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9章 至少还能活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59章 至少还能活着

“釉儿。”银苏打断了他的话,“爸妈知道你的心,不必再说了。” “可你们……” “你爷爷打了电话回来。”陆国原说道,“他很快会回来。” 陆釉脸色马上变了,“什么?爷爷要回来?” “章元他们被赶出陆家的事闹得这么大,已经传到国外了,你爷爷他已经得知情况,说不准现在已经上了飞机。”陆国原想起电话里父亲的话,缓缓看向陆釉,“你要站在主家那边,我们不怪你,你有你的立场,所以,你要帮陆白,就去帮吧。” 陆釉看着他们,微微皱眉。 “釉儿,听到你爸爸的话了吗?”银苏抬起红中带泪光的眼睛,“你去做你的事,爸妈无论干什么,都将与你无关,这样就算我和你妈也被赶出家族,主家也不会赶你。” 看着让自己站到主家那一边去的父亲,陆釉怀疑地看着他们,“你们该不会又要做什么吧?” “让你走就走。”陆国原脸色愈发觉得沉,“既然工作忙,忙你的工作去就行了。” 看到他们的反应,陆釉笑了一声,“我会站在陆白那一边,因为我觉得主家对我们不差,陆白堂哥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他具有那种令人值得追随的领导力。但是爸妈,我要提醒你们,最近郎业集团的股价突然上涨的原因,我清楚。我劝你们不要再做危险的事,股市的事,我想陆白堂哥他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答应过我会放过你们。” 陆釉提醒了父样以后离开了家,局里本来案子就多,最近陆章原家的事一出,就更忙了。 陆釉走后,银苏就掉下了眼泪,她从纸巾盒里抽出纸巾擦着眼泪,“釉儿怎么说也是警察,把这件事瞒着他……真的好么?” 陆国原垂下双目,叹气,“这件事不能牵扯他进来,他若是知道他妹妹被……他一定会不顾身份去找对方,那样的话,我们可能儿子女儿都会牺牲。” 银苏听到这,又抹眼泪,“万一釉儿有别的办法呢,或者,对,或者跟主家也说一声的话……” “没用的。”陆国原摇头,“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眼中。” 银苏轻轻低泣。 “总之,就算我们被赶出陆家,我也要救歆儿。”陆国原脸上有决然的坚毅,“要将歆儿救回来后再报警!不然对方会撕票!” 在陆国原他们向主家夺权的下面,隐藏着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他们没有绑架陆宸陆玺去威胁陆白,只是寄了一封威胁信而以。 相反,真正被绑架了的是他们的女儿,陆歆。 最近谁也找不到陆歆人,并不是陆歆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而是被绑架了,对方用陆歆威胁陆国原夫妇,让他们将陆家内部搅个天翻地覆! 对方命令他们不能报警,更不能告诉他们当警察的儿子陆釉,否则,他们会一点一点地剁了陆歆。 在陆白和安夏儿还没有回到z国时,对方就在催陆国原他们动手,但陆国原念及主家的陆老年迈,不忍心,结果隔日对方就寄了一个盒子过来—— 里面装的是一根血淋淋的手指! 陆章原和妻子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看到因为他们的犹豫而害女儿被人剁了根手指,痛苦不已。银苏想通知儿子陆釉,但刚在电话里想跟陆釉说他妹妹的事,家里一个在打扫卫生的佣人便突然死了……看着被杀的佣人,银苏当即改了口,对陆釉说,陆歆肯定是因为贪玩去其他国家了。 自此,陆国原和银苏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眼中,在将那名被杀的佣人送回家并赔了家属一大笔钱后,陆国原和银苏无法再抗拒,便与一直不满意陆家股份分配制度的陆章原一家联手了! 怎么将陆家内部搅个天翻地覆? 那就是制造一些矛盾,所以陆国原向主家提出了要董事长一位! 他当然知道,董事长一直都是主家的人胜任的,可他不这么提要求,不提出不合理的事,陆家内部怎么搅动得起来? 的当天晚上,陆国原的电话又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陆国原和银苏正在书房里商量女儿陆歆的事,陆国原听到对方的话,脸色顿时铁青,“你们到底是谁?放了我女儿!” “陆二爷,我们是谁不重要。”电话里的声音经过处理,听不出来是什么年龄或者是男是女,“但你们办事不利啊,你们主家的大少爷一回来,如今陆家内部的矛盾又被制住下去了?” 银苏一看陆国原表情便知是绑架他们女儿的人打电话过来,忙跑过来,和陆国原一起想看看来电话号码。 之前对方一直是以信件通知他们,还是第一次打电话。 只要留下号码,迟早能查到…… “你们不用看了,我这个手机号是临时的。”电话里的人道,“跟你们通过这个电话后,这个号码马上就会注销,你们找一不到我们。” 听到对方知道他们在看号码,银苏赶紧四处望望。 但这只是陆国原的书房,连窗帘都拉上了。 到底从哪里监视着他们? “下次,我们会继续换一个号码联系你们。”对方阴木地笑说道,“当然,我不爱打电话,更趋向寄信,毕竟文字才能传达恐惧。” “放了我女儿!”陆国原吼道。 “把我女儿还给我!”银苏也叫,“你既然知道我儿子是警察,就该明白,等警方抓到你们,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抓到,确实没好下场,但你们是抓不到我的。”对方很有把握地说道,“当然,在你们抓到我之前,你们敢联系警方或告诉其实,我下回就不只是切你们女儿身上的哪个零件了,我会直接寄颗头过去。” “不要!”银苏叫起来,一向端张贵气的她,此刻想到身处危险之中的女儿,整个人都变了,“我们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如今陆老已经中毒住院了,章原一家也被赶出陆家了,陆家已经乱了!我们已经做了,你们还要怎样?” “还不够。”对方的声音毫不出任何情绪与情绪,“问题是陆白一回来,又将你们家族的内乱压了下来,你们必须加大力度,将陆家搞个四分五裂才行!” “陆家到底跟你什么仇!”陆国原吼道。 “这个你们不用知道。”对方说道,“总之你们不把陆家搞个四分五裂,你们就准备收你们女儿四分五裂的尸首吧!” 陆国原吼叫道,“你们这些疯子!把我女儿放了!” “加油啊,陆二爷,失去一根手指虽然弹不了钢琴了,但至少还能活着……对吧?”最后一句话,对方阴森地笑了起来。 当晚,陆家的佣人端着两碗汤来到陆国原书房外时,又似乎听到了里面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门是隔音的,若不是叫得非常大声,想必外面根本听不到。 但这已经不是佣人第一次听到了,前几回,她一直以为是幻觉,这怎么可能是他们老爷和夫人的叫声呢?他们老爷和夫人是那么儒雅和端庄! 当眼下再次确定听到了里面声音时,佣人吓得手一抖,托盘掉在了地上。 啪! 两只碗立即摔了个粉碎,佣人赶紧蹲下去捡,与此同时,书房的门打开了,银苏来到门口,脸色惨白,平时一惯的笑容也没了,看着正在捡碗碎片的佣人,“刘妈,干什么呢。” 刘妈被银苏脸色吓了一跳,“没……夫人,我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