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2章 人面桃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52章 人面桃花!

陆白和安夏儿正与孩子们在陆家用午餐,餐厅的气氛分外和谐,金管家接到大门那边的电话,听了会后放下手机走过来。 他来到陆白身边说,“大少爷,陆岑少爷来了。” “来了?”陆白反应平静,吃完盘里最后一块食物后,唇角划起一丝淡淡的微笑,“那么,他是来向我承认下毒的事呢,还是与他父亲达成了共识?” “恐怕二者皆有。”金管家说道,“听说他去了警察局那边,那必然是跟三爷他们见面了,这一点可以打个电话跟陆釉少爷确认一下。” “这点事跟陆釉确认什么,这个时候他去警察局除了要跟他父母见面,还能为了什么。”陆白头也没抬道,“让他去爷爷的书房等我。” “是。” 金管家鞠首而去,陆白现在在家,金管家是特地从医院回来一趟。 华管家看了一眼陆白那边,心下知道陆白和金管家在说陆岑的事,不过华管家现在负责主家的事以及主人的饮食起居。 看着lulu大口吃东西的样子,她笑道,“lulu小姐,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名门淑媛,吃东西要斯文哦,举止也要得体,可不能太粗鲁了。” “得体?”lulu端着与她脸一样大的腕,回头望着这个管家奶奶,脸上还粘着肉酱,“什么是得体?” “就是要做个体面的人。”华管家笑眯眯地道。 lulu还是不太明白,陆宸便指向安夏儿说,“就是要小口小口地吃饭,像妈咪那样。” 安夏儿瀑布汗,别……别拿她打比。 没外人在的时候,只有她和lulu的时候,她也顾不上什么礼仪的。 “妈咪也喜欢吃哦!”lulu小天使直白地指出。 “咳……”安夏儿呛到,“嗯,对……喜欢吃没什么不对。” “但要吃得好看。”陆玺小少爷与父亲一样,吃饭的画面像个小贵族,不慢不快。 陆白比较爱护女儿,“别听他们说,细嚼慢咽,吃饱就行了。” 这lulu听懂了,拼命点头,“嗯嗯,我一定会吃得很饱!”两三下扒完碗底的东西,又举起碗,“再来一碗!” 除了陆白,整个餐厅的人都汗颜。 陆白放下餐具,对安夏儿和三个孩子说,“刚才的事就那样定了,明天就送小宸他们回s城,既然他们要继续去圣伯莱学校上学的话,就回去吧。” “明天?这么快?”陆玺瞪大眼睛。 “……”陆宸也以为能呆到安夏儿回美国为止,“爹地,不能多呆两天么?” “那你们想在这边呆到什么时候。”陆白说道,“太爷爷你们已经看过了,他现在在医院也没法陪你们,你们回去上学吧,下回他醒了,你们再过来。” “可是妈咪都还没走啊。”陆玺不满意道,“你不是说妈咪这次回家只有半个多月么,然后还要回美国复诊么,我们可以呆到妈咪去美国的时候啊!” 陆宸也点了点头,“应该没几天了吧,爹地你和妈咪回来已经有好些天了。” 安夏儿叹息,“对,我也差不多要回美国了,在那边呆到复诊结束,我就回来……”手一边抚着lulu柔软的头发。 陆玺马上趁机点头,甚至搬出妹妹,“对对对,而且lulu也粘着妈咪,她现在肯定不同意回去。” “谁说lulu要回去。”不想陆白认真地看着陆宸陆玺,提醒着他们,“明天只有你们俩要回去上学,lulu留下,等我和你们妈咪去美国时再送lulu回去。” 陆玺一听,立即就不干了,“凭什么?我们是不是亲生的?” 陆宸也傻眼了,“爹地,我也觉得不公平。” 安夏儿看向陆白,“陆白,这,是不是太好?好歹得有个理由啊,要让小宸小玺先回去的话。”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陆白给爱妻一个面子,对两个儿子说,“要理由是么,听着,lulu只是上幼儿园,偶尔请个几天假没什么要紧,但你们上小学了,课程比较多,不能请太长的假。” “这是什么理由,我们不听!”陆玺捂着耳朵。 “上小学不是你们要求的?”陆白给了他们一个腹黑微笑后,离开了餐厅,管他们答不答应。 陆白走后,陆玺气得不想吃饭了,瘫坐在椅子上,陆宸也看着碗里的饭出神。 失策啊!失策! 想不到他们上小学后,居然成了爹地支开他们的理由了? 旁边安夏儿赶紧安慰他们,“不要紧了,反正我这次去美国复诊的时间也不长了,复诊结束到时我就会回去了。” “对哦,小少爷。”华管家也说,“你们既然上小学了,就要认真对待学习啊,既然过来探望过陆老了,就先回去吧,等陆老醒了再接你们过来。” 陆玺还是瘫着不动,眼神望天。 陆宸拿起餐具继续吃饭,仿佛知道这是不可逆改的命运了,他只是问道,“妈咪,那你什么时候去美国?” 安夏儿想了一下,“嗯……过两天就要走了,我回来已经两周了,该去美国复诊了,不过,有一点我肯定,到时我一定能赶得及回来过圣诞节!” 听到这,陆玺才精神一振,坐直了,“妈咪,真的吗?你会在圣诞节之前回来?” “不出意外的话,一定可以。”安夏儿微笑道,“到时我就不会走了,就算到时在家里闲着,我也去唯丽公司,我想过了,我还是不想错过你们的成长,我想在家里看着你们长大。” 所以,去读研或者向科学界方向发展的想法,暂时被安夏儿搁浅了,她还是认为,不能错过孩子们的成长,在他们小的时候想尽量陪伴他们! 安夏儿的话,顿时又激起了三个孩子们的希望,又开始期待圣诞节了! 陆白来到陆老的书房时,见金管家已经将陆岑带来了,陆老喜好字画,收藏古书籍,满室都是墨香,靠墙的置特架上还摆着名贵的纸扇,以及玉石,古董。 陆岑坐在那组暗红楠木的沙发里,古色古香的茶岂上摆着上好的茶具。 或许是已经将陆岑视作了对主家有威胁的人,金管家一步也不离地站他旁边,盯着他,连书房门口都带着两个保镖。 陆白进来后,对金管家道,“倒茶吧。” “是。” 陆白的交待下来,金管家才去准备茶水。 陆岑讽刺道,“才几天,真是人面桃花,想不到现在我来到主家,连这里的管家都开始敢对我摆脸色了。还是说,这是陆白你的指示?没有你的话,主家以后甚至不会再给我家一杯茶?” 陆白笑了一下,在他对面坐下,“你想杀我爷爷,还期望这里的下人能给你好脸色?主家上到管家下到一个扫地的,哪个不是对我爷爷尊敬有加,你敢对主家的大当家不敬,便不再是这里的客人。” “客人……”陆岑念着这两个字,“如今我已经不算是陆家的人么,算是客人?” 陆白抬手看了一下表上的时间,“快了,还有一个小时间,时间一到,我会让我s城那边的助理从警方那审问出幕指使人,以及将你承认你下毒的那只录音笔交给警方,你杀人未遂的罪名很快会成立,而我也将召开记者发布会,以陆家继承人的身份,将你们一家驱逐出陆氏家族。” “你真是狠。”陆岑平静地看着他,“且不论我爸是你三叔,向陆老下毒的人也是我,你对付我就行了,为何要将我一家赶出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