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0章 不该是这样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50章 不该是这样的!

陆岑哼笑一声,抬起眼睛看着魏管家,“在你们眼中是错事而以,我爸妈只是想讨回个公道,作为儿子的我,难不成看着父母受委屈都不帮他们么?” 魏管家拧起眉头! “如今,不过是我们的计划失败了而以,面对陆白我计谋逊了一筹罢了。”陆岑说道,“成王败寇,只有输赢,没有对错。” “那陆岑少爷你不想接受三爷他们的苦心,那你想过他们的感受么?”魏管家问他,“你觉得作为父母,是觉得自己去坐牢好,还是看着儿子去坐牢?而且是前程是锦的儿子。” 陆岑紧咬着牙,“我不会让我爸妈代我去坐牢的!” “我希望陆岑少爷你考虑清楚,三爷他们让陆釉少爷带话出来,无非就是他们想清楚了,比起看陆岑少爷被毁掉未来,他们宁愿背了那些罪名。”魏管家说道,“说到底,他们也五十左右了,富贵荣华享受过,大半辈子已经过去了,但陆岑少爷才你三十多岁,三爷他这根血脉,要靠陆岑少爷你。难不成,你要三爷和三夫人看着陆岑少爷你在牢里过下辈子么,或者,看着你受死刑? 陆岑少爷你考虑过三爷他们的感受么?他们会比死难受。” 陆岑手紧紧握着,但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爸妈代他去会牢…… 见他始终不答应,魏管家叹了口气,“罢了,本来三爷他提出的条件,我们大少爷就不答应。” “呵呵!”听到陆白不答应,陆岑突然讽刺笑道,“陆白他还不答应,我家将股份让出他还不答应?他胃口果然够大!” “我们大少爷觉得还不够。”魏管家说道,“将陆岑少爷你家的股份收回,以及将你们一家驱逐出陆氏家族,大少爷他觉得还不够,因为陆岑少爷你伤害了两个老人,其中一个还是陆老,他们现在还在医院,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一直躺下去……” 陆岑咬着牙。 突然他怒道,“我别无选择!对付有陆白的主家我只能不择手段,并非我不仁不义对老人出手,只不过那两人刚好是老人罢了!” 对,谁知道当时陆佑天去找的那个幼儿园园艺工人是个老人,而陆家现在的大当家又刚好是七十高龄的陆老。 “所以大少爷也无法原谅你。”魏管家说,“如果今后陆老就此躺在医院了,那对大少爷来说,不是将你们一家赶出陆家以及收回股份就能了结的事了。 作为主家的掌权者,有违反家规的家族成员,掌权者本身就有将其逐出家族以及收回其手中股份的权利。” “哼,我看他是想要用我杀鸡敬猴吧,只要我都倒了,以后整个陆家,敢问又有会能对主家挺出意见。”陆岑讽刺道。 “大少爷确实需要处置陆岑少爷你,主家需要再立一下威。”魏管家说,“但大少爷不能原谅你的理由,更多的是因为陆老。陆岑少爷,你想想现在还在医院的陆老,你真的毫不内疚么?” 陆岑沉着脸,不说话。 “对于早已知晓你家在做假账却依然没有揭穿你们家的陆老,陆岑少爷你却想害他性命,陆岑少爷,你真的不惭愧?” 陆岑脸庞紧紧绷着。 “听说,姑小姐还在为你求情。”魏管家看着陆岑,皱眉,“其实主家对你们家已经够宽宏仁慈了,一些长辈对于陆岑少爷你与三爷父子俩,也够大量了。是你们只顾自身的利益,忽略了这些人情,亲情,就为了所谓的家族股份,就不惜向陆老狠下杀手。” 陆岑紧握着手,手背上青筋毕露,他咬着牙像强忍着什么,“……说完了么。” “我过来主要带大少爷的话过来。”魏管家说道,“他说对于三爷开的条件他不满意,除非将岑金安保公司留下,或者将这几年你们家私吞的二十多个亿吐出来。” “哈哈哈,陆白他够心狠手辣! ”陆岑听到大笑了起来,眼睛却像被酒辣得发红。 “那,我话已经帮大少爷带到,陆岑少爷你好好考虑吧。”魏管家看了一下时间,提醒他,“距离你给出答案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大少爷将会将证据给警方,陆老中毒一事也将定案,包括s城那个老赵的案子也会了结。到时陆岑少爷你就等法院的审判吧。” 最后对这个堂少爷颔首,礼了一下,魏管家走了。 魏管家走后陆岑的笑声陡然停了下来,之后是他黑到可怕的脸色,猛地将手边的酒杯扔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咬着牙,“将我一家赶出陆氏家族,还要将章元集团以及岑金安保公司留下?哼,陆白你是想断了我家所有后路么!” 陆氏的股份以及公司都没了,让他离开陆家后白手起家么? 而陆白提出,交这些年他家倾吞的二十多亿吐出来,那更是没有可能的,那些钱几乎都转换成了其他资产。 陆茉站在楼上,见魏管家走后,她红着眼睛走下来,“哥,如果这是爸妈的意思,你还是照办吧。” 陆岑回头看着她,“陆茉,你与家里的这些事无关,你完全不知情,听我的,继续去章元集团上班。留得青山在,他日我们家总能夺回章元集团……” “我现在不想夺回公司。”陆茉看着既然要坐牢的大哥,她眼睛已经哭肿了,“我只想要一家人平平安安。” “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主家不会这么算了的,这次的事不可能没有后果。”陆岑向她走过去,心疼地看着妹妹,“算了吧,陆老的毒是我下的,到时要坐牢我去,爸妈会回来,就算我们家被赶出陆家,你和陆辛,也依然能和爸妈团聚。” “哥,你是不是忘了?”陆茉看着他,“忘了昨天妈被警察带走时说的话了?” 陆岑想抚妹妹头发的手停在了空中。 “妈,她说……”陆茉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说不是你做的,你一定不能承认,她要你照顾我和陆辛,妈他将咱家所有的希望都寄于你身上了。哥你去坐牢了,或真的被判了个无期,死刑?你是想要爸妈痛哭死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听着妹妹的话,陆岑喉头一片哽塞。 陆茉看着陆岑,睁着她酸胀的眼睛,“哥,我也不想看到爸妈坐牢,但我知道,如果爸妈看到你去坐牢了,他们会更痛苦……咱三兄妹,大哥你是最有出息的,是咱家的骄傲,你若是没了,咱家怎么办?” 听着陆茉的抽泣声,陆岑将手收了回去,背过身,垂下眼,“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没理由让爸妈替我去顶罪,这也不是一个儿子该做的事。” “哥,你如果同时背负陆老中毒一案以及s城那个什么老赵的案子,你手下就有两起故意杀人未遂的案子了,法院判下来,最低你也一定会坐个几十牢的。”陆茉眼睛红红的,强忍着说下去,“但如果爸妈他们去顶罪的话,一人顶一个案子,那情节就会减轻,如果陆老和那个老赵醒来了,也许爸妈只判个几年就出来了呢……” 听着身后陆茉又哭了起来,陆岑心里的负罪感越发深重。 不该这样的! 他原来的计划不该是这样的…… 陆茉哭着,又突然难过大叫道,“你以为我愿意看爸妈坐牢吗?我也生气!这些事都是大哥你干的,如今却要家里替你背负。可我没办法怪大哥你,因为我无能为力,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去求银苏婶婶,我去求溱姑妈他们,都没有人理我。我若是怪大哥你,我就真的一点依靠都没有了!”

上一篇   第1849章 我想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