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可怕的继承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3章 可怕的继承者

“二叔三叔,你们想要盯着我,也事先做个详细调查吧,比如我名下有哪些车。”陆白看着陆国原陆章原乌黑的脸,“你们派去盯着浅水湾的人,只知道我有那辆劳斯莱斯么?不知道我还可以坐别的车离开?不知道浅水湾第九区有独立的出口?” 所以他就是离开了,盯着浅水湾大门的人也不知道,所以陆白可以直接让人绕到大门那边,将试图盯着他的人给拿下了。 “进去!”随着金管家的一声喝,两个人被门外的保镖推了进来。 看到其中一个人,陆章元脸色瞬时如石灰。 陆白问其中一个人,“我话只说一遍,我问你,是谁让你在浅水湾外面盯着我的行踪。” 这个人都是收了陆章元家里钱的,自然被抓了也不会轻易吐露了。 “把门关上。”陆白轻描淡写说着可怕的话,“金管家,把他的牙齿拨了。” 外面的保镖立即将门一关,金管家看了一下旁边护士留下的一个医疗器材托上,上面刚好有一把护理钳,金管家拿起钳子直接那个人面前,强行捏开他的嘴巴—— “别别别,我说我说!”这个人马上怕了,指着陆章元那边,“是陆三爷让我去盯的……” 而此时,陆章元只庆幸,这个人虽然是陆岑找来的,但一直是由他自己与s城那边的人联系,所以现在还不至于会牵扯到陆岑。 见这个人招认了,陆章元心一横,狠狠地说道,“对,是我让人盯着陆白你,可那又怎么了?我是不希望你回来参加陆老的寿宴,因为我希望陆老能好好考虑我们的提议,重新分配股份……” “提议,你们不是已经在做手脚了?”陆白举了一下那账本,冷笑着,“三叔,这些年老爷子对你们的包容还不够么?” 看到陆白已经看了那账本,陆章元又侧开脸去,不说话了,但握着玉珠的手发白。 “三叔,你们家的事,我呆会跟你们算账。”陆白啪地一声将那账本扔在了桌子一边,冷冽目光扫过陆章原和陆岑。 银苏被陆白刚才扔账目的动作吓了一跳,看到陆白的目光向他们看过来,她轻轻抖着。 从未有这样一个晚辈,能轻易将他们长辈给震住的! 除了眼前的陆白! 陆白一出现,他们基本上都不敢说话了。 “二叔,二婶。”陆白哼笑一声,“听说,这次你们两家向我爷爷夺权的事,是你们先带头的,之后联合了三叔他们。” 银苏半低着头,不笑不说话。 陆国原已经作好了最坏准备,“是。” “没想到我会回来吧?”陆白轻笑说道,“认为s城那场大雨,能够成功阻止我几天?” 陆国原脸庞紧绷,目光坚定,又道,“不错。” “那看到我出现在这,你们很意外吧?”陆白目光扫过病床那边的陆老,安夏儿已经过去在那边给陆老盖了盖被子,“爷爷确实还没有醒来,是我交待安夏儿,如果你们在今天上午的会议上继续要求要董事长之位的话,就以爷爷醒来的理由,把你们带来医院。” “那你就是在耍我们了,是么。”陆国原也沉着脸。 “是又怎样?” “陆白!”陆国原怒道,“我们是你的长辈!” “爷爷也是你们的长辈,你们敢向他下毒,怎么我不能耍你们?”陆白冷冷的目光扫过面前这些人,嘲讽道,“我告诉你们,我话说在前头,爷爷能醒来还好,他若是真醒不过来了,我会让你们后悔!” “陆白,你想怎样?”陆国原看着他。 “难道你想杀人灭口么?”陆章原也惊惧不已。 “你们敢杀爷爷,我还不敢杀你们?”陆白笑,修长的手指拿上桌上那杯不知是酒还是茶水,“爷爷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但会杀了二叔三叔你们,我还会将你们抽筋扒皮!” 陆章原和陆国原,银苏,三人的身体顿时颤了一下。 而其他持股高管们看到这一幕,都不敢出声了,为陆白气场感到恐惧! 生怕陆白会追问他们的责任,比如没有及时阻止陆老喝那碗酒…… 陆白从未去过陆氏,今日一见,他们才知道陆家主家那个开创了世界第一集团的大少爷,陆到底是个怎样可怕的男人! 果然,陆二爷陆三爷他们家是没胜算的! 陆家主家的人丁是少,但是个个都强大,个个都是狠角色,一句话可决定无数人生杀大权的那种人物! 张经理见此景,紧张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带头说道,“大少,非常高兴看到你回来了,既然你回来了,那陆氏董事长一位便由你胜任了,有什么指示,您尽管下。” “听说昨晚张经理你们去了陆家给爷爷贺寿?”陆白对他们淡淡一笑,对他们举起杯子,“作为昨天没有赶回来的我,在这感谢你们给了老爷子一个热闹的寿辰。” “大少你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那么我第一指示就是,你们先回公司吧,后面是我陆家的家事了。”陆白不容他人反抗的执行家族掌管者的权利。 “行,那我们就先回公司了,有什么吩咐请尽管下。”张经理又看了下陆老那边,“也希望陆老能早点醒来。” 陆白点了下头,对金管家说道,“金管家,送张经理他们。” “感谢各位持股高层们对陆老对陆家主家的关心,现在大少爷回来了,请大家放心,大少爷一定会马上解决这件事。陆老一醒来,我们也会通知各位高管……”金管家在门外送那些高管们。 病房门再次关上,陆白看着前面的那些人,笑笑说,“二叔三叔,现在方便了,都是自己家里人了,就闯开天窗说话吧。” 陆白指了一下刚才带进来的另一个人,“你们知道他是谁么?” 陆章元一脸茫然,“我们不认识这个人啊,这也不是我派去的人……” 陆国原黑着脸。 “你们当然不认识。”陆白说道,“因为他只是s城一个快递公司的职员,送去帝晟集团的那封威胁信,便是由他接收的。” 一听到威胁信,银苏脸上再次渗出薄薄的汗。 果然,主家这个大少爷回来,情况急转直下了…… 陆白看了一眼陆章原刚才从茫然到知晓的表情,又将视线落到陆国原和银苏身上,“二叔二婶,三叔他的表情告诉我,这封威胁信不是他寄的,那就只有你们了。” 陆白从面前那一堆件文件中,抽出那封信,甩手扔到陆国原夫妻脚下,“何必让人寄给我,当着我的面再念一下上面的内容吧,你们不是要威肋我么?” 银苏扶着陆国原的手臂,两夫妻盯着地上那封信,一时都不敢捡。 看着上面的字,陆国原缓缓地垂下了眼睛。 “字面上写的那些狠话,怎么当着我的面,不敢念了?”陆白完全不忌这些长辈,也不忌什么辈份,因为在这里,他是整个陆家的掌管者。 陆白冷道,“金管家,那就给他们念念!” “是,大少爷。”金管家捡起地上的信,特地对着陆国原和银苏念着,“信中写道:如果想要两位公子相安无事的话,三天之内不得回陆家以及联系陆家,包括报警。如若不然,就不敢保证令公子的平安。’” 陆白目光森冷地看着他们,“二叔,二婶,这是你们的话?” 陆国原和银苏拒不承认。 “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我们让寄的?”陆国原咬着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