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3章 吃了蜜一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3章 吃了蜜一样!

第1843章吃了蜜一样! 陆岑目光瞠大! 难道…… 身后陆釉已经上了车,车调头远去。 在陆岑还没有进家门的时候,两辆警车很快来了,四个警察从车上下来,向陆岑走过来。 陆岑笑了一声,“陆釉动作够快啊,这么快就让人过来盯我了。” 其中一个警察拿出一张缉捕令,“我们过来是带孔利妃回局里,警方已经得到了确切的人证物证,证明孔利妃与陆章原犯了商业罪,现在我们就是缉捕她归案!” 是来……抓他妈? 门开后,孔利妃和陆茉红着眼睛出来了。 看着陆岑身后的警察后,孔利妃眼泪看着就流下来了,“陆岑,你回来了?他们……” “哥!”陆茉也哭起来,“你们不要抓我哥!” 两个警察走到陆岑面前,对孔利妃举起那张逮捕令,“孔利妃,你和陆章原涉嫌商业犯罪,孔利珉已经指证你们,证据确凿,跟我们走!” 陆茉又瞪了瞪眼睛,看向自己的妈,“妈……” 但孔利妃听到是抓自己的,却露出了笑容,像松了一口大气,举起自己的双手,“原来是抓我吗?好,我跟你们走,我马上跟你们走,不要抓我儿子……” 警察不理会她说什么,给她戴上了手铐。 陆岑艰难地张了张口,“妈,这回,我让你们失望了……我没有保护好你们。” 走之前,孔利妃用被手铐铐上的手扶上陆岑的脸庞,流着眼泪,“儿子,你一直以来都是我和你爸的骄傲,在你们三兄妹之中你是最有本事的,在我们眼中,你不比陆白差……”她情绪一下失控,差点哭出来,但她止住了声音,抹了抹脸上的泪意有所指说,“所以,不是你做的,你一定不能乱承认,知道吗?以后,陆辛和陆茉就靠你了,你要去把陆辛找回来,好好教育他,不要再让他赌钱了。” 其中一个警察还算尊重地说,“陆三夫人,走吧!” 孔利妃被警方带上警车时,她还一边回头,“陆岑,你要记住我的话!” 听着孔利妃慢慢消失的声音,陆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紧咬着牙根。 当天傍晚,安夏儿和陆白带着三个孩子们去了陆星溱的家。 因为向陆老下毒的凶手还没确定,所以陆星溱的家外面,也有两个警察盯在这边,最近不会让她离开家门。 当看到安夏儿和陆白他们时,陆星溱喜出外望,“陆白回来了?哎,回来好,看看,你们的孩子真是像你们夫妻俩……” 陆庸和蓝梅是一起回来的。 蓝梅走过去,“妈,你今天的药喝了没。” “喝了喝了。”陆星溱见有客人了,非常高兴,一边向lulu招手,“来来来,你是lulu小姐对吧?上回你和少夫人刚回陆家时,我们还在陆家见过呢,还有陆宸陆玺,你们还是比较像陆白多一点,这么小,相貌就长得这般好,长大真是了不得。” lulu被陆星溱拉在怀里,有点不明白,回头看了看安夏儿。 陆宸陆玺也不太明白这个人是谁。 “妈,你是不是该和陆白他们说话。”陆庸脱下外套走过来坐下,“陆白和少夫人特地过来看望你。” “哎,看我,这看到孩子啊,就忘了大人。”陆星溱笑笑,因为这陆老中毒的事,这两天她看着精神差了点,但看到安夏儿他们的到来又绽开了笑容。 “来来来,陆白,少夫人。”陆星溱马上欢迎他们,“你们快坐快坐,来人哪,看茶。” “妈,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蓝梅说。 