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7章 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57章 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表叔?”被爹地抱在手臂上的lulu也看着这个陌生的舅舅,有些奇怪地道,“奇怪,没见过你呀!” 陆家这边亲戚虽多,但是lulu都回过陆家的原因,多少都见过。 也许她记忆好,小脑瓜都记住了陆家这边的人,所以对于这位刚出现的表叔,颇感不明了。 “陆鹭小姐好。”端本瀛也对这个表侄女问好,“你确实没见过我,因为之前我没有来过陆家,可我见过你。” “哦,什么时候呀?”lulu眨了下眼睛。 “当然是电视上……” 安夏儿看着lulu认真的模样,第一次发现,原来她女儿不是见谁都扑上去要跟对方玩的呢! 对于陌生人,她女儿才不会马上扑上去! 发现这一点的安夏儿顿觉得惊喜! 此时别墅大门外,相叔公正与陆庸、蓝梅刚出来。 送他们出来的华管家道,“相叔公,陆庸少爷,蓝梅少夫人,你们慢走,这一阵子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还有相叔公,实在有劳你大老远从国外回来为陆老庆寿。” “他是我大哥,应该的。”相叔公理所当然地说,“只是章原一家的事,我也非常难过,如今只希望他们离开陆家后能好好的。同时,希望大哥尽快醒来吧。” “我想一定会的。”华管家微笑道,“毕竟这么多人牵挂他。不过,相叔公你真的又要离开么,这次回来不在家多呆一阵子?大少爷非常感谢你呢,大少爷能这么快从端木家借来一个人手,也多亏了这几天相叔公你刚好在端木家那边。” “唉,这算什么。”相叔公大气地道,“那是陆白奶奶的娘家,不用我出马,他们也会支持陆白,只是刚好跟那个端木公子一起回来罢了!” 又道,“至于后面的事,想必陆白也能一手处理好了,这人上了年纪啊,还是喜欢清静,所以家里若没事,我还是到国外养老吧!” “相叔公倒是每个国家都能适应呢。” “都是有所体会,既然退休了,就好好看一下这个世界嘛。”相叔公心胸豁然,“等大哥醒来,你们别忘了劝他退休,也劝他到处走走。” “是,我们一定会劝陆老。” 最后在华管家相送下,相叔公与陆庸蓝梅上了车。 车子离开陆宅后,相叔公在车上叹了一气,看着陆庸和蓝梅,“话说,你们两个,真不考虑一个人从商?章元集团现在缺人手,听说陆白还建议过你们回来从商,让你们夫妻去掌管章原集团,你们拒绝了?” “爷爷。”陆庸说道,“我志不在从商。” “爷爷,我也一样。”蓝梅往丈夫肩上靠了靠,“我只想做个律师,就让我成为陆氏的顾问律师吧,我们还是不想从商。” “哎,你们哪……”相叔公叹了一气,“其实章原他们一家一走,由星溱一家去顶替他们家掌管章元集团,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怎奈,你们两夫妻都从事法证。如今哪,章原他们家里对于你们没有一个人从商却拿着陆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感到不满了,他们会不满,也许以后,还会出现不满的人,为何不趁此机会,改变一下想法?哪怕你们夫妻一个人转行也好啊?” “爷爷,我们明白你的苦心与考虑,你说的这一点我们也想到了。”陆庸依然面不变色,志向不改,“但我和蓝梅确实不想从商,我们会尽量帮陆家做事,至于有人不满,那就让他们不满吧,如果主家以后要从我们家收回一半股份,那我们也不想说什么。” 蓝梅又道,“爷爷你放心,我们会尽量让我们的孩子一个从商,一个法,将来会有一个孩子进入家族企业。” 见他们夫妻不改变主意,相叔公叹了一气,“主家从我们家收回股份倒不至于,毕竟这次家族内讧,我们都站在主家那一边也算立了功。只是,多少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要等你们的孩子长大,那还得十几二十多年啊,时间长着呢!谁知道这些年又会发生什么事!” 他也担心他以后在外面时,家里会出事啊,他女儿星溱性子温软,不像银苏孔利妃那样刚烈厉害。 若是以后,家里犯了什么事,或者受人所害…… 想到这,相叔公就忧心。 他们一家虽然是站在主家那边,但是,主家的强势他们也是看在眼底的,原本陆国原和陆章原两家联合向主家逼权,主家是处于下风,可陆白一回来,就完全扭转了情势! 如今国原一家不敢折腾了不说,章原一家还…… 想到这,相叔公分外觉得陆家这一任的继承人陆白不是个善主,陪着那样一个继承人,大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即使陆庸蓝梅能干,能弥补陆星溱,相叔公也担心…… 对于相叔公的说法,蓝梅笑笑说,“爷爷,这不该是您说的话,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讲,十几年才长,才于你们长者来讲,十几年不长吧?” “对我而言是不长,眨眼间事,但对你们长!”相叔公忧心地看着他们夫妻,又道,“我看哪,有时间我还是去找星群再谈谈,看能不能劝他还俗。”怎么想,他家还是有一个从商的比较保险。 见这位一直护着儿子的爷爷居然松口了,蓝梅意外,“如果小叔能被爷爷劝回来,自然是好。” “机率很低别抱希望。”陆庸来了句。 “哎,都是我之前太惯着他。”相公叔有点后悔了,想到这,他马上拿起手机,“不行,我现在给他去一个电话吧……” 不想他电话没打出去,另一个电话却打了进来。 看到来电名,相叔公皱眉了皱眉,“坏了,看来,我暂时还是走不了了……” “怎么了,爷爷?”蓝梅马上紧张问,陆庸也拧眉。 “是你们二爷爷的电话。”相叔公叹气,“看来他在国外也看到了新闻,得知章原被赶出了陆家,他估记得马上回来了。” 陆庸和蓝梅缓缓望了一眼对方,都感觉这形势可不好! “二哥一直不爱关注网络,我还期望消息不会这么快传到国外……哎,他这一得到消息估记也会马上回来了。”相叔公忧心接起这个电话,一边换上笑容,“二哥啊,现在在哪,还在迈阿密……” 旁边蓝梅轻声问陆庸,“二爷爷与陆老关系一直……挺僵,不是么,赶紧通知一下少夫人他们吧。” 陆庸坐到车子另一边,也给陆白打电话了…… ———— 嘉华翰墨院,陆国原家中。 陆国原和妻子银苏从那天在医院被陆白宽恕后,回到家一直都没有怎么出门,一来是现在到处都是陆家的新闻,他们去公司估记也会遭到记者的围堵;二来是陆釉让他们在家呆几日,好好反省这一阵子他们的所做所为;第三,则是在忧心另一件事…… 他们在家里同时也接到了荣叔公的电话,银苏是个擅于打扮的贵妇人,即使是情绪低落时,她也是姿态端张仪表精致。 一身旗袍的她正交叠着腿坐在陆国原对面,给他们二人倒茶,看到陆国原接电话,听到陆国原叫‘父亲’,她倒茶的动作顿了一下,叹气,又继续往陆国原杯里满上。 同时,她对下人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夫人。”下人都退下了。 “国原我问你,为什么陆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通知我?”荣叔公生气地在吼,“你们想瞒我到什么时候,难道要你们兄弟都家庭破碎了才让我知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