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他的承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4章 他的承诺!

陆白轻笑,“二叔你们的拒绝不承认也在我的意料范围内,毕竟要一个人在没有听到证据前提下承认自己做过犯法的事,是有点难。” 银苏扯出一丝勉强的笑说,“陆白,你说这威胁信是二叔二婶让人寄的,也得讲证据啊,不是么?” 病床边,将后面的事交给陆白后,安夏儿看着这两日以来担心不已的陆老。 听到陆国原和银苏还想矢口否认,她说道,“二叔二婶你们狠得下心拿几岁的侄孙们威胁他们的父亲,怎么,如今却不敢承认么?” 陆国原听到这发自灵魂的问话,紧紧握着负在身后的手。 但这涉及违法犯法的事,他们怎么可能承认,银苏对安夏儿道,“少夫人,我们也还是刚才那话,说是我们做的,请拿出证据来。” “证据是么?”陆白的声音沉了。 银苏立即心里颤了一下,难道…… “陆釉到了么?”陆白问金管家。 陆国原和银苏一惊,“什么?陆釉?”迅速往后面看去。 “大少爷,刚才陆釉少爷到了,外面候着。我去请陆釉少爷进来。”金管家鞠首而去。 在陆国原和银苏的震惊中,不一会,陆釉从外面进来了。 “陆釉?” 陆国原和银苏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的儿子。 陆章原指着陆釉,又颤着手指气恨说,“国原大哥,原来陆釉已经站到了陆白那边,这是你们的好儿子啊!” 陆岑眼神也沉了一会,“看来,陆釉你一开始在s城就是在帮陆白吧。” “釉儿!你快说,是不是这样?”银苏眼睛都红了,她无法相信,他的亲生儿子没有帮自己的父母,却选择了站在父母的对立面。 “爸,妈,我是警察。”陆釉只说道,脸上带着决绝,“警察永远站在正义的那边。” “你——”之前一直沉沉的陆国原气得,直接倒退了两步,“你气死我了!” “正义?”陆岑冷道,“何为正义?我们两家现在是向主家提出合理的要求,陆老身体抱恙,你父亲自荐成为董事长只为陆氏分忧,这有错么?我家觉得目前陆家的股份分配不公平,我们提出重新分配,这是犯罪么?” 陆釉目光逼视着陆岑,“那s城那个老赵的案子呢?请问陆岑堂哥,故意杀人未遂不是犯罪么?陆老现在中毒躺在医院,有人想下毒谋杀,请不是犯罪么?你们不要忽视了自己的罪行,就算你们不承认,警方也会找到证据!” “证据?证据在哪?”陆岑冷笑,“你说s城那老赵的案子以及陆老中毒,是我们做的,请问证据在哪?那坛酒是溱姑妈送给陆老的,与我们无关!” 陆白摆手阻止了陆釉后面的话。 陆白对陆岑说,“我说过,你们一家的事稍后解决,你这些问题我也会一个个回答你,陆岑。” 连堂哥都没叫了。 一时间,空气中锋火味十足,陆章元咬牙切齿! 陆章元没有想到陆白会突然回来了,知道情况情势已经急转直下了,先走为上策!他冷哼,脸上装着平静说道,“既然稍后再讨论我们家的问题,那我们也不必等在这,陆岑,我们先回去。” 不料等到他走过去一打开病房门,外面就有两个警察站在那了。 陆章原脸色瞬变,倒退两步,“干什么?” “干什么?”身后陆白说道,“三叔,你们涉及下毒以及杀人未遂,以为我会放过你们?在事情解决之前,你们谁也不许走!” 陆章原气得发抖地指着陆白,“你,你根本没有证据!” “证据?”陆白笑,“放心,等下我会让你们无从反口。” 陆章原心一凉,额边有冷汗冒出。 病房门重新关上后,陆白将视线投回陆国原那边,“二叔,二婶,在s城我答应过陆釉,用小宸小玺他们威胁我的主谋查出来无论是谁,我都会卖陆釉一个面子。在这,我说到做到,一是因为小宸小玺他们失联的那几个小时并非你们让人绑架,只是利用了他们失联的时间给我寄威胁信而以。” 又道,“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如果承认这封威胁信是你们让人寄的,向我道歉以及等老爷子醒后向老爷子道歉,并承诺你们家永远不会再做对不起主家的事,那这次的事就算过去了。” 陆釉看着他爸妈,眼睛里是在劝他爸妈,因为他们爸妈这一次向陆家夺权的事,已经让他很为难了。 之后又用陆宸陆玺威胁陆白…… 这次的事,是他请求陆白卖他一个面子。 “爸,妈,你们想清楚。”陆釉说道,“想清楚你们该做什么!” 听着儿子重重的语气,银苏再次垂下了头,轻轻地低泣着。 “外面的警察,是我带来的,因为陆白堂哥以陆家继承人的身份向帝都警方正式报了警。”陆釉说着,声音带着难过和哽咽,“如果你们执迷不悟,我就会以涉及恐吓罪将你们带走。” 银苏和陆国原又怔了一下。 “你们不要让我为难,我不想亲自将自己的父母带回警局。”陆釉说道。 陆国原抬起已经泛红的眼睛看向陆白,“我还是想知道,陆白,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封威胁信是我家让人寄的?” 陆白告诉他,“看到你们面前这个s城某快递公司的员工了么?这封威胁信是他接收并安排寄出的,就是说,他见过寄信的人,他们快递公司也有视频监控,在s城,我要找个人很容易,我可以找出那个寄信的人,并且从他的口中问出是谁让他寄的信, 街头公共电话现在已经被淘汰了,哪怕是二叔你们打电话让人寄的,只要顺藤摸瓜查下去,也能查到,毕竟现在的电话号码都需身份证登记。只要花点时间,这封威胁信到底是谁寄的,总会查清楚。” 陆白又话锋一转,“但如果让我花费这些时间去查清楚了,那二叔二婶,你们就不要指望我会放过你们,恐吓罪的后果是什么,你们如果不清楚,可以让你们当警察的儿子陆釉告诉你们!” 陆釉红着眼睛看着他爸妈,咬着牙劝,“爸!妈!” 他原以为他爸妈只是与陆章原一家联手向主家夺权而以,那顶多不过是家族内部纠纷,可他万没有想到,最后他们父母居然用陆宸陆玺去威胁陆白! 银苏见情况太严重,而他们又怎能让儿子为难,让儿子带着自己父母回警局? 她哽咽着,轻轻扯了扯陆国原的袖子,“国原……”先算了吧。 陆国原看着陆白,做了将近一分钟的思想工作,最后陆国原说道,“对,这封恐信是我让人寄的,因为我认为,我为陆氏付出了太多,而陆白你的心思又全然在帝晟集团,那我为何不可代替身体抱恙的陆老管理家族公司,这是我自己的不甘,与陆釉无关,他从未参与过这件事!” “陆釉当然与你们做的这些事无关,如若不然,他也不会站在这。”陆白目光流转过陆釉那边,最后又对陆国他们道,“所以,二叔你还有什么要说?” 陆国原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对不起。” 道歉,他只能道歉! 不能让陆釉难做! “既然你们承认并向我道歉了,行,那就等老爷子醒来再当面向他道歉,并许下永不再犯的承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最后陆白对陆釉道,“陆釉,我兑现我的承诺,你爸妈寄威胁信一事就此算了,他们的事我不报警了,他们可以回去了。” 陆釉走到陆国原和银苏面前,“爸,妈,你们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