了几个人留在s城那边,盯着陆白的动静。 以及,盯着老赵那个案子。 现在他派去对老赵下手的人已经被警方抓了,虽然他说过只要不吐出自己的信息,他会给予那个人家里补偿,但他能这么说,陆白那边也可能这么说…… 所以被警方抓走的那个人他不能拥有对方会闭嘴的把握了,他要在其他方面,尽量掌握有利的条件! “喂?陆白找到他两个儿子没?”陆岑问电话里的人。 “我们正想给你打电话。”听到他的声音,s城那边的人马上说,“我们派了一个人去塌方路段那边远远盯着,下午已经看到有直升机进去了了……” 陆岑瞬时皱眉。 肯定是陆白! 情况不妙! “一定是陆白的飞机,因为塌方路段这边有陆白的人。”电话里的人又问他,“现在怎办么?” “他们回帝都没?”陆岑直接问。“我们刚联系盯着浅水湾大门那边的人,说陆白的车已经回来了,如果他在车上,那一定和他两个儿子回了浅水湾。”电话里的人说,“但一时还没有他们出来的迹象,现在 s城暴雨,所有的飞机都停航了,他们也许一时半会不能回帝都。” “不用盯着蹋方路那边了。”陆岑下令道,“全部人盯着浅水湾,看陆白什么时候出门,他去哪,都随时给我电话。” “知道了。” 陆岑挂了电话后,整张面庞都笼罩在乌黑之中。 陆白找到了陆宸陆玺,那说明,他们想用陆宸陆玺威胁陆白已经不起作用了,陆白也可能会随时与陆家联系,得知陆家现在的情况。 而现在,就是不能让陆白知道,用陆宸陆玺威胁他的人,是他们。 以及,要在陆白回帝都之前和陆老醒过来之前,设法应付主家! “雨么?”他沉声哼了哼,“看来s城那一场雨下得及时。” 回到包房以后,孔利珉已经被打得半死了。 听到孔利珉在声声求饶,陆岑不为所动,想到陆白已经找到了两个儿子而且现在都已经跟陆家取得了联系,陆岑面色再次黑下来,“继续打!” 两个保镖原来还顾虑着这个人是陆岑的舅舅,留了几分力,听到他的命令,于是两个保镖拿出了指虎,指虎即是套在五指上,在格斗中,会对手造成更大伤害的武器。 孔利珉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被打得快昏迷的他似乎一瞬间都清醒了,“不,别打了,陆岑……看在我是你舅舅的份上,你说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真的,我都做!” 陆岑摆了一下手。 两个保镖马上收了手。陆岑阴着脸走过去,看着这个狼狈的舅舅,“哼,舅舅这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立场么?”

下一篇   第1826章 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