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1章 醒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1章 醒了?

“但现在是特殊情况!”陆国原也怒道。 “特殊情况也轮不到你们,现在我代替爷爷工作,再说了主家还有陆白呢,除了陆白,还有陆宸陆玺。”安夏儿冷笑道,“你们别费心思了,董事长一位轮不到你们!” “陆白和他父亲未归,他们根本不在乎陆氏,陆氏不能交付给他们这种人!”陆国原蹭地站了起来,大声喝斥道,“至于陆宸陆玺,难道你们将要陆氏交给几岁的小儿么?” “且不论陆白马上就会赶回来。”安夏儿也站了起来,“就算他不继承陆氏,那就是由陆宸陆玺他们继承,而其他人辅助,那也轮不到二叔你!” “少夫人,你说这话是不是太自私了?”银苏力争道,“我们家只是为了陆氏着想,并非要永久性夺得这董事长之位,以后还是会还给主家,但少夫人你们却想将整个陆氏的未来推到靠不住的人身上?” 陆岑也说道,“我再问少夫人,你说这一切等陆老醒来再说,当然我不是在说希望陆老不好的话,假如,假如陆老醒不过来了,怎么办?” “陆岑,你放肆!”蓝梅怒道。 陆岑也站了起来,不将蓝梅放眼里,“那是不是陆氏就一直都都没有掌管者了?” 安夏儿咬着牙,果然,这两家人……是不顾一切,想要趁爷爷醒来之前继续夺权了! 张经理和其他持股高管继续说道: “如果是那样,那我们等主家的大少爷陆白回来,他若不回来,我们去s城请他!” “再不行,我们可以辅助少夫人!” “但这董事长之位,也决不能让陆家堂系亲属胜任!” 只要陆家主家有掌管陆氏的大权,才会重视他们这些持股高管,如果掌管者这二爷或三爷,那以后巩怕他们就要等着下岗或渐渐去职权了,因为都被会银家或恐家的人渐渐替换! 陆章原威喝道,“你们只是一些持股高管,陆家内部的事你们无权干涉!” “这是股东会议,我们都是股份,二爷你凭什么说我们无权干涉?”张经理说道,“再说这不只是陆家内部的事,这事关整个陆氏!” “对!董事长之位不能落到陆家主家外的人手上!” “昨晚陆老也将三爷你们家赶出了陆氏家族,按理你们才是无权参加股东会议!” “昨晚陆老说喝完那完酒,他再下决定,可惜喝完那碗酒他倒下了!”陆章元笑道,“所以现在我们家依然可以坐在这股东会议上!” “三叔,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在辛灾乐祸?”安夏儿冷道,“现在警方还在查爷爷中毒的事,听到爷爷倒下了你那么高兴,那三叔你们是不是也涉嫌向爷爷下毒呢?” 陆章元脸色顿变,“少夫人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啊!不然我告你!” “告我?”安夏儿知,“所谓做贼心虚,我看三叔你们敢不敢告诉我——” “少夫人你在说谁是贼?你想暗示什么?” 安夏儿目光扫过陆国原夫妻和陆章元父亲,“我在说谁,你们清楚,我想指什么你们也清楚,今天我就代表主家给你们一个话,董事长一位不可能由堂系亲属胜任,而三叔你们再次要求重新分配股份的事也免谈,等爷爷醒过来,你们就准备离开陆氏家族吧!” 这时陆岑沉着脸说道,“少夫人,你又有什么权利给我们这个话,董事长不在,那么股东会议只能持股人的意见决定……” 在这个会议水深火热之时,董事长办公事的杨秘书进来了,“少夫人,陆老醒了!” 陆章原和陆国原两家一惊,脸上皆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而支持陆家主家的持股高管们听到这,突然都欢呼起来! “陆老醒来了?太好了!” “就说他老人家不会那么容易出事!” “现在好了,一切陆老都可以作决定了……” 甚至有些高管还抹了抹眼角的泪。 而陆章原眼睛不经意看了一眼陆岑,“陆老这么快就醒了,不,不可能……”昨晚他从妻子孔利妃那里得知啊,陆老的毒是陆岑下的。 那么陆老怎么可能那么快就醒了? 陆岑目光也闪轹了一下,眼底带着一丝的慌张,不,这不在他的计划之内,陆老年老了,那毒药喝下去就算立即洗胃,也不可能醒来那么快! 银苏握了握陆国原的手臂,低声说,“国原,怎么办……” 安夏儿看到他们立即就变了的脸色,“二叔三叔,现在好了,咱们都别争论了,既然爷爷醒了,那我们就过去探望爷爷吧?一切由他说了算!” 安夏儿起身便出去了,其他支持陆家主家的持股高管们也赶紧跟出去了。 蓝梅看着站着不动的陆国原和陆章原他们,“二爷三爷,你们还等什么呢?一起过去听听陆老的决定吧!” 陆国原沉着一口气,最后也与银苏出去了。 诺大的会议室,一下只剩下陆章原父子俩了,与陆国原他们不一样,陆章原他们家里的情况危急一点,为了不被赶出陆家以及重新分股份的事,他们父子暗底下已经做了不少事…… 其他人都一出去,陆章原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坏了坏了,陆老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我们本来还打算在陆老醒来之前先让国原大哥拿下董事长一位,再由国原大哥拿回信托基金的股份重新分配,现在好了,国原大哥没把董事长一位拿下来,陆老就醒了,咱们一家就要被赶出家族了。” 旁边陆岑拧着眉,“不可能,陆老不可能会醒这么快,而且这么及时。” “可问题是他就是醒了!”陆章原急道,指着会议室门口,“没听到刚才杨秘书的话话?如果不是,他会乱说么?现在国原大哥有其他持股高管已经跟出去看情况了,倒好,一个人也没留下,这说明他们已经知道咱家要被赶出陆氏家族,都以为我们要玩完了!不敢站我们这边了!” 因为刚才的持股高管中,其实也还有几个人是站在陆章原和陆国原他们这一边的,可听到陆老醒了,他们立即调转方向要去看陆老了。 急了一会,陆章原确定会议室门口没人,才几步冲到陆岑面前指着他低吼道,“你现在跟我说,你妈说的是不是真的?陆老的毒是你下的?” 陆岑心思缜密,看了一眼这会议室,没有回答,哼了声走出了会议室。 安夏儿和其他人已经上车走了,前往陆安医院了,公司大门口只停着陆岑的车,车外站着两个保镖。 陆岑走到车前,对于后面父亲陆原章的话,他停下脚步说道,“是我又怎样?” “真是你?”陆章原瞪大眼睛,见陆岑不反驳,他更心惊肉跳,“我说你要做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这要被人查出来,可就真要完了!” “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以前的事我不管。”陆岑看了眼这个父亲,“但在我这一代,我们确实为家族公司效力最多,但在股份上却是最不公平的。” “你说,你怎么下毒的?”陆章原怎么都想不通,“那晚我们一家明明是一起去皇城庄给陆老贺寿的,你应该没机会接触到星溱送给陆老的酒……” 因为酒被陆星溱送给陆老以后,就被华管家他们保管了,别人怎么有机会接触。 “哼。”陆岑冷道,“不是去皇城庄之后,而是在溱姑妈将那坛酒送出去之前!” 说完他便上车了! 身后陆章原一怔,那坛酒送出去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