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8章 更具威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8章 更具威压!

第1838章更具威压! “所以陆岑堂哥,你承认么?”陆白问他,“与刚才我问二叔他们一样,如果你承认向爷爷下毒的人是你,那么我就不会让人去验这注射器上面的指纹了。说白了这杀人未遂虽是刑事责任,但这次的事,也是我陆家的事,家丑本来扬出去就不好看。如果你承认,这件事我会按家规处置。你如果不承认,那我们就走法律程序,陆釉在这,我现在就我爷爷遇害一事报案……” “陆白,这毒是我下的!”陆章原突然叫起来,“与陆岑无关,你别想栽赃到我儿子头上!” “三叔,从刚才你的话中已经可以看出,你对下毒的事一无所知。”陆白冷冷地说,“这不可能是你,陆岑所做的事,你别想一起揽!” “不,真的是我,我是故意试你的!”陆章原急红眼了。 陆白不理会他,对陆岑说道,“在我回帝都之前,我就决定,不会放过你们!” “陆白堂哥,所以,你现在要报警么?”陆釉看了一眼陆岑,“警方现在正在找凶手下毒的证物,你将这支注射器交给警方,我立即逮捕他归案,警方会做他的指纹配对。” “你们听到没,我说过是我,毒是我下的!”陆章原抬起被铐起来的手,仿佛已经不在乎身上多一项罪名了,“因为我认为陆老已经活得够长了,只要没有他,董事长之位就是国原大哥的,那么国原大哥就会协助我一起重新分配家族的股份!” “三叔你确实有下毒的理由,但如此精密的下毒方式,你想不到。”陆白很了解地说道,目光放在陆岑身上,“只有你这个开了亚洲第一安保公司的儿子,陆岑,你们家的骄傲。” “陆白,我说是我就是我!” “不过,我也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吧,陆岑堂哥。”陆白说道,“你有一天的考虑时间去考虑到底是承认向我爷爷下毒了,还是由我让警方做你的指纹配对到时直接走法律程序。” 陆白说着抬手看一下表上的时间,“金管家,从现在开始记时,到明天的这个时间,如果他还没有承认,就直接通知警方。” “是,大少爷。”金管家立即回应。 陆白这种让对方选择的方式更具威压! 因为比起这些人的处境,他的处置方式是那么游刃有余!那些人怎么都逃脱不了! “是我,你们为什么不抓我,我已经承认了!”陆章原还在情急地叫着。旁边陆釉听出陆白要延迟一天报案了,走到陆章原面前道,“三叔,跟我回警局吧!” 两个警察立即将陆章原先带出去了。 陆岑听到外面父亲的声音,深深地垂下了眼睛。 陆釉又在旁边对他说道,“放心,陆岑堂哥,你也有与溱姑妈一样的待遇,我回去会向局里申请派两名警员过来盯着你,你这一天必呆禁足在家中,因为现在你是最大的嫌疑犯!” 陆岑没有说话,睁开的眼睛有着决绝,与冷酷,还有一丝对于犯下的事被揭露的无奈。 最后他扫了一眼陆白后,哼了声,大步走出了陆老的病房! 病房外面,阮平进来的时候刚好与陆岑遇上,陆岑目光可怕地扫向这个投向了陆白的人,而阮平只是垂下眼睛,站在旁边,让陆釉和陆岑先出去了。 阮平走进陆老病房时,魏管家已经给陆白添上了一杯新的热茶,陆白正与陆庸在说话,“这两天,委屈溱姑妈了,我从未怀疑过她。” “大少爷,我妈若是听到你的话,一定会觉得欣慰。”陆庸在证明了自己母亲的清白后,脸上显得放松了许多。 “还是叫我陆白吧。”陆白不想对这位始终站在主家这边的堂哥摆什么架子,“你是我堂哥,就算我是陆家的继承人,你叫我名字也不为过。” “是。”陆庸垂下眼睛。 “没想到真是陆岑吧?”陆白笑说道。 “是。”陆庸说,“我知道他想拉拢我妈支持他家,但没想到,他竟然真狠得下心对陆家的人下狠手,以往在法庭上都只是审判其他因利益杀人的案件,没想到这种事,会落到我的家族中……” “金钱,利益,向来与危险挂钩。”陆白微笑道,对于见惯这种种阴谋利益的他来说,对待眼前的这一切他只有冷漠。 金管家已经出去跟陆家通报医院这边的消息了,只有魏管家在,阮平进来后,魏管家对陆白道,“大少爷,章元集团的财务副总监阮平来了。” 陆白放下茶杯,看到来人后,说道,“我向来说话算数,找出了我三叔家里这个账目,以后章元集团的财务总监就是你了。” 不是副总监,而是总监了! 终于没有孔利珉那上能力不如他的人骑在他头上了,阮平松了口气,同时对陆白鞠下躬,“谢谢陆先生,以后我一定以您马首是瞻,章原集团的一切情况都会都向你如实凛报!” “这只是其一。”陆白看着他,“其二,别人可以投向我,诚意够的话我会满足他的愿望,但我不允许别人背叛我,背叛我的下场——” 咔嚓! 陆白手中的杯子,粉身碎骨! 阮平立即战兢低下头,“请陆先生放心!” 一个小时的时间,陆老中毒、以及陆家堂系亲属夺权的事件,被铁腕强权的陆白处理了! 这让安夏儿感到无比之叹息,果然再难办的事情只要陆白一出手,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解决。 从医院回皇城庄的车上,安夏儿又向陆白问了一遍陆宸陆玺失联的情况。 听到陆宸陆玺他们是因为去效游,安夏儿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能理解他们学校这样安排的原因,圣伯莱学校是贵族学校,大多是出身富贵的孩子,没有见过生活中的贫瘠,让他们去城市边沿的地区看看,也可以让他们对生活多一丝认识。” “出发点是好,但准备不足,并且时间不对。”陆白对于圣伯莱学校,依然保持不满,“明知道那天有雨,依然安排学生出游,不是他们的责任是谁的责任。” “可,学校不也说了,天气预报只是说上午有雨么?”安夏儿道,“学校也没想到他们中午回来时就下雨了,路还塌了吧,这算是意外事故了。” 所谓意外事故,神仙也预测啊! 陆白翻着陆章元家的那个账本,“总之我已经决定等陆家这次的事处理完了,就给小宸小玺转学。” “啊,这就要转学了?”安夏儿皱眉看着这个大总裁,“陆白,你别这么严格吧,其实这次的事,我觉得对于小宸小玺来说也是一次历练,让他们知道,就算他们家境再好,父亲再是个厉害的人,有时候,他们还得靠自己!” 陆白笑了一声,赞同她的话,“你说出这么有建设性的话,真是不容易。” “你什么意思?”安夏儿埋怨地盯着他,“难不成我平时都在说废话?” 他敢! “不是,你是太溺爱他们。”宠妻狂魔陆白淡笑道,“每次谈及他们,你总是护着他们,男孩子我是不太赞成太宠他们了。” 又不是他们的小公主lulu! 安夏儿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儿子也是亲生的呀! 陆白又道,“不过小宸小玺与你的说法一样,他们也不同意转学。” “就是嘛,人家刚刚去到学校,可能刚与周围的同学老师熟悉呢。”安夏儿说道,“既然他们也不想学的话,那就算了吧,这次的事,说白了,也不只学校的原因嘛,更多的,是意外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