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9章 会议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29章 会议

旁边,安夏儿打开手机网页,果然,网络上对陆家的评论铺天盖地: …… 看着网络上的声音,安夏儿直叹气,“果然,新闻到处都是了,这下好了……谁都知道陆家内部不和了。” “少夫人,先别理会媒体,媒体方面事后做下公关就行。”蓝梅理智地说道,“现在还是准备一下等会的股东会议吧,朗业集团和章元集团的股市大涨了,而相对的,由于陆老住院,陆氏财团的股市却下降了一点,估记等会股东会议上会有点麻烦。” 而陆氏财团的股市没有下降太多,是因为既使陆老住院了,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陆家主家也还有陆白。安夏儿明白大多股民的想法。 但陆老现在没醒,陆白又没回来,陆国原陆章原又还在想什么计谋的话,微有不慎,情况还是会变化的。 安夏儿想到这,蹙了蹙眉,“确实会有麻烦,以二叔三叔他们两家昨晚表现出的阴险,等会股东会议上,他们极有可能不承认我能代替爷爷执行一些事……” “那少夫人你一定不能退让了。”蓝梅说道,“现在我妈涉及下毒,被警方看管着,不能来会议上。陆庸是法官,不能参与家族生意上的事,我也只能以律师的身份陪你出席,等下无论二爷和三爷他们发什么难,少夫人你都必须有计策应付。” 安夏儿沉下眉头,“放心吧,爷爷将重任交给了我,我总不能让他失望。” 一路上,安夏儿都在想着预测着等会会议上将会出现的状况,以及她该怎么应对。 但无论怎么想,陆老未醒,陆星溱不能出席,而陆白没有回来还打不通他的电话,这情况都有点危险。 安夏儿拿起手机看了看,想起昨晚魏管家的话,照管家的话来说,陆白已经找到了小宸小玺,那应该可以跟她通电话了啊? 为什么没打给她? 安夏儿翻出通话记录,看着陆白的号码想拨过去,但又不想听到依然是秦特助接的。 在她犹豫之际,陆白的电话却突然直接打了过来,来电突然响起,吓了安夏儿一跳! 安夏儿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也许是秦特助打来的。 “喂?”她凛住声息。 “你现在在哪。”电话里直接传来了陆白的声音。 安夏儿心脏又陡然跳得没有节奏,她大大吸了几口气,苦笑道,“你总算是打电话给我了。” “这么想我么?”陆白倒是平静,完全不像安夏儿他们这般紧张,“怎么了,你现在没出什么事吧?” “我肯定没事啊,是爷爷!”安夏儿有些着急道,“昨晚爷爷被人下毒了,住院了,现在都没醒。” “我听说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让你应付几天,顶不住了?”陆白笑说。 “你还有心情笑?”安夏儿感到不可思议,“我真没跟你说笑啊,爷爷的情况真的很危险,昨晚寿宴上发生了很多事,等会陆氏还有股东会议,二叔和三叔他们可能还会无顾放矢,你还是先回来吧,这边情况有点乱,我处处担心……” “你听我说。”对于安夏儿的忙乱解说情况,陆白只是告诉她,“等下会议上若是出现了你说的情况,就按我说的做……” 蓝梅在旁边听到安夏儿接到陆白的电话,吃惊之外也充满期待,这种情况下,陆白若是能及时回来,那是再好不过。 因为主家的继承人一回来,陆国原陆章原他们就是再怎么计算都没用了! 一般继承法规定,当家族企业领导者出事或失去意识时,一般公司或家族都是由继承人说了算。 “少夫人,大少爷说他回来了么?”蓝梅赶紧问。 正在想事的安夏儿回过神,而后摇了摇头,“他没说。” “这……” 安夏儿垂下目光,刚才陆白只是说了如果会议上遇到最差的情况告诉她该怎么做,但她完全不明白陆白那样说的原因。 因为,陆老还没醒呢。 陆白身边,若要说除了她和秦特助他们,最了解陆白想法的人,大概是魏管家了。 安夏儿想起魏管家,又问,“对了,出发前怎么没看到魏管家?” “魏管家?我来到医院时也没看到。”蓝梅说,“我以为是少夫人你让他做什么事去了。” 安夏儿摇了摇头,“先不管了,先去公司开会吧。” 当天上午的股东会议是9点召开的。 会议上除了安夏儿和陆国原陆章原他们之外,还有陆氏三大体系的持股高管。 如安夏儿所料,陆国原和陆章原两家果然不同意安夏儿完全使用陆老的权利,陆国原说道,“少夫人,我还是昨晚的说法,希望陆氏的董事长一位由我胜任。当然,据目前的情况看,陆老住院,陆白未回,陆氏总得有个说话人,而这个人没有人比我合适。” “那我呢?”安夏儿微笑着,不得不搬出陆老的话,“你们应该清楚,爷爷已经交代过了,这一阵子由我暂代他的工作。” “是,少夫人,陆老是这么说过。”陆国原又说道,“但陆老没有说过,让你暂代他的岗位吧?既如此,以后你还是可以暂代陆老来陆氏集团,公司内部文件你也可以看,但这个董事长一位,你还不能坐,目前只有我有这个资历!” 安夏儿目光扫过这诺大的大会议室,看着坐在长方会桌两边的股东们,“我若是不赞同二叔你的说法呢?” “少夫人,这会由不得你赞不赞同,因为股东会议,一向以持股人的手上的股份多少计算。”陆国原说道,“目前赞同我的股份较多。” “怎么个多法?”安夏儿反问他,“二叔你家只有百分之十,三叔家里只有三分之三,就算现在还有几个持股高层拥护你。但爷爷一人手上的股分就有百分之二十五,我可以代表爷爷,反对你坐董事长之位。” “少夫人,你不能代替陆老使用他手上的股份权。”陆国原又说,“因为我们不承认,除非陆老他亲自来。” “对,少夫人,坐在这里的人每一个手上都有股份。”陆章原哼了一声,“我还想问,少夫人你手中并没有陆家的股份,你是以何身份坐在这?” 知道陆家主家要将他们赶出陆家,陆章原已经不理会脸皮的厚度了。 据理力争! 强辞夺理! 陆岑也说道,“少夫人,你可以看看,我弟弟陆辛和妹妹陆苿有没有来?我爸手上的股份虽然不多,但也分了一部分给我,所以我才有理由坐在这。” “看来二叔三叔你们很喜欢听人把话说两遍。”安夏儿微笑着,声音却很冷,“无防,那就再听清楚吧?我是代爷爷来这个股东会议,看看你们还想折腾什么!” 她话一落,整个会议上安安静静,而昨晚去了陆家的持股高管家都在接耳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