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我想吻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49章 我想吻你

“是哦,lulu,我们还小。”陆宸耐心地告诉妹妹,“不能和太爷爷一样住在医院,要跟妈咪回去的。” “这样吗?”lulu遗憾地听着两个哥哥的话,又看向床上的陆老。 她走过去,踮起脚尖趴在床沿上看着床上的陆老,皱着小眉头,“太爷爷为什么还不醒呢,为什么不起来玩呢,在做好玩的梦么?” 安夏儿过去俯下身对女儿说,“可能是哦,等太爷爷做完那个好玩的梦就会醒了,到时就可以看到lulu你送的礼物了。” “那太爷爷什么时候醒来?”lulu又问。 “嗯……”安夏儿想了一下,“也许很快,lulu你和哥哥们回去上几天学,等下回放假的时候,说不准太爷爷就醒了。” “真的?” “嗯嗯!”安夏儿微笑着点头,lulu又笑了。 旁边陆宸和陆玺听着安夏儿的话,兄弟俩又说开了。 “怎么回事,听妈咪的意思,咱们还要回去上学啊?”陆玺说。 “肯定吧,这次爹地是帮我们请假了。”陆宸说道,“估记过两天,就要送我们回学校了。” “什么嘛!”陆玺两手背在脑后,不满地道,“其实课上讲的那些知识我们都知道啊,早学过了,可以给我们请个长假嘛!” 而且妈咪现在又在,他想跟妈咪多呆一会呢! 陆宸微笑,虽然是孩子,却将目前陆家的气氛看得清楚,“算了吧,我看爹地为了处理这边的事,挺忙的,肯定会很快将我们送回学校。这回带我们回来已经错过太爷爷生日了,估记是见太爷爷住院了,特地带我们回来一趟看望太爷爷吧!” 一说到这个问题,陆玺又纳闷道,“话说,太爷爷到底为什么昏迷,刚才妈咪为什么不说呢。” “大概是因为陆家这边的一些人吧。”陆宸说道,“我看我们这一次回来,好像没有看到太多人,感觉……陆家这边就像是吵架了?”或是比吵架更严重的。 陆宸始终是孩子,对复杂的陆家的事不会知道。 “吵架?”陆玺眉头一皱,“喂喂,大人也吵架么,到底有多无聊。” “我是说像。”陆宸看着在那边跟lulu说话的安夏儿,“总之我觉得,爹地现在一定地在处理陆家这边的事,反正就是那些大人的事,可能就是让太爷爷昏迷的那些人吧。” 陆玺一咬牙,“可恶,敢让太爷爷昏迷,若是让我知道是谁……” “小少爷。”身后传来金管家的声音。 两个小少爷一回头,见金管家正微笑着站在他们身后。 “这些是家里的事,你们不必忧心,大少爷他会处理的。”金管家微笑说道,他这是告诉两个小少爷别多想了,终究是大人间的恩怨。 病房外面,陆白接到陆釉的电话。 听到陆章原孔利妃让陆釉带话给自己,陆白冷声笑笑,“所以,他们开出什么条件。” “三爷他们说,他们家愿意让出那百分之三的股份,可以接受离开陆氏家族……”陆釉说道,“他们只希望岑金安保公司能从章元集团旗下脱离出去,让陆岑堂哥带着离开,说那原本是陆岑少爷的公司。” “是么,让出股份?”陆白嘴角动了一下,“这倒是一个可以令我心动的条件,只是,还不够,看看陆岑他还能开给我什么条件吧。” 挂下电话后,陆白问身后的魏管家,“魏桐,你觉得主家收回三叔家那百分之三的股份,足以弥补他们的过错?” 魏管家垂下眼睛,“大少爷,我认为这是三爷三夫人他们唯一能拿出的本钱了,他们这次就是为了股份,如今为了救下陆岑少爷,却愿意让出他们手上的所有股份,交出所有筹码,看来,他们是知道陆岑少爷是他们家所有的希望,陆岑少爷不能去住牢。” 陆白冷啍,“无论是他们这些年做假账的事,还是向爷爷下毒的事,都不能轻易算了。不然,如何让陆家其他亲戚得到畏忌!” 魏管家知道这也很重要,“大少爷,您说得是。” 三爷家的事必须给其他人一个杀鸡敬猴! 不能就此放过了! “让我放过他的条件。”陆白微微抬起脸庞,眸底是冷若冰霜的无情,“除了他们让还股份以外,得再加上一条,比如把岑金安保公司留下,或者……让他们家把这些年私吞章元集团的二十多个亿吐出来。” 魏管家鞠下躬,“好的,大少爷,我去找陆岑少爷谈。” “去吧。” 安夏儿出来的时候,魏管家刚好离开。 安夏儿上来问,“怎么,你让魏管家去哪?” “去一趟三叔家里。”陆白轻描淡写说道,“让他去跟陆岑谈一下吧。” “谈什么?”安夏儿想不太通,“你昨天不是说,向爷爷下毒的人,你不会饶恕么。” “当然不会饶恕。”陆白笑着告诉她,“但那得看他们出不出起得能让我饶恕的条件,如果是对陆家大有利的条件,我会答应,因为我知道,老爷子也会答应。” 只要有相等代价的东西,他会考虑! “比如什么条件?”安夏儿问他。 陆白看着安夏儿,她有着牛奶质感的肌肤,仿佛散发着令人心迷的香味,柔软的发丝从她颈边落下来,像诱人犯罪一般,将人的视线引至她的双肩,前面…… 这让陆白不禁想到昨晚,他们的疯狂。 手环过她的腰,陆白吻了吻她的耳垂,嗓音低沉,“能让我心动的条件,不低。三叔他们让陆釉带话给我说,说他们夫妻愿承担所有的罪名,甚至将他们家的股份让出来,只要我放过陆岑。” 让出股份? 安夏儿愣了愣,从她在陆家呆的这几天看来,陆章原和孔利妃对于股份的执著不是一般的,如今他们竟然主动提出放弃…… 完全无法想象。 “他们真那么说?” “大致是明白陆岑若是一坐牢,他们家基本上就算完了吧。”陆白说道,“但我不会让陆岑坐牢的问题影响整个陆家,我会在法院判他之前,将他们一家驱逐出陆家。” 这,这太狠了吧……安夏儿汗了汗。 不过这确实是陆白的作风! 她抬起眸子,“你,真的要这么做?” “嘘。”陆白用修长的手指挡住了她的唇,缓缓凑近,“别说了,我想吻你……” 他终是霸道又温柔地吻上了她。 安夏儿只好回应他。 无论结婚多久,他们依然像新婚夫妻。 ———— 陆岑坐在家里的厅里,换上了浴袍,喝着酒。 他性格低沉内敛,即使是现在这样的处境,他也不会紧张或焦虑得睡不着觉,不过是成王败寇而且! 听到魏管家的来意,他停顿了一会,将杯里的酒全部喝完了,“我若是不同意呢。” “陆岑少爷,劝你还是别辜负三爷他们的一片苦心。”魏管家说道,“陆辛少爷和陆茉小姐他们本事有多少,你清楚,如果你住牢了……” “那起码我爸妈不会住牢。”陆岑放下酒杯。 魏管家看了他一会,猜测说,“陆岑少爷你是不想让三爷他们代替你去坐牢么?” “废话,谁愿让自己的父母代自己坐牢。”陆岑冷哼了一声,“陆白真要报警告发我,我认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坐牢我去。” 魏管家叹了一声,感到婉惜,“陆岑少爷你既然有这片心,当时三爷他们打算向主家夺权时,你为何不阻止?你明知道他们做的是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