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0章 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情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0章 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情敌!

“妈咪昨晚在医院睡么?”陆宸看着安夏儿,“为什么?” 安夏儿叹了口气,心里感激于陆白的同时,又有点愧对孩子们,“是这样,昨天妈咪不知道你们来了,所以就没有回来睡。太爷爷在住院,我不太放心,所以就在医院睡了。” “妈咪,lulu晚上要跟妈咪睡!”旁边飞奔中的lulu停了下来。 “嗯,好!”安夏儿重重点头。 “那……”陆玺脸红着,攥着手在唇前咳了一下,“我们也要……” 不能好事都让妹妹占了。 他们也要和妈咪睡! 陆宸也脸微红地看着安夏儿,不说话,但眼神表示他与陆玺是一样的想法…… 安夏儿爽快一笑道,“当……”背后突然射来一凉嗖嗖的视线,陆白瞪着她。 安夏儿继续把话补充完,“当然可以,那我们晚上就五个人睡吧,反正我和爹地的床够大,多加两床被子就行了!” “嗯嗯嗯!”三个孩子直点头。 另一边,正在听华管家详细报告这几天陆家状况的陆白看着安夏儿那边,郁闷地拢着眉,女儿就算了,那两小子又要跟他抢老婆? 俗语有云,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但是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什么却没说。 如今,陆大总裁表示已经悟出了后半句—— 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情敌! “大少爷,就是这样,陆老中毒后金管家和少夫人已经第一时间将他送去医院了。”华管家说道,“我留在家中负责应付那晚的其他人,我报了警,警方来后,每个人都录了口供,当时还没有调看宴厅的监控记录,警方让所有的人一周之内不得离开帝都,包括慕老太太和慕太子也在,随时准备接受问话。不过调看监控记录后,已经排除了那些人。” 金管家已经打电话回来将医院里的事告诉了华管家,华管家叹了叹,“如果不是大少爷你运筹帷幄,与陆庸少爷早已经联合,让他们秘密调查,恐怕向陆老下毒的对象真要锁定姑小姐了。” “不是溱姑妈,自然会查出来。”陆白虽然没有与家中的长辈见多少次面,但是,有一些长辈他印象还是挺深的。 “大少爷说得对。”华管家点头,“如今,既然查出了向陆老下毒的人是谁,该怎么处理就大少爷你看着办了,我们只希望陆老能早日醒来。” “其他事我会处理。”陆白看着安夏儿那边,“这几天小宸小玺他们会呆在陆家,我帮他们请了一周假,好好照顾他们。” “大少爷请放心。”华管家像疼爱自己的孙子一样喜爱陆白的三个孩子。 如今看到陆白回来,陆家主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安心了。 华管家见安夏儿和孩子们都去餐厅了,又道,“大少爷,先去餐厅用餐吧,小少爷们和lulu小姐没吃早餐,今天的午餐有点早。” 陆白站了起来,“晚上孩子们跟我和安夏儿一起睡,多准备几床被子。” 算了,难得回来一次,陆家的事完了还要回美国。 让三个孩子跟他们睡吧! 陆大总裁难得大方一回! 身后华管家慈爱地眯眼微笑着,“好的,大少爷。” ———— 当天中午,陆章原的家中。 孔利妃本来呆在家中不想去陆氏的股东会议,因为要保护她家的利益,只能牺牲她弟弟了,她无法面对。可等了一个小时间,却并没有等来会议上的消息。打电话过去,却得知陆老在医院醒过来了,陆章原他们已经和安夏儿一行人去医院了。 “陆老怎么突然醒过来了呢?”她焦急不已,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呢?” 这下她的心更乱了。 她弟弟也不知怎么样了,其实她是想让陆岑和陆章原搭救一把孔利珉的,好歹是自己弟弟呀! 刚才她父亲孔老爷子还打电话来,说一定要保住她弟弟,她弟弟是为了给她和陆章原做假账才被陆家发现的,若不保住她弟弟,她父亲就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一边是自己父亲和弟弟,一边是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她无法选择,只能等陆章原和陆岑回来再商量,看看还有没有办法。 “但这个时候陆老醒了,事情会不会更难办了?”孔利妃没有忘记,陆老寿宴那晚,说要把她家赶出陆氏家族了啊! 她正焦急时,她的电话却响了。 她看到陆岑的来电,赶紧接,“岑儿你听我说,我们可以再找个人帮你舅舅顶罪,不论花多少钱……” “妈。”电话里那边传来陆岑的声音,有点沉,沉到像情绪不高,“爸,已经被警方带走了。” “什么?” 孔利妃一惊,手中的电话差点掉下去了。 她赶紧抓稳沙发坐下来,“你不要吓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陆老让警察来了?他凭什么?这是我们的家族矛盾……” “因为账本的事。”陆岑说,“舅舅没兜住,把你和爸给供出来了,陆白以商业犯罪的理由叫来了警察,就是陆釉,把爸带走了。” “什么?”孔利妃脑子一下接受不了这么多信息,本来她就惊悸,这一听,只觉得有无数个噩耗向她袭来,“等等,怎么会这样?还有你舅舅呢,你舅舅怎么了?” “妈,你现在不该问他。”陆岑说道,“他昨晚去陆安医院想杀陆老,但那个废物失败了,还被抓了,又扛不住拷问,把你和爸给供出来了。” “然后他就被抓了?”孔利孔捂住嘴,“完了,你外公那边,我是没办法解释了。” “妈,难道比起我和爸,你更在乎你那个弟弟么?” “谁说的!”孔利妃吼道,“我若不是为了这个家,我会让你舅舅在我们家做章元集团的假账么……不,等等,你刚刚还说了什么?你说陆白?还有陆釉?陆白叫来了警察?怎么回事?” “陆老没醒。”电话里陆岑道,“是陆白回帝都了,他跟主家的少夫人早就联系上了,上午股东会议上正激烈时,她便以陆老醒了为由将大家带去了医院。结果,是陆白在那等着我们。” 孔利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乌云压顶般地袭过来,“他,陆白他不是在s城?s城不是下大雨么?他不是还不能跟陆家么……” “s城是在下大雨,只是我们低估他了,他居然坐高铁回了帝都。”陆岑的话里,带着一丝算计失败的遗憾,“而且他在s城已经找到了他两个儿子,在不惊动我们的前提下,与主家和陆庸他们,这两天一直在查我们和国原大伯家向主家夺权的事。” “原来,原来他真的回来了……”孔利妃脸色白了,双肩看着垂了下去,“你说陆釉,陆釉也回来了?” “不但回来了,他还跟陆白站在一边了,国原大伯他们哪,哼,也是失策了!”陆岑发出一丝冷笑,“如今他们永远也别妄想得到董事长之位了。” “那,现在怎么办?”孔利妃急忙问,“你爸真被警方带走了?陆岑,你听我说,反正我们这次计划失败了,我们先低头认错吧,就说是一时糊涂,是受,哦对,是对你大伯他家盅惑……” “这罪名,是推不到他家了,陆釉站在了陆白那边,陆白说会卖他家一个人情,只要他家对这次夺权的事道歉永远承诺不再做对不住主家的事,这件事,就算完了。包括国原大伯他让人寄威胁信的事,陆白也不报警了。”

下一篇   第1841章 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