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来刺杀的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8章 来刺杀的人!

几分钟后,孔利珉换上了这个医生的衣服,白大褂,甚至眼镜,和戴上一个口罩,打开门的时候,从里面上了反锁,最后锁上这医生的门,出去了。 医院六楼,陆老病房前。 看见一个半低着头的医生走过来,保镖立即拦住,“什么事?” “我来给……陆老,测体温。”孔利珉一边从白大褂口袋摸出一个手写的档案板,因为戴着口罩,他的声音被模糊了不少。 保镖怀疑地看着他,从事保镖这一行,在观察细节方面自然有受过训练。 就见眼前这个医生目光闪烁,不敢与他们对视,脸上不停是在冒着汗,像在紧张什么,害怕什么,特别是他眼镜之下的角度,还有一块淤青。 “我过来例行检查。”孔利珉又说。 两个保镖看着他,而后,伸出挡在孔利珉面前的手,缓缓放了下去。 孔利珉低着头,打开门,进去。 两个保镖打了一个眼色,打电话给金管家。 陆老还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目,戴着氧气罩。 孔利珉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折叠刀,弹出刀刃,刀刃泛着寒光,他眼神发狠,他也一样害怕,毕竟杀人的事他还是生平第一次干。 而且还是陆家的大当家,平时,他们这些人对陆老无比畏忌,甚至没有人敢在这陆老面前大声说话。 但一想到陆章元家将会分给他的钱,他便又定了定心。 只要,只要神不知鬼不觉杀了这个陆老,再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就没有人知道是他干的。 想到外面的保镖,他走过去,掀开陆老身上的被子,打算将刀子插进陆老身体里再将被子盖上,这样外面的人一时半会便不会发现陆老死了,因为现在陆老没有连电图,血也会流在被子里面。 “别怪我,怪就要怪你活得太长了,陆家的财产谁都想要。”就这么恶狠狠地说着,孔利珉拿着折叠刀向陆老靠过去。 不想他的刀子还没刺到陆老,身后一只强有力的臂膀突然勒住了他的脖子! “想杀陆老,看来是你嫌活得太长了!” 孔利珉瞪大眼睛。 心跳一下变速,没有想到这病房里还有人。 难道是刚才藏在门背后?他没看到! 他气力大不过这只手臂,便直接将手里的刀向后面的人刺去。 身后的人再次抓住了他拿折叠刀的手腕,“进来,抓住这个人了!” 外面的两保镖立即冲进来,三个人一起将孔利珉死死地按在地上了,孔利珉大骂道,“放开……他妈的……给老子放开!” 金管家从外面进来,看着地上这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哼了哼,“少夫人说担心有人会对陆老不利,我还不相信,看来果然还是有人敢来送死!” 金管家走过去,扯下孔利珉的口罩,冷冷地盯着孔利珉咬牙切齿的嘴脸,“哦,这不是章元集团的财务总监,孔总监么?怎么?想来杀陆老?” 身份被识破,跑不掉了! 但想到杀人未遂还不至于是死刑,孔利珉咬了咬牙笑,“是,因为你们知道了我做假账的事,只要陆老死……” “啪!”金管家一掌甩在他脸上,直接又将他嘴角打出了血,“你算什么,敢诅咒陆老?告诉你,不论是你,还是三爷三夫人,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来人,把他抓起来!” “是我做的,与我姐姐姐夫无关!”孔利珉大叫着。 让人将这个意图对陆老不利的人抓住后,金管家打了一个电话回陆家,“华管家,陆家你这几天多看着点,我恐怕这几天都还要呆在医院。还有堂系亲属的人,务必小心他们,刚才章元集团的财务总监孔利珉企图杀陆老,这些疯子现在什么都做得出来。” “看住那个人,先别交给警察。”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金管家眼睛瞬间撑大,“大少爷?” 帝都的温度,到了后半夜又陡然降了十度,从初冬一下变寒冬! 第二次安夏儿睡得正熟,外面的敲门声一响,她便睁开了眼睛。 “少夫人,请问您起来了么?”敲门的是金管家。 安夏儿从一个喜欢眷恋被窝的少夫人,变成了一秒从冬天被子里翻坐直起来的女人,因为是算在医院,没怎么脱衣服,她起来后直接披上外套便过去开门。 金管家和蓝梅站在门外。 安夏儿张口便道,“是不是爷爷他……” “不,陆老还没醒。”金管家说,“医院这边我看着,少夫人你先和蓝梅夫人先去公司吧。” “公司?”安夏儿有点懵。 蓝梅说道,“少夫人,你忘了?在陆老的寿宴第二天,陆氏将会召开股东会议,现在陆老中毒在医院,当然是由你替他出席了。 ” “对了,还有这事。”安夏儿恍然,“现在几点了。” “9点。” “啊!”还没有刷牙洗脸什么都还没准备的安夏儿叫起来,“你们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呢,我现在都还没洗漱。” “少夫人,是我主张迟一点叫你,你昨晚很晚睡。”金管家说着,拿出一副洗漱用品,“这是我早上刚买的一次性洗漱用品,你快去洗吧。” 至于昨晚孔利珉出现在医院想杀陆老的事,金管家一时没有告诉安夏儿,因为不想让她分心,她现在必须应付今天上午的股东会议。 安夏儿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业,又整了整头发,至于换衣服换妆,那就没有时间和功夫了,好在她胜在皮肤白,没什么瑕疵,上车手,从包包里拿出平时随时会携带的一只淡色的口红,随意被了点唇色,便是精致美丽了。 蓝梅在旁边跟她说,“少夫人,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陆老中毒入院的事情,昨晚已经走漏了消息,今天早上网络上到处都是陆家的新闻。” “这么快?”安夏儿皱了皱眉,“难道是警方那边公布了?” “不太可能,没有陆家的同意,警方不会随意公布。”蓝梅又微微眯眼,“而且让我在意的是,网络上那些新闻,没有一个是对郎业集团或章元集团不利的。” 安夏儿顿了一下,放下口红,“是二叔和三叔他们做的么?” “极有可能。”蓝梅道,“而另一个消息是,朗业集团和章元集团的股市从昨晚新闻爆出后便始始大涨。” “他们放出爷爷中毒的消息,是想让外界人知道,如今陆氏最有权的是他们了?”安夏儿冷笑一声,“所以就将股市给炒起来了?是为了今天上午这个股东会议在准备吧!” 这么看来,陆国原和陆章原他们应该还没有死心,看到陆爷爷住院后,还在做挣扎! “如果只是这样,都还好……”蓝梅目光深沉地看着手机上朗业集团从昨晚开始突涨的股市。 工作的时候,她总是一身职业套装,淡蓝色衬衫,盘着头发,戴着眼睛,一副精英女律师的干练形象! “嫂子怀疑什么?”安夏儿问她。 “难说……”蓝梅说道,“但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话,那我实在想不通二爷他们这做的原因是什么,三爷家是要破釜沉舟了,做出什么都不奇怪,但是二他们这么做,实在多此一举了。” 在蓝梅看来,陆国原他昨晚夺取董事长一位失败后,顶多与主家的关系不和了,但陆老也不至于会将他们赶出陆家或收回他们股份之类的事,他们实在没有必要再做更麻烦的。 他们到底还想再做什么?

上一篇   第1827章 纡尊降贵

下一篇   第1829章 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