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你陆白是个有妇之夫!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章 你陆白是个有妇之夫!

第183章 你陆白是个有妇之夫! “……”安夏儿一怔,慕斯城也受邀了? 以她前几天和慕斯城发生的那些事,陆白竟然会请他? 柳小姐似乎看出了她的吃惊,“虽然安夏儿你跟陆白可能关系比较‘亲切’,但慕氏身为国内一个商界巨头,并且上回慕氏的发布会也邀请了陆白,这一次帝晟集团会邀请慕斯城也很正常。” 安夏儿握了握手,是了…… 碍于商业界的来往,帝晟集集怎么着也会邀请慕氏的人出席,而代表慕氏出席的男人自然是慕氏的太子爷。 “是么。”安夏儿尽量脸不变色地抿了口酒,“他来就来吧,不关我的事。” “看来安夏儿你跟慕太子确实闹了个很不愉快呢。” 但显然,奉诚安夏儿的人大多数,但言语尖酸的也有少数。 二人刚说着话,旁边传来另一些声音: “看,那不是安夏儿么?” “可不是,肯定是她自己跑来帝晟的发布会吧,不然陆白现在怎会不理她?” “也是,估记是有人仗着她跟陆白的那些传闻,就觉得有身份出入帝晟集团商业会吧。”一个女人的话越来越难听起来,“呵呵,这可不是谁都能跟陆白出现在在媒体面前的,上回估记也就是她走运了。” 又有人道,“对,听说陆白是gay,也许陆白只是利用她来挡外界的绯闻,想保护他真正的男朋友呢…” …… 这些声音清晰地传入安夏儿的耳中。 虽然她以前的负面形象有所改善,但陆白的爱慕者太多,而她现在则成了那些女人的眼中钉。 平时遇不到,一出现在名流圈或公共场合,这些妒忌的声音四方八面地传过来。 安夏儿咬了咬牙,还陆白的男朋友……靠, 这些女人眼瞎吧?陆白他哪像gay,连根头发都不像! 她以前也是瞎了。 柳小姐在旁边圆场,“你别在意,一群女人说另一个女人的坏话,大多是因为嫉妒。” 安夏儿抿着唇—— 所以呢? 陆白叫她过来,就是让她来听听别的女人是如何地评价她?好让她明白嫁给他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份? ‘吱吱……’ 空气中传来安夏儿的咬牙声。 旁边柳小姐见另一边有人叫她,便对安夏儿道,“那安夏儿小姐,我告辞一下。” 安夏儿刚想一个人清静一会,便点了点头。 她刚想着要不要干脆离开了算了,此时,只见前方,一些老总陆续带着自己的千金跟陆白介绍,大有一股想把自己女儿送到陆白床上的驾势。 安夏儿又开始磨牙的时候,身后飘来一个男人声音,“哎,陆白就是受欢迎,看那些的董事长只恨不得把自己女儿往到他床上了,岂不知陆白已婚,把他们老婆送上也是白搭。” “可不是。”又一个男人笑着,“要我看,陆白老婆不知好看多少倍……” 这些人几乎是故意在安夏儿身后说。 …… 安夏儿僵硬地回头。 只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士正站在他身后,带着微妙的笑意,裴欧正在其中,刚第一个说话的人就是他。 安夏儿眸子慢慢放大,她认得这些人,不就是在她和陆白婚礼上出现过的一些人么? ——陆白的朋友。 “安夏儿小姐?”裴欧笑得欠揍,“怎么不过去跟陆白说话呢,等下你老公被人抢走了就别哭哦!” “确实。”另一个安夏儿上回在高尔夫球场上见过的男人抽着烟,“陆总太抢手了,陆少夫人你可得长个心眼,有时结婚了不代表一切。” 又一个男人道,“不,比起这些,我想知道陆少夫人你和陆总婚后的生活如何?‘幸’福么?我一向认为年龄差距大太,生活上可能某些方面就配合不好了……” 安夏儿脸颊滚烫通红。 裴欧有趣地看着安夏儿的脸色变化,对其几个人道,“你们说话都收敛一点,陆少夫人脸皮薄得很,陆总知道你们随意跟他老婆说话……诶诶?安夏儿小姐?你去哪?” 安夏儿将酒杯放在一边便往宴厅大门走去,后面几个男士挂着丝笑意看着安夏儿—— 在陆白的这些朋友眼中,陆白的那个小妻子自然非常有趣: “说一下就脸红,太可爱。” “确实,怪不得陆总会喜欢,太纯情了……” 安夏儿走到宴厅大门口,陆白特地安插在那的两个保镖马上上来,“请问安小姐想去哪?” “回去!”安夏儿瞪着他们,不想呆下去了,“我觉得这里没我的事了,而且觉得无聊,我已经来了帝晟的发布会,陆白他该满意了。” “这不行。”保镖马上道,“陆总特别交待过你不能中途离开。” 靠! 真特么是神啊! 