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1章 他父母的要求!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51章 他父母的要求!

哭着哭着,陆茉声音又低了下去,她双腿失力地跪坐在地上,“我不愿看爸妈坐牢啊,可我……可我知道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他们想要的是大哥你的平安。” “对不起,陆茉。”陆岑愧疚地垂下了眼睛。 “现在我只庆幸陆辛不在家里,他若在……估记会更乱。”陆茉声音都沙哑了,平时在章元集团是个名媛高管形象的她,如今面对家里的危机,她无助地像普通的女子。 因为面对的是最大的豪门陆家主家,没有任何人帮得了她,这件事传出去,她平时那些朋友要么是暗里偷笑的,要么是忙着躲避的,毕竟谁又敢插手陆家内部的事。 下午两点的时候,陆岑来到了帝都警察局。 他在拘留所里见到了陆章原和孔利妃,因为陆章原和孔利妃商业犯罪的事已经定案了,所以他们换上了拘留所的衣服。 陆岑看着他爸妈从以前的豪门老爷和贵妇人的尊贵,竟然变成了眼前这副光景,这让他喉咙一时干涩起来。 孔利妃看到陆岑来了,心情很激动,但见他眼睛红了,便想到是看到自己和丈夫在拘留所而难过,孔利妃马上将没有打理的头发拢到耳朵后面,笑笑说,“陆岑你放心,我和你爸很好,就是很想你们兄妹三个,如今你来了我们也放心了……” 陆章原也说道,“进来的人都这样,不论出身显贵还是低贫,你也不必感伤。” 陆岑手微微抖着,对身后的警察说,“能让我跟我爸妈单独说几句话么。” 身后两个警方看向陆釉。 陆釉是陪着陆岑过来的。 作为自家的人,陆釉多少有些不忍,他道,“没事,这里有摄象头,他们做不了什么,让他们说几句话吧,出事我负责。” 陆釉对押着陆章原和孔利妃出来的警察也点了一下头,一时间,几个警察都出去了,陆釉交待了他们只有十五分钟后,也出去了。 警察一走,孔利妃就慌忙抓着陆岑的手,“岑儿,你听妈说,我和你爸已经想好了,这次的事全部是我和你爸的责任,我们自己担了,就算被主家赶出陆家了也不要紧,依你的本事,只要岑金安保公司在,你依然可以闯出一片天地,陆辛和陆茉交给你,我和你爸也放心。” “爸,妈。”看着孔利妃保留得极好的手腕上戴上了手铐,陆岑眼底酸涩艰难,“我怎么能,怎么能让你们替我……” “怎么说话!”陆章原知道他们这会有监听,不让陆岑承认他下毒的事,忙口头上将责任揽了,“这件事是我跟你妈不对,但我跟你妈做假账的事你不知情,下毒的事,也是我做的,s城那个叫老赵的老头也是我和你妈做的,就是想坏了陆佑天的名声,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对主家不满。你只是我儿子,只是这段时间,参与了向主家夺权的计划,害人的事你没有参与!” 陆岑看着陆章原和孔利妃,他艰难地道,“爸,妈,可我不能……” “岑儿!”孔利妃也不让他说出后面的话,只是用泛泪的目光看着他,“你不必自责,这些事情确实是爸妈的责任,我……我和你爸,当时不应该,不应该不为你们兄妹三人作个好榜样,这一切都是爸妈的主意,所以现在被警方抓了,也是我们该的。” 她话里的意思是在说,向主家夺权和要求分股份的事,是他们要求的。 而陆岑是为了参与了他们的计划,才会向陆老下毒。 说到底,是他们做父母带的头。 这责任该他们两人背。 “听明白你妈的话了?”陆章原看着陆岑,依然以严肃的目光看着这个大儿子,“听明白了就回去,离开陆家也没有关系,无论如何,你得把岑金安保公司带走,那原本是你的公司,你还有很长的路。但我也许就到这了,我输给了主家。” 他举了举手上的手铐,“我现在的处境,估记就是我斗输的下场,我反抗过,即使输了,只要你平安,我也不后悔。” “爸……”陆岑缓缓垂下头,愤恨而大声道,“可我不能这么做,不能这么做!”他怎能让他爸妈为他顶罪! “必须这么做!”陆章原怒道,“你如果违背了我的意思,我和你妈都不会原谅你,以后你也不是我们的儿子!” 陆岑目光定住了,眼眶红红地看着自己爸妈。 孔利妃噙着泪,一边点头。 这是她和陆章原决定的。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让陆岑住牢,要去他们夫妻去……他们儿子还这么年轻,将来大有作为,现在去坐牢的话将来可就毁了! “可陆茉,陆辛他们……”陆岑提到他的妹妹和弟弟,“我不能让他们以后见不到你们。” “放心吧,岑儿,他们会理解的。”孔利妃哽咽地说道,一边伸过手捧着儿子的脸庞,“他们也不会见不到我们,以后你们可以来探监。” 说着,孔利妃便哭了起来,“妈难过就难过在,没法看到你结婚了啊。” 看着陆岑眼神黯了下去,孔利妃又用手抹干了脸上的泪,勉强地笑起来,“哎,看我,想到这些就哭了……好了,不哭了,只要岑儿你能平安,我和你爸也没什么担心的。有一点银苏嫂子他们说得对,金钱和权利、地位这种东西,离开人一文不值,所以,被赶出陆家也没什么要紧,人平安就好,以岑儿你的本事,不靠陆家,也依然可以有一番大的作为,妈相信你,所以你一定保重,记住我和你爸妈的话,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结婚成家,也要照顾陆茉和陆辛。” 陆章原又板起面孔,陆家的三爷在拘留所这地方,他的骄傲也仍在,“你如果觉得对不起我和你妈,离开陆家后再闯出一番天地来,好好让主家看看,好好让陆家的列祖列宗看看,我陆章原的儿子,没有他们主家,也依然不会输给别人!好好让你爸我骄傲一回,让以后我和你妈出狱后可以抬头挺胸,就算没有陆家,我们的骄傲也依然在!” 见陆章原胸脯拍得直响,陆岑眼睛缓缓垂了下去。 向来不跟人任何人低头的他,面对父亲,却愧疚地低下了他的头颅。 但他知道,面对他爸妈,他唯一要求的就是答应他爸妈。 而且做到! “对不起……”他垂着头,将男人所有的软弱藏于内心中,“对不起,儿子没能帮到你们,没能救你们,是我本事不够。” 孔利妃抬起他的脸,“不,岑儿,你记住,你是咱们家的骄傲、希望,在我和你爸眼中,你不比主家的陆白差,你只是没生在主家而以。” 陆岑握着母亲孔利妃冰凉中带着温暖的手,闭上通红的眼睛,点了点头。 从警察局出来,回去车上,陆岑坐在车后面头一直埋着,偶尔还能看到他宽阔的肩在微微发抖,司机开车的时候,时不时从倒后镜看去。 “陆岑少爷……你没事吧。”司机问他。 陆岑手盖着眼睛,声音没什么异样,但呼吸却在颤,“开车,回去吧。” “是。”司机踩大油门,后面负着跟着陆岑的警车也加快跟了上去。 陆岑是个成熟的男人,面对与双亲的分离,他不会情绪失控那样嚎啕大哭,也不会躺在角落里低声轻泣,心里的泪只会在手的遮挡下,无人知晓地沁出几滴,又从他指尖化去。待他抬起面孔时,依然是那张无坚不摧般的面庞,因为他是亚洲第一安保公司的老板,他是陆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