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 想杀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61章 想杀人

安夏儿正想着距陆章原一家的新闻已经过去了两天,现在网络上应该不会到处是陆家的消息了吧?当天下午她打开手机媒体一看,顿时傻了眼! 陆章原一家被逐出陆家的消息,确实没有那火爆了,但其原因就在于有新的消息分了流! 这个新的消息就是她! 搜索引挚以及微博热点,大大几个词刺中了安夏儿眼睛: 如此词条…… 安夏儿满头雾水,莫名其妙,什么亲密照,什么她跟慕斯城,她跟慕斯城那是多少百年以前的事,怎么现在还有人这么无聊拿她跟慕斯城的过去作文章? 好奇驱使她点进一个词条,当看到那些照算是时,安夏儿差点被吓晕! 果然是一些‘亲密照’! 她和慕斯城! 但是,她才没有跟慕斯城摆出过这种姿势,也没拍过这种照! 这些照片只有人物的脸是她和慕斯城的——有人p了她和慕斯城的照片搞事情! 事到如今竟有人发出这种照片,真是匪夷所思,荒诞可笑! “去你妈!!”安夏儿将手机摔了,真是气得她粗精话了,“哪个王八蛋吃饱了撑着,有本事站到我面前我不宰了你丫!” 房间门突然打开,陆白站在门口看着她,安夏儿刚睡了下午觉醒来,看着她在床上发怒的样子,陆白便大概知道了什么。 他过去帮她捡起手机,“我刚上来准备提醒你先别看新闻……” “这么说,陆白你也看到了?”安夏儿紧张地看着陆白。 陆白点点头。 将她扔在地上的手机递回给她。 安夏儿马上往他面前的被子跪坐着,穿着睡衣,可怜兮兮地搂着他的胳膊,“陆白,你相信我,那些照片不是真的,是有人p的,我跟慕斯城绝没有拍过那些照片……” 陆白看着她的眼睛。 “喂,你这什么眼神?”安夏儿一惊,“你不相信我吗?” “我就是很生气。”陆白盯着安夏儿的脸,一字一句说,眼神中藏着另一种高高的冰霜,被小人物冒犯的冰冷怒焰,“尽管知道那些照片是假的,但看到那些照片,以及想到那些敢把你的照片跟别的男人合在一起的人,我就想杀人。” 安夏儿松了一口大气,“你相信我就好,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p出那些图片的人,一定是唯恐天下不乱。肯定是看到现在陆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又要继续给我们找点新的话题出来。不,也许是我的敌人,是想抹黑我!” 陆白按着她的后脑勺,俯下脸狠狠地吻了一下她的唇,之后拍了拍她的肩,“别去看网络上那些新闻了,我会让人查查那些照片的源头是哪,无论是谁,相信我,我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他便走出去了。 高贵清冷的身影消失在房间。 知道陆白没有相信那些照片,安夏儿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去,如陆白所说,尽管知道那些照片是假的,但将她和慕斯城p成那样……他们看了就生气! 明明她都嫁人了,慕斯城也订婚了,到底谁这么无聊还想拿她和慕斯城作文章? 安夏儿磨牙切齿,她的情绪需要宣泄,但还是忍住了,想了想,她发消息问展倩, 展倩自然也看到了这个消息,应该说喜欢刷手机的人现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谁?”她百无聊赖地叹了一声,“总之你现在出事,或者跟陆白闹出什么矛盾,谁会受益,就是谁呗!” “你说是针对我的?”安夏儿问。 “那还用说。” 安夏儿又想了一下,觉得如果是这样那自己仇人也太多了吧。 “不不,有没有可能……”她试着猜测,“是针对慕斯城?” “慕斯城现在订婚了,没有与别的女人传出什么绯闻,不大可能。”展倩说道,“除非是安琪儿,她想夺回慕斯城和她的儿子,我也想过这一点,但我确认过,安琪儿现在还没出狱,她在监狱办不到这种事。” 安夏儿一想,确实…… “那,有没有可能……是陆白?”安夏儿耸了耸肩,“毕竟他的爱慕者总比我的多啊,比如有哪个女人为了他而想拆散我们。” “陆白那是国民老公级人物,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网上把他叫老公的也多了去,你们结婚这么久也没见谁敢p你和别的男人的照片哪!”展倩看得通透,劝安夏儿放弃这个想法,“不可能是针对陆白的,一定是针对你的,你还是想想最近得罪谁了。” “我现在在陆家,能得罪谁……”安夏儿话突然顿住了。 她想到了陆国原和陆章原两家。 但是,那也不能算是她得罪了他们,她是主家这边的人,自然会反对他们……再说了处置他们的,也是陆白。 那是针对她和陆白两个人? 但可能么? 用这种曝出她和别的男人的照片的方式……这种可笑的方式,若是一些想中伤她的女人的招数,她还会信。 但是陆国原和陆章原,那好歹是豪门巨贾,商界富商,要报复或对付她与陆白,也应该用更有水平或更有力一点的招数吧? 而且陆国原一家已经得到了陆白的赦免,现在应该被陆釉劝回家去了,不该再作什么风浪才对。而陆章原和孔利妃则被警察抓了,他们也不可能再做这些事了。 那是,陆岑? 或者陆辛陆茉? 再有就是孔家的人? “喂,你是不是想到了是谁?”听安夏儿突然没话了,展倩问她。 安夏儿觉得好笑道,“我说让你帮忙想想谁会做这种事,你倒显得懒洋洋,怎么现在像突然来了兴趣?” “哎,我是觉得想到这种损招的人特无聊,你跟陆白老夫老妻了都那么肉麻,恩爱绵绵的,用这种办法拆散你们实在是吃饱了撑着,没有意义。”展倩又说道,“但我对是谁做的,倒是有兴趣啊!快说快说,是谁?” “我是想到了一些人。”安夏儿叹道,“不过,我觉得……就像你说的,这种无聊的招数他们应该不会用才对。他们若是要对付我和陆白,应该用些更有计谋的才对啊。” “哎,说不准人家懒得想什么高明的策略了呢,能挑拨你们就行呢!”展倩说道,“凡事有可能啊,有时候看似简单的招数其实也能起到作用……” “等等等等。”安夏儿忙喊住她,“你刚才说什么?我突然觉得你的话好像点醒了我什么,你再说一遍……” “……”展倩怔了一会,而后叹气说,“你是福尔摩斯上身了吧,还让我再说一遍,我说凡事都有可能,有时候看似简单的招数往往……” “不不不,不是这句。” “我看你是包拯上身了。”展倩吐槽,但还是往回说了,“再有就是,这说不准人家是懒得去想什么高明的策略了,随便想个法子,能挑拨你们就行。” “挑拨?”安夏儿咬着这两个字。 “喂?你是觉得对方这个做法,真是为了挑拨你和陆白?” 安夏儿摇了摇头,觉得没那么简单,“不,也许不是想挑拨我和陆白,而是想扰乱陆家,我和陆白若是出了问题,陆家只会更乱吧?” “对啊,那怀疑对象就多了,陆章原一家被逐出陆家后,陆二爷他们一家怎样了?”展倩问,“以陆白的性子,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