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4章 至少要忘记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4章 至少要忘记

第1844章至少要忘记 想要家庭和睦,婆家对媳妇的态度很重要,而像陆星溱这样真正明事理懂媳妇的婆婆实在不多。 “嫂子,你也可以叫我名字。”安夏儿对蓝梅说。 “咳……”蓝梅意识到自己也还在唤安夏儿少夫人,脸色不免有点为难之色,拢手在唇前咳了一下说,“少夫人,我和陆庸就算了,我们是同辈,再者,我是陆氏的律师,与少夫人你去公司时,我还是以律师的身份叫你少夫人比较合适。” “对。”陆庸也点头,“我叫陆白的名字可以,毕竟我年长他一些,与他是堂兄弟相互之间比较熟悉。但我叫少夫人你的名字,也感觉有点不合适。所以还是我和蓝梅,还是按习惯称呼吧。” 不愧是夫妻,在这一点上都有共识! 安夏儿汗颜,“……” “随他们吧。”陆白说,“不过是一个称呼。” “对,少夫人你跟我们就不必客气了。”蓝梅说道。 “哈哈,溱奶奶,你吃?你也吃!”lulu跑到陆星溱那边,用勺子挖起一口布直往陆星溱嘴巴里送,粉粉的小肉手握着细细长长的银勺,格外地可爱 安夏儿怕她一只手端不起盛布厅的盘子,赶紧过去,“lulu,妈咪帮你拿哈。” “哎呀,谢谢lulu小姐。”陆星溱喜笑颜开,“不过溱奶奶不能吃太甜的,还是你吃吧。” “可是很好吃哦!” 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不能吃得太甜或太咸,这安夏儿倒一时没考虑到,这才让lulu回来自己吃。 陆白见有孩子在实在不好谈话,对安夏儿道,“夏儿,你先带孩子们去玩玩,我跟溱姑妈把这两天的事谈一下。” “啊?我不走。”lulu见大人都在这,觉得还是这里热闹。 陆宸陆玺倒是懂事地站了起来。 安夏儿哄着女儿,“lulu,跟妈咪来……” 蓝梅亲切地说,“lulu小姐,我家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四季如画,我们先去花园看看吧。” “对对,看看溱奶奶家的花园好不好?”安夏儿也忙哄着。 “花园?那好!”lulu放下勺子,连脸都没有擦就自己奔过去了。 “lulu小姐,花园不在那边……”蓝梅和家里的一些佣人赶紧追上去。 安夏儿牵着陆宸陆玺,“那溱姑妈,那我就先带孩子们去参观下你家的花园吧,你们先谈。” “溱奶奶,待会见。”陆宸陆玺小绅士般地行了个礼,和安夏儿先出去了。 陆星溱目光还在孩子们去花园的方向,直感叹说,“陆白,你看你们多好,孩子个个可爱听话,你也事业有成,按理你应该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可惜,肩负着整个家族,巨大的责任使你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家人,这也是唯一的遗憾了吧!” 她回头看向陆白,仿佛明白陆白心事地说,“但没有完美的人生,有时就是因为遗憾才会觉得珍贵,我们才会珍惜,上回,佑天回到陆家时,我也是这么劝他的……” 陆白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上回他回家时,溱姑妈跟他谈过?” “谈过。”陆星溱说道,“他和陆老回到陆家时,摆了宴席,也为了让他与陆家的人见个面,毕竟佑天已经这么多年没回来了,必须让人知道。陆家,还有佑天也在呢!” 不然哪,孔家和银家的人,只怕会更加肆无忌惮。 