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 好自为之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1章 好自为之

“凭什么?”孔利妃叫起来,“为什么你大伯家就可以算了,你爸他就要报警抓走你爸,不都是他的堂叔?他凭什么?” “所以说,陆白代表主家,是早就想除掉我们了吧。” 孔利妃捂起了嘴。 她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他……”电话里陆岑顿了下,又说,“他怀疑向陆老下毒的人是我。” “啊?”孔利妃吓得直接站了起来。 “他让陆庸找到一只注射器,一只将毒注进那酒坛的注射器。如今正等着警方给我做指纹配对,那支注射器上还有指纹。”他当时确实没戴手套。 孔利妃再次瘫坐了下去,直接坐在了地上,若说刚才她的感觉是天塌地陷,现在,她是感觉万事休矣!如果陆岑都…… 她发抖地道,“陆岑,你现在在哪,你快回来,咱们不要股份了,咱是斗不过他们的……” “妈,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等我回去再说。” 放下电话,孔利妃浑身都感到凉了! 但她现在做不了任何事,她只能等他儿子回来,陆辛被陆章原赶出了家门,现在还没回来,陆茉去了公司,他们的女儿拼命想要在公司证明自己,证明迟早也会像大哥陆岑一样有出息…… 结果现在,陆岑下毒的事,也被发觉了。 佣人看到孔利妃坐在上,跑过去扶她,“夫人你怎么了,快起来……” “走开!”孔利妃嘶吼着甩开了她。 “妈!妈!”外面传来陆茉的声音。 陆茉刚从外面回来,脸色很难看,连脚上的高根鞋都没换,把包包一扔,直接跑来到孔利妃身边。 她看着坐在地上的孔利妃,“妈,我刚接到大哥的电话,说爸被警方带走了?陆白堂哥回来了?那咱家,和大伯家的计划是不是完了?” “何止完了。”孔利妃像失魂一样,呆呆地道,“连你爸和你大哥,恐怕也要完了,我们,也要完了,陆白会将我们家赶出陆氏家族。连章元集团,咱们家,估记也没份了。” “凭什么?”陆茉也叫起来,“一开始章元集团是爸创的,他们凭什么……” 孔利妃缓缓回过头,看着女儿,“女儿,现在变了,章元集团已经不属于咱家的了,章元集团是属于陆氏……” 孔利妃眼里泛着泪,看着女儿陆茉,“当年你爸被老太爷赶出家族后,在外面创了章元集团,不幸碰到了财务危机差点破产,是陆老和陆佑天他们出手救了章元集团,并答应让我们一家重新回归家族。条件就是,收购章原集团,所以章元已经不再属于咱们家自己的公司了,是属于陆氏……” “这不公平!”陆茉恨道,眼睛都红了,“陆老他是咱们家的亲戚,他们有能力救爸的公司是应该,凭什么让章元集团也归属到陆氏旗下?” “可如果当年他们不出手,章元集团现在已经没了。”孔利妃看着她,眼泪泛起来,“咱们家那时,必须答应呀。” 陆茉恨恨地别过头,抹了抹脸颊上的泪,“妈,我一直想问,只是你们不肯说。当年,爸为什么会被老太爷赶出陆家?” 孔利妃看着陆茉,她眼睛发红,可半天都没有说话。 陆茉回过头,“妈!” “那件事过去了,现在提也没用了。”孔利妃抹了抹脸上的泪,又拿起手机,“我再打个电话给你们国原大伯家,看他们还能不能再帮咱们……” 不想电话打过去后,听到孔利妃已得知情况后,银苏那边也无奈。 “利妃啊。”电话里银苏说道,“咱们妯娌一场,同为女人也同为嫁到陆家来的媳妇,其实我们想要的,无非就是家人的幸福与平安。如今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谁都不想……” “银苏嫂子,对,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家,是主家不公平,所以我们的男人不甘心。”孔利妃说道,“但作为他们的媳妇,我们必须支持他们,可如今他们败了……” 孔利妃眨了眨泛红的眼睛,“我听陆岑说,陆白卖了陆釉一个人情,所以你和国原大哥,已经没事了,是么?” 说这话时,她是有点酸的。 凭什么陆国原和银苏他们可以没事? 陆国原陆章原不都是陆佑天的堂弟么,陆国原和银苏不也让人寄了威胁信么?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没事…… “是因为陆釉帮了他。”银苏说。 “所以。”孔利妃扯出一丝笑,“嫂子你们能不能在主家面前替我家说说话呢?” “利妃,我和国原回到家后,哪都没去。”银苏说道,“银家得知计划失败,已经适时而退了,我父亲也让我不要参与了。刚才……陆釉打电话回来,说让我跟他爸爸在家好好反省。” “嫂子。”孔利妃咬着牙,“那你们这是要过河拆桥了是么?” “谈不上过河拆桥,毕竟,这河我们家还没过去呢。”银苏自嘲道,“陆白提出的条件,我和国原必须承认寄了那封威胁信,向他道歉,等陆老醒后向陆老道歉,再承诺永远不再做对不起主家的事,这次的事才算结了……永远,利妃,我家等于答应一辈子都必须对主家唯命事从了。” “所以嫂子你们就认了?承认那封威胁信是你们寄的了?”孔利妃又是一声笑。 “陆釉在场,陆白可以从s城找到寄信的人,若我们不认,陆白也迟早会查到我和国原头上。”银苏说,“我们不承认,陆白查出来他就要报警让陆釉亲自抓我们……我们哪忍心呀,哪忍心让陆釉那么痛苦。” “但现在,痛苦的是我了,因为章原和陆岑都危险了。”孔利妃焦急地说道,“嫂子,既然陆白能卖陆釉一个人情,那能让陆釉去说说情么?” “利妃,他没有办法。” “为什么?”孔利妃生气叫道,“嫂子,你们可别忘了,当初说要向主家夺权的是你们,是你们拢络我和章原,现在你们安全了,却对我们家见死不救是不是?” “利妃……”银苏叹了口气,“你也别怪我们,若不是你们想要让主家重新分股份,你们也不会跟我们联手不是么?大家各有所需,各争其利罢了。” “银苏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电话里银苏又道,“向陆老下毒的事,我和国原没有让你们做吧?那是你们自己没和我们商量去做的,所以怨不得我们……” “……”孔利妃目光颤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银苏家里会知道? “刚才陆釉打电话回来说了,说向陆老下毒的人,极有可能是陆岑,现在就等着他认罪了。”银苏叹气,“其实,利妃,我们对付别人可以,我们夺权想要重分股份也可以,这些都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但向陆老下手,这确实有点太过了,我们毕竟与主家也是亲人……所以陆白是不会轻易算了的。” “银苏嫂子,你们也别忘了!”孔利妃叫道,“你们还拿陆白儿子威胁了他呢!” “但事实是,我们虽然威胁了,但并没有真正绑架陆宸和陆玺。”银苏说,“我们没有做过头。” 孔利妃愣了一下,突然笑了,“我明白了,原来,只有我家在为了我们的计划竭尽全力,银苏嫂子你们都在步步给自己留着余地呢!” “不,我们只是没有想过害人性命。” “行了,现在说再多也无用。”孔利妃抹干眼泪说道,“银苏嫂子你就说吧,能不能让陆釉帮我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