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将计就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0章 将计就计!

陆氏财团的张经理突然站了起来,“少夫人,我们赞成你的意见,不同意陆二爷坐上董事长一位,董事长一位只能由陆家主家的人胜任。再者陆老既然交代过了由少夫人你代替他来公司,那应该就包含了你可以执行陆老的权利,包括使用他手上的股份权。陆二爷和陆三爷的话纯属无稽之谈!” “我们赞成少夫人!” 其他一些持股高管都在说。 “张经理,这也只是你们的看法。”陆国原又反驳,“但我可没有听到陆老说少夫人可以执行他所有的权利,我也可以反对这一点。” “还有。”他又说道,“股会议上的选举投票,向来得由本人亲自前来,所以陆佑天的票不算数,陆白手上的数也不算数了,陆老如今住院也不作数。而陆星溱因为涉嫌下毒被警方看管着,她没来她那票也不作数。” 遂又看向站在安夏儿后面的蓝梅,“而其他人也不能代她。” 蓝梅冷着脸。 “所以少夫人你看看吧!”陆章原冷哼了一声,“我们两人手中的股份有百分之十三,少夫人你上有多少?没有吧?就张经理那些支持你的持股高管,但他们手上那些股份全部加上,又怎敌得了我们?” “那少夫人你的反对就没有用,董事长一位,还是我。”陆国原说道。 “同时,我再次提出要求。”陆章元又狂妄出声,“我要求收回信托基金会的股份,重新分配!” 会议上持股高管们的声音又起来了。 很明显,都在担心陆家主家的地位,因为陆老一倒下,陆国原陆章原又猖狂起来了,都在担心安夏儿会镇不住这个场面,毕竟陆国原陆章原都算是长辈,而且手中有股份,但安夏儿手中并没有陆氏的股份。 看着少夫人冰冷的脸色,陆章原搭起腿来,还抖了两下笑道,“少夫人,如今你的反对无效,怨就要怨陆老为什么没有将陆氏的股份分给你,或者陆白为什么没有公证将他的财产给你一半……” “三叔。”安夏儿打断了他的话,“若说我不能使用爷爷手中的股份权,那你和陆岑堂哥又有什么权利坐在这。昨晚爷爷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你们已经被赶出陆家了,手中那百分之三也该交出来,如今还来股东会议做什么?” “少夫人,话不是你这么说!”陆章原马上就怒了,“说要将我一家赶出陆氏家族,那是陆老的话,但昨晚大家也看到了,陆老还没正式下决定,他就因为一碗酒倒下了,那表示他正式的决定还没有落下,那我一家还是陆氏家族的人,当然有权利坐在这。” “少夫人说得对!” “陆三爷你们已经被赶出陆氏家族了!” “你们手上的票也不作数!” 张经理有一些持股高管又气愤起来,他们拥戴陆老,自然也要拥护安夏儿 ! 安夏儿心想,果然这个无耻的三叔会狡辨! 最后安夏儿看着他们道,“那这些也是你们的说法,说爷爷还没有正式下赶三叔你一家离开陆氏家族也好,说我只能代替爷爷工作却无权执行他的权利也罢!这些都是二叔三叔你们的说法!那爷爷也没有说,我不可以执行他的权利吧?那我认为我有权执行他的权利,现在我就要以爷爷的立场,反对三叔你们坐在股东会议上,也反对二叔你坐上董事长一位!” “那少夫人就是要狡辨了么?”陆国原沉着脸。 “你们别贼喊贼!”安夏儿冷冷地盯着他们,“二叔,昨晚爷爷已经说得很清楚,董事长一位轮不到你们堂亲,况且还有陆白在,也许过两天他就回来了,至于眼前,我可以代爷爷来陆氏工作。而三叔,章元集团做假账虚报每个季度市场份额的事,主家还没跟你们算账呢!你们还想来继续分股份?痴心妄想!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得逞!” “少夫人,账本的事其实与我爸妈没多大关系。”陆岑说道,“做假账的其实一直是我舅舅孔利珉,我爸妈只是受他教唆。” “现在想要找替死鬼?”安夏儿笑,看着这个堂哥,“迟了,昨晚爷爷寿宴上的情况大家看得清楚也听得明白,三婶亲口说了那账本是你们的,并且她脸上的紧张,也说明了她的话绝非虚言。现在你们想把责任推到另一个人身上么?有谁会信!” “少夫人,不管你和主家信不信,但那是事实。”陆岑又说道,“昨晚我妈没有说出那件事,只是想维护我舅舅,如今面对主家的误会,我家不能独自承担了那些罪名。” 陆岑又道,“以示我家的公道,我今天已经报警了,警方已经去找我舅舅了,我爸妈只是受他教唆,现在也承认并主动承认了真正作假账的人。无论警方要怎么算连带责任,我爸妈都认!” “所以少夫人,在警方算我和利妃的连带责任之前,我和国原的要求,你们该答应的还是得答应。”陆章原哼道。 安夏儿心想,这个叫陆岑的堂哥果然阴险,做假账的事他都几乎能翻盘…… “陆岑堂哥,你们说那账本只是你舅舅做的,真是如此?”安夏儿轻笑,环起手,“但我不信,所以那就等警方抓到你舅舅之后查清楚吧。而且你们也说了,爷爷现在也没有醒来,那就等爷爷醒后再作决定吧,看是收回你们手中的股份呢,还是再给你们重新分股份!” 知道他们赖着不离开陆家了,安夏儿便将计就计,将他们要求分股份一事也拖到陆老醒来再说。 陆章原脸色果然看着就变了。 “少夫人,这是两码事。”陆岑声明。 “不,这就是一码事。”安夏儿道,“按你们的说法,我只能代替爷爷做一些工作而无权执行他手中的权利的话,那无论是将三叔你们家赶出陆氏家族还是重新分股的事,我也无权决定,不是么?所以这一切还是得等爷爷他醒来,不是么?” 陆章原咬着牙,一脸愤怒,他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夫人居然直接用他们给出的理由把他们给反驳回去了! “少夫人说得对,既然三爷你们坚持少夫人无法执行陆老手中的权利,那一切就等陆老醒来再说。”蓝梅趁机再次强调这个问题。 其他持股高管原以为安夏儿无法敌对陆国原和陆章元父子的,安夏儿这个反驳论一出,大家震惊之外,亦开始佩服安夏儿了! 看向安夏儿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到底是主家的少夫人啊! 其中张经理说道,“那二爷三爷,说少夫人不能执行陆老权利的也是你们,那你们就没必要再提出什么要求了,什么要求也得等到陆老醒来再说。” “我们不同意!”见陆章元父子提的意见没用了,银苏马上急红了眼,说话了,虽然带着笑,但她现在的笑可没有之前对着安夏儿那般‘热情友好了’,“少夫人,你是不能执行陆老手中的权利,但选择新董事长不是陆老一个人的权利,这可是以股东会议上大家投票决定的,如今赞成国原的股份比较多吧?” “况且现在陆老未醒,陆氏这么庞大的企业,怎可一日没有掌管者?”陆国原也怒道,对安夏儿和其他持股高管说道,“就算你们不同意章元的要求,但重新选董事长一事,怎么也拖不得!” “二叔,请问董事长如何选举?”安夏儿反问道,“所有人皆知,陆氏董事长一位只能由主家的人胜任,难不成由你们自己选,你们说谁当就谁当?不觉得太荒谬么?”

上一篇   第1829章 会议

下一篇   第1831章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