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2章 陆白的陷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2章 陆白的陷井!

记得昨晚他们去皇城庄之前,陆岑曾经去找过星溱,难道是? 意识到这个问题,陆章原背后拨凉,这警方若真是查出了是陆岑干的,恐怕这回谁也救不了他们家了。事到如今,陆章原只希望警方查不出来。 而此时去往陆安医院的路上,安夏儿所在的车上。 蓝梅回头看了看后面跟来的几辆车,陆国原他们的车紧随他们其后,还有几辆公司的车,持股高层们也都来了。 “少夫人,陆老真的醒了吗?”蓝梅有点担心地问道,“怎么今天早上我们离开医院时,陆老还没有醒过迹象?” 安夏儿摇了摇头,“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陆白让我那么说的。” 蓝梅一惊,“少夫人,你说什么?” 这是一辆加长房车,平时是陆老的车,陆老现在躺在医院,所以安夏儿去陆氏时陆家也安排用陆老的车送她去。 房车内部很宽敞,除了两边的座位以外,还有放酒水和食物台。 杨秘书也在,安夏儿说道,“无论怎样,我相信陆白让我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理由,杨秘书,刚才谢谢你配合了。” “不,少夫人,能帮到主家就好。”杨秘书道。 安夏儿喝了一口水,告诉蓝梅,“我们过来开会之前,我不是接到了陆白的一个电话么?我当时说出我的担忧后,陆白说如果会议上真的撑不下去了,或者情况太不利,就说爷爷已经醒了,把那些人都带到医院去。” 蓝梅看向杨秘书,“所以会议之前,少夫人你找杨秘书你秘密谈话,就是交待杨秘书这一件事?” “对。”安夏儿点了点头,“我让杨秘书在会议室外面听着动静,倘若听到形势不利,就让杨秘书进来通报说爷爷醒了!” 所以这个消息才会那么及时。 及时地阻止了陆国原陆章原两家的逼迫。 听到这,蓝梅顿觉很担心,“可少夫人,你把话说出去,现在二爷三爷他们都跟着来了,一些持股高管也跟着来了,等下去到医院如果陆老没醒来,那我们的情况还是不会改变,而且二爷三爷他们也会持续想法去得到他们想要的。” “我也不知道。”安夏儿心里七上八下,“但陆白既然那样说了,我相信一定有他的理由。” “少夫人,我们还是想个对策比较好。”蓝梅提议。 安夏儿皱了下眉,“先等等,我打电话问问陆白,看他是不是有别的安排。” 差点忘了, 现在陆白已经可以接电话了。 安夏儿马上一个电话打过去,“陆白,我按你说的做了啊,现在二叔三叔他们都跟着我来医院了,如果看到爷爷没醒……” “没事,你们过来吧。”陆白声音四平八稳。 “啊?”安夏儿赶紧问,“你还没说后面怎么办呢,万一过去……” “过来就行了。” 听到陆白的话,安夏儿突然有股预感。 这跟以往一样,陆白时刻在她身边的预感,陆白一手掌控一切的预感! “少夫人?”蓝梅看着她,“是陆白大少爷么?他没有说后面有无计策?” “他让我们过去再说。”安夏儿道。 “这……”不只是蓝梅,连杨秘书也觉得险了,“少夫人,不是我说长他人志气的话,要是我们没有应付方案,等会二爷三爷他们估记会说我们在戏弄他们,他们可能又要发飙。” 安夏儿摘下外套上的胸针,这一枚银杏外型的胸针,用黄金精细致作,里面也歆着许多小小的钻,做工精良的一枚胸针。 这是她在西莱时,安夙夜送给她的胸针。 安夏儿将胸针翻了过来,将粘在后面一攻微型窃听器拿了下来,“放心,都相信陆白吧。” “少夫人,这是?”杨秘书一看,这不是窃听器么? “刚才我们在会议上的话,陆白都听到了。”安夏儿说道,“这是早上从医院出来前,金管家给我的,当时我还以为金管家想要一起知道股东会议上的内容,现在想来……呵呵,是陆白吧。” 是陆白交待金管家将这枚窃听器给安夏儿,照刚才电话里陆白的话来听,陆白应该对会议上的事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那么,现在陆白可能是在…… 来到医院后,安夏儿和陆国原他们一行人直奔陆老的病房走来,远远地,便看么金管家和魏管家都已经候在病房门外面了。 “少夫人,你们来了,请!”金管家主动帮他们打开身后的病房门。 “魏管家,今天早上出门前都没看到你,我还以为有事去办了。”安夏儿道,“事情都办好了么?” “回少夫人,早上不在医院侍候实在抱歉,昨晚确实接到一个紧急电话,我赶去车站接人了。”魏管家说道。 “接人?”安夏儿心脏再次一跳。 魏管家微笑着,“少夫人你进去就知道了。” 此时,陆国原夫妻和持股高管们都快步走来了,而了陆章原他们的车子也路上提速赶了上来。 一行人脚步急匆地走来,大家走进病房,伴随着陆章原的声音,“陆老是不是醒了?别骗我们啊,若是少夫人你戏耍我们……” “若是她戏耍你们,三叔你准备怎么样?”病房里面,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 走进病房中的众人顿时一滞,看见坐在病房里那抹颀长的身影时,个个都愣住了,大家张了张口,惊得说不话来了。 纵使安夏儿有心理准备,也吃惊不已,“陆白?你真的回来了?” “这几天辛苦你了。”陆白对妻子笑了一下。 陆白冷静地坐在那,面前的桌上摆着是昨晚章元集团的那本帐目,以及一份警方那边的化验单;站在陆白旁边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陆庸,还有一个阮平。 当看到阮平站在陆白那边时,一向精于计算的陆岑大脑轰了一下,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舅舅孔利珉喝醉说出账本的事,绝非偶然,这是有人设的陷井! 而此时,陆白都没有看他们,他满含柔情的目光只在妻子安夏儿身上,仿佛这几天让安夏儿在陆家,也只是他的一步局。 魏管家和金管家也从外面进来了,魏管家说道,“少夫人,我昨夜就是出去接大少爷,因为见你睡着了,所以没有叫醒你。” “早上那枚窃听器,其实是大少爷命人送到医院,让我亲手交给少夫人你的。”金管家目光扫过陆国原和陆章原他们发白的面色,“大少爷是想听听二爷三爷他们召开这个股东会议,是有什么目的,所以我一时没有告诉少夫人你大少爷昨晚已经回来了的事。” 安夏儿马上向陆白走去,“陆白,小宸小玺呢?他们真的还好吗?还有lulu,你回来了,那他们呢?” “小宸小玺他们是因为班级里出去效游,刚好赶上大雨天道路塌方,那个路段的信号塔倒了,所以一时没有联系上他们的老师。”陆白知道安夏儿担心孩子,便将陆宸陆玺的情况说一遍,他带着一丝戏味的笑看着陆国原陆章原,“只是,看来两位叔叔不只是‘在意’董事长一位和陆家股份问题,甚至还在担心着我,所以派人在s城盯着我的动静,是么?二叔三叔?” 陆国原看到陆白突然出现在这,心底已经凉了,知道什么都晚了。 但他依然不会承认这一件事,“陆白,你说我们派人跟踪你,证据呢?” “对,证据呢?”陆章原也心虚地叫起来。 “你们要叫证据?”陆笑了一声,对金管家道,“把那两个人带进来。” 听到陆白的话,陆国原脸色顿时变了,难道……

上一篇   第1831章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