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我们也要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39章 我们也要亲

陆白从那账本中收回视线,认真地看着安夏儿,“你说认真的?对于儿子在那个学校失联几小时,你不在意?” “不是不在意,担心我还是担心的,但听你说到原因之处,我觉得不能怪学校。”安夏儿中肯地说出自己的意见,“再说了,别的贵族小学可能不会组织学生去那样的地方效游吧,就冲学校想让学生认识社会各个阶层的这一点来看,我认为他们的出发点是很好的,对培养孩子也有好处。” 陆白盖上手中的账目,叠着长腿,修长手指在腿上敲了两下,“好吧,那两小子赢了。” “怎么?” “他们跟我说,如果你也赞成他们转学的话,他们就转。”陆白说这话里,语气是是透着后悔的,后悔不该答应两个儿子。 那两个小子是越来越机灵了! 越来越了解他们妈咪了! 为此,陆大总裁有点不高兴,有点吃醋,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人比他了解他的老婆? 安夏儿愣了一下,大笑,“哈哈哈,这叫知子莫如母嘛,好了,别让他们转学了!” 陆白不说话,但脸上依然透着苦闷。 “诶,对了?”安夏儿想起刚才在医院的事,“有一点我想不通啊,陆岑他怎么可能承认向爷爷下毒的人是他嘛,他家没有筹码在主家手上啊,他知道他承认你也不会放过他。” “我赌他会承认。”陆白薄唇旁边划起一道傲然弧度。 “怎么说?” “因为他不承认的话,向爷爷下毒的人就不能证明是他了。” “……”安夏儿一愣,随即瞪大眼睛,压低声音,“喂喂喂,怎么回事?在医院你不是说……” “那个注射器,其实是我让陆庸另外准备的一支。”车上只有魏管家和陆白自己的保镖,他并不用担心这个话题会泄露出去,“我并没有让陆庸去什么废品回收站找那注射器,其实目前没有哪座废品回收站有这种‘垃圾保留三天’的说法。这种人性化的做法,只存在于一些酒店,有些酒店会将前房客留下的垃圾保存三天,以防房客回来寻找自己的东西。” “所以?”安夏儿紧张地看着他,“那你们是在诈陆岑了?” “对。”陆白轻笑,“我说过,我是在赌。” “……” “但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向爷爷下毒的人绝对是他。”想到在医院他拿出那只注射器时陆岑的反应,陆白的目光蓦地冰冷下去。 “我也相信。”安夏儿想到这一点,有些痛心,“当时陆岑堂哥的反应,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是他,他的脸色反应不会那么大。我只是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向爷爷下毒……” “包括他父亲,我都不会放过。”陆白举起手中那账本,“知道他们家这些年私吞了多少么,老爷子竟然都放任他们不管?我可没有老爷子的仁慈!” 眼睛容不得沙子的陆白比陆老更冷酷! 敢打主家的主意,敢私吞陆氏的钱,并且还敢恩将仇报对陆老下手的陆章原一家来说,这每一条,都触犯了他这里的死忌! 回到陆家后,已经是中午了。 三个孩子看到安夏儿和陆白回来,都飞奔过来! “妈咪!” “妈咪!” “妈咪妈咪妈咪!!” lulu小公主跑得比哥哥们还快,又可爱又软萌,伸出两只手向安夏儿奔来。 安夏儿张开手便接住女儿,“哈哈,我的乖女儿,想不想妈咪呀?” “想想想?”lulu不停地在安夏儿脸上亲。 “么啊么啊??”安夏儿也捧着lulu的小圆脸在她额头上猛亲两口。 旁边陆玺陆宸眼泛金光地看着妹妹和妈咪,该轮到他们了! 他们也想亲…… 就在两个小少爷期待不已的目光中,安夏儿果然不偏不倚地又将他们拥抱入怀中,长吸一口气后,才松开手看着他们,“小宸,小玺,听爹地说,你们班在外面郊游的时候下大雨,路塌了,跟家里失去了联系?快告诉妈咪,你们当时怕不怕?” “我才不怕!”陆玺双手负在脑后,闭着眼睛傲娇地道,“吓得哭鼻子和大叫的人是其他同学,还有老师。” 安夏儿汗颜笑道,“老师怎么会呢?是别的同学哭了吧?” “妈咪,是真的。”陆宸也说道,“老师担心我们出事,我们留在一个村子里,都说不让我们到处走,怕我们走丢。” “哼,怎么可能走丢呢!”陆玺以示自己完全没有害怕过,“那个村子又不大,还没有太爷爷家的山大,以前我们经常跟着太爷爷去爬山呢。” 安夏儿再次尬笑了两声,“……是,是么,小玺小宸很勇敢哦!” 陆家确实有几座山,听说陆老周末有空总是会换上运动装去爬山,当然……天上还有直升机跟着,身后还有保镖跟着。 陆玺见妈咪还没有像亲妹妹一样亲过来,他脸红了红,看着脚尖说,“妈咪,我们也要亲……” “哦哦!对对,再亲亲我两个宝贝儿子!”回过神的安夏儿猛地又抱起陆宸陆玺在他们脸颊上猛吸了一大口,软软嫩嫩的小脸,亲着真舒服! 旁边lulu已经去把她要送给陆老的生辰礼物给拿过来了,小短腿蹬蹬蹬地举着一个盒子跑来,身后跟着几个佣人在叫着她小心。 “妈咪妈咪!太爷爷呢,lulu要送太爷爷礼物?” 安夏儿扶住女儿,“哦,太爷爷啊……” “看,这是lulu送给太爷爷的礼物,是鱼~!” “哦哦,真是鱼啊?”安夏儿意外极了,瞪大眼睛看着lulu用粘土做的一只大鱼,“为什么是鱼呀?” “太爷爷喜欢钓鱼,那lulu就送太爷爷鱼?” “原来是这样,那太爷爷看到一定会高兴!”安夏儿知道lulu能捏到这么像,肯定花了些心思和时间的,或者,有两个哥哥教他了。 旁边陆宸也说道,“妈咪,我和小玺也有礼物送给太爷爷,太爷爷现在在医院怎样了?可以回来了么?” “或者我们可以去医院看他么?”陆玺也问。 安夏儿想了一下,“呃,这个……” “我们要给太爷爷过生日!”旁边lulu兴奋地捧着她的礼物盒子,就等着送陆老了。 安夏儿一时不好怎么说,其实陆老的生日已经过去两天了,现在躺在医院还没醒呢……但看到三个孩子们的期待的表情,她不忍心打击。 她点了一下头,“好,那我们明天去医院看太爷爷!” “太好了?”lulu笑起来,“我要把礼物送给太爷爷!” 旁边几个佣人候在一边,其中一个说道,“少夫人,快用午餐了,请和小少爷们小小姐来餐厅吧。” “午餐?是不是有点早?”安夏儿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一般不都要十二点么?现在还不到啊?”陆老什么都要求得很规矩,比如早餐七点,午餐十二点,晚上八点。 “是这样,大少爷昨晚和小少爷回来后,小少爷和lulu想见少夫人,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天亮才睡着,早餐没吃,华管家交待说今天的午餐早一点。”佣人说道。 安夏儿看向两个儿子和女儿。 女儿依然沉浸在明天就将见到太爷爷的喜悦着举着礼物到处奔跑,后面被一个佣人追着保护她。 陆宸陆玺以为妈咪怪他们不听话了,缓缓低下头,陆玺踢了踢脚,“我只是想打个电话给妈咪嘛,爹地不让我打……说妈咪在医院,肯定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