连她会中途离开都算到了,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还有什么? 安夏儿扫了一眼陆白那边,他依然跟那些海外的商业大腕谈着话,以及绅士地微笑回应着那些眼睛泛着媚光的女人,看都没看她安夏儿一眼。 安夏儿忍着想要咆哮的心情,“我如果一定要走呢?” 两个保镖对看了一眼。 几分钟后。 安夏儿被强制地带到了宴厅的另一边,陆白离开那些商界人士,走了过来,“怎么了?” 安夏儿甩开这两个保镖的挟制,“放开我——” “陆总,安小姐说她要走。”保镖道。 陆白看着安夏儿,没说话。 他脸庞完美高贵,一身昂贵考究的西装和领带,禁欲淡漠的神情让他整个人看着都像是另一社会阶层的人物,看她安夏儿也许就像看蝼蚁—— 不,肯定是在看蝼蚁,因为他都没生气,因为蝼蚁不值得让他生气! 安夏儿赌气地想道。 “你要去哪里?”陆白眼里没有多少情绪地看着她,但语气也不冷。 安夏儿仰起脸,“我回去,不行?” “你不想来我在的地方?” 安夏儿瞪大睛看着他。 他是什么思维? 她要回去,就等于她不想看到他?——虽然她是不想看到他跟那些向他谄媚的女人说话,以及听到了宴厅一些流言蜚语让她不太自在。 而且他那些朋友说的话,根本没考虑到她薄薄的面子嘛……她要回去,什么发布会,全是衣冠禽兽! “随你怎么想。”安夏儿迎着他的目光道,“反正我已经过来一趟了,既然没我的事,我想我也没必要再继续呆下去。我怕被那些女人的口水吞没。” “如果慕斯城在的话,你就愿意留下来,是么?”陆白看着她,往另一边看去,“他来了,你是不是高兴了?” 安夏儿正感觉一头雾水,回过头—— 见发布会场的金色门口,那个邪魅的男人果然出现了,正在媒体的镜头猛烈地拍着照。 挽在他手臂上的人是安琪儿? 安夏儿更想走了! 看到那两个人来了,她简直觉得这里的空气都变了—— “他过来是他的事,与我无关。”安夏儿转身。 “你想回九龙豪墅?安夏儿,你信不信我一句话,魏管家他们门都不会让你。”身后陆白喝了一口酒冷道,他似乎就是不想让这个女人走。 安夏儿脚立即一顿。 她回过头,“……请问,你这是在赶我走么?想把我从九龙豪墅赶出去?” “只是给你的一个警告。”陆白道,“虽然我是答应过你,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把你赶出去,但你若是自己出去了,想再回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陆白!你这个卑鄙的男人!”安夏儿马上冲上去,看到周围望过来的目光,她又赶紧压低声音,“你这是在偷换概念,你答应过我的事,你不能反悔。”她想要有一个家,一个她可能随时回去的避风港,尽管她和陆白吵架了。 陆白侧对着她,浅浅地喝了一口酒,酒的颜色与他的眸色相映成辉。 对于安夏儿的话,他只是淡薄一笑,“小孩子才讲光明与卑鄙,大人只看利弊与结果。” 两句话,将他的铁腕独断彰显得淋漓尽致! 如果不是考虑这是公共场合,安夏儿几乎要跟他当场吵起来。 她看了眼旁边那些看过来的贵宾,青白着脸咬牙道,“那你想要怎样?你到底让我来这个发布上会做什么?” 陆白一笑,“你说呢?” 安夏儿怒火中烧。 “我告诉你陆白。”安夏儿指着他,“你不让我走,就不怕我在这里公布我们结婚了的消息么,我让刚才那些跟你说话的女人,以及所有人都知道你陆白现在是个有妇之夫!” 对于她这个幼稚的威胁,陆白只是缓缓扬起唇角,是最诱人的弧度。 “你说出去……”他靠近过来,在她耳边道,“只会对你不利,那些女人绝对会因为嫉妒你而恨你。” 安夏儿后退一步,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陆白,“你……” 原来这个男人一直都知道他有多受女人欢迎。 他不过是不当一回事罢了! 他似乎就是想气一下安夏儿,看着她瞪大眼睛的表情,陆白继续暧昧邪恶地低语着,“只要我一个微笑,刚才那些名媛今晚会没有任何条件地跟我走,你跟我结婚的事说出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敢?” 安夏儿气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蹦出一句话,“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