这话陆星溱是没说出来的,但陆白和陆庸都明白。 这回就是顾及到陆佑天还在,所以陆章原他们才会设了s城老赵那个案子,想要先抹黑陆佑天的名声,以防他会中途回来接陆老的位置。 “那姑妈跟他谈了什么?”陆白问。 “当然是你们父子的事。”陆星溱说,“陆白你母亲和弟弟的事过去这么久了,我说让他释怀,毕竟发生那样的事也不是他想要的,带着愧疚活着,那实在太痛苦。” 陆白不语。 陆星溱又道,“陆白,你也一样,该过去的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现在的家,你应该让你自己轻松一点,这带着恨,哪能活得轻松呀。 有些人有些事,若实在原谅不了,至少要学会忘记。” 见陆白没说话,陆庸皱了皱眉,“妈,陆白过来是探望你,别提其他的事了。”整个陆家几乎都知道,陆白不爱听人提起他父亲。 不想,陆白却笑了一下,“溱姑妈说得对。” 陆庸有点震惊。 “我该忘记。”陆白道,“也是,他父亲住院,家族内部差点乱成一团,他也没想过回来,那样的父亲,权当没有。” 刚抽了一根烟的陆庸汗了汗,“……”这果然不该提。 “陆白,你这个大少爷真是……”陆星溱又好笑道,“算了,只要你没那么恨佑天了,我们都觉得欣慰,想必你妈在天有灵也会瞑目了。” 知道陆白爱酒,陆庸让佣人上来倒了三杯酒。 陆星溱不能常喝,只是轻抿了一两口。 陆白与陆庸碰过杯后,酒话间,陆白提起,“溱姑妈,我这次过来除了探望你,还有想向你问一件事。” “是那坛酒的事吧。”陆星溱虽然带着一个病体,拿着酒的姿态也依然是一副贵妇人气质,但很是随和,“知道你会来问,不过陆庸也问过我了,那天确实只有陆岑来了我们家。” “目的是什么?”陆白轻晃着手里的杯子,目光清冷。 “明里,是来探望我这个姑妈。”陆星溱道,“话里,是想让我站在他家和国原家那一边,支持他们向主家夺权的计划。” “哼。”陆白冷笑。 “我也不想让他不高兴地回去,所以一时便说,考虑一下。”陆星溱说道,“只是没想到,他是看透了我的心思,知道我不会支持他们。 那天,我刚刚让人将那坛酒拿出来,准备让家里的下人包装好带去陆家主宅,陆岑走的时候,还过去看了一下,当时他还问我关于酒的事。” “怎么问?” “问是不是送给陆老的寿礼。”陆星溱说道。 “那当时,溱姑妈你们没看到他下毒?或者有让他跟那坛酒单独呆着?”陆白问。 “没有,当时酒就放在那案桌上。”陆星溱指了指大厅门旁边的那方黄花梨案桌,说道,“他是出去的时候注意到了,我当时也在厅里。” “溱姑妈,你好好回想一下。”陆白说道,“当时他有没有下毒的机会,我和陆庸堂哥其实目前只找到了他下毒的理由,但直接的证据并没有。” 陆庸皱了皱眉,“妈,这事关你的清白,还能想起什么么?” “那可能只有那一会了。”陆星溱又叹了口气,“我回头向佣人去准备包装那坛酒时,没有看他,不过也只有一会,回过头来时,我没有看到什么。” “你回头交代佣人时,他只需几秒便可以用注射器刺穿酒坛盖,将毒注入酒中。”陆白看着前面那方黄花梨的案桌,“我若没猜错,他当时是正要离开,所以是背对溱姑妈你。” 陆星溱恍然想起,“对,他确实背对我。” “想必他是在那时下毒的吧。”陆庸说道,“我当时在家里大门外看到他,还觉得奇怪在那个时间他来我家做什么。” 陆白又问陆星溱,“溱姑妈,你相信是陆岑下的毒么?” 说到这一点上,陆星溱又长长了叹了口气,喝了口杯里的红酒,“我是不想相信的,按你们这么说,那他来我家时就已经准备好了毒药。可当时,他怎么知道我要送酒给陆老,万一是别的东西,那他准备的毒药,又是做什么用的,或者说……对付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