陆白和安夏儿坐下后,陆白问陆星溱,“溱姑妈现在身体还好么?” “老样子,天天喝着药,就稳定些。”陆星溱说道,又颇为无奈,“不过平时很少出门,陆白你和少夫人这次回来,姑妈也没有去主家看你们,这怪我。” “溱姑妈你是长辈,该我们来看你。”陆白很大方,“s城这段时间有点事,延迟了几天回来了,爷爷的事情,溱姑妈你受委屈了,不过情况现在我都了解,你放心,你家外面的警察很快就会离开。” “我当然放心。”陆星溱说眼睛里泛着些许泪,“我们一家一直尊重主家,感恩于主家,我相信我们发自内心的感情陆老都明白,我就是自己先走了,也不会向陆老下毒呀。我就是想到陆老这把年纪了,还要为家族的这些事受到操劳而中毒了而感到难过,也怪我,送什么不好,为什么送酒。” 陆星溱这两天一直在想,若是送点别的,墨宝什么的,或人参什么的,不会马上吃或喝的东西,陆老也许就不会当场倒下。那现在的这些事就不会有了。 “溱姑妈你不必自责,不过是有人利用了你的酒而以。”陆白说道,“若要怪,你可以怪我回来晚了。” 陆星溱摇了摇头,眼里噙着点泪花。 “妈咪,她为什么哭?”lulu问安夏儿。 看到孩子在,陆星溱马上抹了抹眼睛,不太好意思地笑说,“哎呀,看我,这有孩子在呢……” 安夏儿知道陆星溱这两天受冤枉,心里必然有些苦水,所以没有打断她与陆白的话。 安夏儿对孩子们说道,“来,小宸小玺,lulu,帮你们介绍下啊,这位是陆庸伯伯的妈妈,你们应该叫姑奶奶。” “姑奶奶?”lulu眨了眨大眼睛。 “哎呀,少夫人。”陆星溱笑道,“别这么生份,孩子们,你们叫我奶奶就行了,或者叫溱奶奶。” “也行。”安夏儿笑道,“那就溱奶奶吧。” 陆宸陆玺齐整整地对陆星溱打了声招呼,“溱奶奶好。” “溱奶奶好!”lulu声音就是格外地响亮,让人听了简直像吃了蜜一样。 陆星溱被三个孩子的声音给甜到心里去了,脸上一直在笑,“好,好,都好,来来来,你们也坐。”回头又让佣人拿了一些布丁糖果过来,给三个孩子。 陆宸陆玺礼貌性地接过,lulu鼓着粉嫰的双颊马上吃起来,对一切吃的都感兴趣! 看着安夏儿劝lulu吃得慢一点,陆星溱说道,“这些都是我让家里的佣人做的布丁和糖果,平时陆庸和蓝梅的孩子在家时,他们也会吃一些。” “哦,对了。”安夏儿看向陆庸和蓝梅,“蓝梅嫂子,我还没问呢,你们的孩子呢?”若是没记错,陆庸和蓝梅有一儿一女。 “他们上学了。”陆庸说道,“现在不是周末,自然不在家。” “少夫人,我们的孩子已经上中学了。”蓝梅说道,“只有周末才会回来。” “原来是这样。”安夏儿笑道,“我说怎么没有看到。” 又道,“对了,溱姑妈,嫂子,你们也别叫我少夫人了,叫我夏儿吧,你们叫陆白的名字,却叫我少夫人,怪不习惯的。” 陆星溱看向陆白,不知妥不妥、“可这……” “溱姑妈,叫她夏儿吧。”陆白说。 主家的大少爷都这么说了,陆星溱便和蔼地唤了,“好,那以后我就唤少夫人名字了,只是啊,我个人总觉得对待媳妇要比对待自己的儿子好些才好。儿子是自己生的自己养的,严厉点使唤下无所谓,但媳妇不一样啊,别人家的宝贝女儿嫁到你家去了,从此变成了你家的人,我们一定要尊重和厚待。” “妈,少夫人不是那样见外的人,叫她名字显得亲一点。”蓝梅说道。 “对,那就叫名字。” 看着这和睦的一对婆媳,安夏儿总算知道,蓝梅为什么如此为陆家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