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7章 有什么条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7章 有什么条件?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对你坦白是我下毒的事了么。”陆岑笑道,“因为我相信,只要我放松了警惕,陆白你也会。比如,刚才你也已经承认那只注射器确实不是我的,呵呵,其实之前我只是怀疑不是我的扔的那一只,但你的回答肯定了我的怀疑。” 陆岑像在万险中,终于走了一步生棋,回头看向陆白笑,“陆白,我要感谢你的到来,你肯定了我的猜测,我不会亲口向警方承认我下毒的事,而你们也没有证据。” 陆白叹了一气,“在整个陆家,除了我,可能真没有人斗得过陆岑堂哥你了,包括老爷子。”他说着,垂下眼睛,“怪不得,对于老爷子中毒一事,警方一直都没抓到凶手,只锁定溱姑妈。” “所以,陆白,这一次你还是输给了我!”陆岑看着陆白,仿佛这是人生中最快意的事。 但陆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他沉默了一会,“在整个陆家,智谋权次于我的人,确实只有你了,如果我不回来,夏儿估记真的会撑不住。” 想不到,在他陆家,竟也存在着这样的威胁! 陆白一时想笑。 他原以为,只有外面才会存在这样的劲敌。 “不过,只是在陆家仅次于我,外面还是有比你更棘手的敌人。”陆白说道。 “你指那个国际通缉份子,南宫焱烈?”陆岑问他,冷冷说道,“别拿我跟那种人比。” “他原先也是贵族,只是还是输给了我。” “陆白你是说,我一样还是会输给你?”陆岑听明白了他的暗喻。 陆白笑了一声,“当然。” 他看向陆岑,“陆岑堂哥你智谋确实不错,只是,实力没有我强大,准备也没有我充足,我这个人,如果对于敌人没有充足拿下他的把握,我一般不会与他面谈。” 而与对方面谈,那必然就是拿着对方的把柄,进行谈判了。 “哦?你还握有我什么把柄?”陆岑不相信地看着他,“章元集团的账本?很可惜,那是我舅舅做帐本,退一万步,也是他和我爸妈,我不知道。” 陆白又道,“虽然我不相信你之前不知道那账本的事,但我现在就权当你不知道吧。”他面向陆岑,一步步逼近,目光生寒,“但除了账本,你以为我手上没有别的筹码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陆岑也逼视着他。 “s城那个老赵被害的案子,你是不是,忘了?”陆白含着冷笑看着他。 陆岑心里一惊。 但已经有了先例,他没有将情绪表露于脸上,而是反问,“什么老赵的案子,我不明白。” “这次,我带回的那一个人仅是你们派去s城企图跟踪我的。”陆白对他说道,“而近来在s城也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未遂案件,矛头指向我父亲。那个打电话威胁老赵的人也被警方抓住了,对方目前已经承认他不是我父亲派过去的,但还没有说出他的幕后指使人。” 陆白逼视着陆岑的眼睛,“我相信,指使他的人一定是陆岑你。” 陆岑的话重了几分,“你说是我,你有什么证据?” “陆岑堂哥,你看起来很想与我较量一番。”陆白轻笑,深邃褐眸看着陆岑带着气愤的眼神,“你这种眼神,我也见过不少,在我的敌人那里,包括刚才你所说的南宫焱烈。” 陆岑的脸色顿时变了。 “既然你这么想与我较量,那你对我一定有所知晓吧,比如我身边有哪些人,秘书,助手,朋友之类。”陆白打了个比喻道,“那你有没有发觉,我这一次回来,身边除了几个保镖没有带什么人?” 陆岑眼睛冷了一下,“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身边有一个特助,平时黑白两道的事他都可以帮我去处理了。”陆白冷笑了一下,“但我这次回帝都之前,将他留在了s城,按理说,我去到哪身边都会带着他,但这一回没有,因为我将他留在s城另有用处。” “他有一样本事,就是心理拷问。” “……”陆岑瞳仁蓦地放大。 “陆岑你作为岑金安保公司的老板,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手段吧?”陆白从他眼睛里看到了震惊、错鄂、以及惊恐。 “如今他就在s城,只要我一个电话过去,他会立即前往警方那边协助警方审问出那个打电话威胁老赵的人,指使他的是什么人。”陆白对陆岑说道,“没有想到吧?” 陆岑怔了一会。 突然,他笑了笑,“你以为我会信?” “要不试试?”陆白视线陡然冷了下来,看了一下碗表上的时间,“离你明天给出答案,还剩下十九个小时,你可以试着撇清向我爷爷下毒的罪,但是,就s城老赵那个案子,我一样可以把你送进监狱!” 说着,陆白又冷笑道,“那个老赵跟我爷爷一样,至今未醒,你这就是故意杀人未遂,并造成了严重后果,很大的概率会被叛无期。” 陆岑背过身,像在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像不想在敌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弱点。 “那只注射器确实不是你扔的那一只,但s城老赵那个案子,我不是恐吓你,只要明天时间一到你没有承认向我爷爷下毒,我会立即打电话给我的特助让他去拷问警方抓住的那个人。”陆白冷哼着扔下这一段话,转身往外走了。 “慢着。”陆岑出声了。 陆白步伐停了停,“怎么?” 陆岑心里尽量在告诉自己,别被他吓倒了,陆白说的不一定是真的。 但是,他却为刚才陆白的眼神感到了恐惧,他居然感到了恐惧…… 直觉告诉他,陆白身边可能真的那种人,陆白能成为世界首富,名誉全球的总裁,他身边肯定会有一些厉害的人才。 “如果我承认了,你又会怎样。”陆岑抿着唇,又问道,“就算我承认了向陆老下毒,你不也一样会以我杀人未遂向警方立案么。” 那他又何必要承认? “我想知道。”陆岑又道,“如果我承认了向陆老下毒,你是不是会有不同的做法?” “这就是我的事了,但你不承认,我一定会让你坐牢。”陆白肯定地告诉他。 “你有什么条件。”陆岑问他,“你要将我家赶出陆家,现在可以马上做,要让我做牢,现在你也可以让你留在s城的特助去拷问威胁老赵的人,但你现在并没有马上去做,你为什么要让我承认?或者,你是想让我答应你什么?” “不,相反。”陆白说道,“我就是不知道陆岑堂哥你与你家里对我还有什么用处,但溱姑妈她们都在为你说情,所以我想着要不要给你们一个机会,看看你们能提出什么让我心动的条件。” “溱姑妈?”陆岑眼神动摇了起来。 “没想到吧,你原想要加害的人,现在却反过来大度地为你说情。”陆白讽刺道,“相比,你这个为了利益而不惜伤害两个老人致使他们躺在医院的人,真是太难看了。” 陆岑眼睛深深地垂了下去,愧疚感从心底升起。 其实他从未觉得陆星溱拿那些股份有什么不对。 只是他爸妈觉得不对而以。 但是,他们的计划要取胜,必须要对付陆星溱那个姑妈,所以他也必须下手…… “还有,我确实带了录音笔。”陆白西装内袋只拿出一个附带录音功能的钢笔,着举起,“你承认下毒的事已经录下来了,证据的话,慢慢找,交给警方之后,再加上s城老赵那个案子,陆岑堂哥,我保证,你会判死刑或这辈子都得呆在监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