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5章 原是想对付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5章 原是想对付她!

第1845章原是想对付她! 想到这,陆星溱苦笑,“他是来找我,难道是想毒我么?” 想到这一点,她心里颇为辛酸。 陆岑口里是那么尊敬她这个姑妈,平时见到,也礼貌相待,与他父母完全不一样,他对她这个姑妈完全没有敌意,甚至逢年过节,还打电话问候。 难道就为了家族股份一事,他就要致她这个姑妈于死地么? 说到说,陆星溱又摇摇头,眼角沁出了泪,“我怎么都不敢相信,陆岑是那样的人。” “妈,这不是你想不想,而是这次下毒的人就是他。”陆庸很肯定地说道,当在医院陆白拿出那只注射器时,陆岑的脸色已经肯定了他们的推测,毒就是陆岑下的。 之前,陆庸也想过这毒有没有可能是陆章原或孔利妃,但陆白说,陆章原和孔利妃不会想到那么缜密的下毒方式。 结果,果然如陆白说,是陆岑。 “好了,溱姑妈,我过来问这件事主要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毒的。”陆白说道,“其实,他下毒的事找不到证据,我也还有别的把柄可以把他送入监狱。” 陆星溱知道陆白是怎样说到做到的人,在果决与手段上,估记比陆老与陆佑天还让人胆寒。 她不禁皱起眉,担忧地道,“陆白,姑妈能不能求你件事。” “妈!”深知母亲善良的陆庸脸也变了,他一字一句认真地提醒他母亲说,“你别忘了,陆岑想害死你,还将毒害陆老的罪名扣在了你头上!三叔家里从未给过你好脸色看,你没有理由替他们说话,也别再替他说话!” “陆庸。”陆星溱看着他,“记得你小时候,我经常教育你,别人有别人的心眼,但我们要有我们的肚量。” “可妈你刚才不是说了!”陆庸情绪激动,“陆岑他怎么知道你那天是送坛酒给陆老,他带着毒药来找你,就是预备着如果你不答应站在他们那一边,他就要对付你了!” 想到自己的母亲差点中毒。 更可能,失去性命! 陆庸无法原谅陆岑! “他这回确实做得确实不对,不过我现在不也是没事。”陆星溱说道,“这说明一切自有造化,我既然无事,自然要劝你们团结,就算是为了家族。” “我看你是听小叔讲经文讲多了!”陆庸生气地将杯里的酒喝完了。 平时有空,陆星溱总会去她弟弟陆星群出家的寺院看望他弟弟,偶尔也听他弟弟讲讲经文,也许受佛道所熏陶,人看着是越来越随和,越来越宽容,大有一副菩萨心肠了! 陆白对此只是笑笑,站起来道,“溱姑妈,你不必说了,虽然你是逃过了一劫,但现在我爷爷还是中毒了,到现在都没醒。我不能就此放过他。” 陆星溱叹了口气,“我不会让你不作计较,只是,大家都是陆家的人,希望你能留点情面吧。” “情面?”陆白冷道,“我没有放过他的理由,溱姑妈,实不相瞒,在s城听到有人敢向爷爷下毒时我就不打算再留他们。” “陆白,你……”陆星溱看着他,最后又皱眉道,“其实,这次的事只要有个惩罚就行了。其实在你们今天过来之前,章原家的陆茉来找过我了,哭得那叫一个惨,说也去找银苏国原他们帮忙了,但谁也说帮不了她。其实章元集团做假账的事,他家并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了,向陆老下毒一事,想必也只是陆岑一时冲动……” “溱姑妈,你在家好好休息吧。”陆白说道,回头对候在旁边的一个佣人说,“把安夏儿他们叫过来吧。” 佣人点头而去。 陆星溱不肯放弃,希望陆白能对他们自家人网开一面,“陆白,陆家能发展成现在的大家族,不容易,内讧,只是会让外人看笑话。” 陆庸拢着眉,“妈,你就别担心了,这些事陆白会处理。” 陆星溱一脸无奈。 陆白说道,“溱姑妈,如果他们只是想争董事长之位或重新分股份,那这只是我们族内部的事,但现在事态严重。如果中毒的是陆庸堂哥,他至今未醒来,你能原谅下毒的人么?” 陆星溱怔住了。 最后她低下头,用纸贴擦湿润的眼角,“但陆家如果因此分裂,实在太可惜了。”她不会忘记,陆老是要将陆章原一家赶出陆家,陆白,只怕会比这做得更过份。 陆笑冷哼,“少他们一家,陆家也还是陆家。” 当天陆白和安夏儿走后,陆庸和蓝梅来到陆星溱面前,看着难过的她,二人一时都说不出太多安慰的话。 老佣人捧着纸巾盒在她面前,陆星溱一脸悲伤地擦着泪,“下午陆茉过来的时候,我看着她很是心疼,我看得出她不是表面伤心,她的家要散了……其实,我也不只是为了章原家里,更想要家族团结,希望这次的事能给章原他们家一个教训让他们记住主家的好就行。” “妈,这是不可能的。”蓝梅说,“他们这次做得实在是太过份了。” “让他们像国原家那样不行么。”陆星溱道,“只要他们认错……” “妈,他们家的情况不一样。”陆庸道,“国原大伯他只是想要董事长之位,并没有伤害到谁,除了寄了一封威胁信,但却并没有真正绑架陆宸陆玺,而陆釉又站在陆白那边帮忙查案子,所以陆白自然有放过他们一家的理由。” 又道,“但三叔家先是作假账的事被曝出,后又向陆老下毒企图害陆老性命,孔利珉还深夜出现在医院意图杀害中毒的陆老。这一件件,已经不是家族矛盾,他们已经犯了法,是想害他性命。” “可陆岑他实在是个人才……”陆星溱痛惜道,“陆家失去他可惜了,好好劝劝只要他能悔过的话……” “妈,他确实是个人才,但他的才没有用在正道上,而是与他父母一样只在意个人利益。”陆庸说道,“没有把家族放在第一位。而且陆白需要处置三叔他们一家,不然,无法立威,必须让其他的亲属知道敢挑战主家的权威是什么下场。” 听到儿子媳妇都这么说,陆星溱也说不出什么话了,她仁至义尽。 蓝梅握着她的手,“妈,您就别操心了,好好注意你的身体。” 陆星溱点了点头。 陆庸没在家里看到外祖父,“妈,外公么呢?” “陆老中毒进医院后,你们外祖父去找陆白奶奶家那边的亲戚了,怕万一陆白没回来,少夫人又撑不住,国原和章原家里会再次发飙。不过陆白现在既已回来,想必已经也用不着那边的亲戚出面,你外公很快会回来吧。” 所以相叔公在当时陆老住院后就离开了陆家,陆白奶奶虽然早逝了,但那边的亲戚势力却还在,也依然会支持陆家,只是陆老这次的寿宴是小办,所以没请那边的人。 陆白和安夏儿回陆家的途中,接到相叔公的电话。 “有劳三爷爷。”陆白道,“代我问候那边的亲戚,这边已经没事了,后面的事情我都很快会处理。” “那就好啊。”电话里相叔公松了口气,“那你爷爷情况怎样?” “爷爷还没醒。” “哎,早就劝大哥他退休了,这家族的事啊交给你们年轻人就行了。”相叔公说道,“就是因为陆白你与你父亲的关系不好,你父亲又不在家,他才不得不一直掌管陆氏与陆家啊。” “三爷爷说得是。”陆白道,“等爷爷这次醒来,我会叫他退休怡养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