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二爷爷回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65章 二爷爷回来!

陆茉正在挣脱,听他的话猛地顿住了,“你想干什么?” “其实我一早就提议将你家的人全部从章元集团清除出去,但陆白表哥说如果你老实的话就不用理你,可照你刚才的话听来。”端木瀛道,“与在公司里的那些孔家的人一样,陆茉小姐你也得清除出去了。” “你敢!” 在陆末变惨白的脸色中,端木瀛仿佛无任何情感只有商业管理手段般地说道,“我现在准备去跟陆白表哥报告我今天接管章元集团的情况,顺带告诉他你的异心。相信,你明天就可以收到公司的辞退信。” 要替主家完全收复章元集团,陆章原家和孔利妃娘家孔家的势力自然得从这个公司清除。 端木瀛的提议是一个都不留,以绝后患。 只是陆白与陆岑达成了某个协议,而陆茉又没有参与他爸妈的计划,所以陆白便不打算对付这个堂妹,由陆茉留在章元集团。 面对现在强势的主家,陆茉一句话都无以吐露,眼睛红红的,脸色绝望。 端木瀛一把甩开她的手,她踩着高跟鞋还踉跄了几步,苦笑了两声,“果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以前,你们这种外戚在陆家人眼中又算什么东西……” 端木瀛已不将这个女人放在眼中,极注意形象地扣好袖口扣,对身边的秘书说,“记下刚才她的话没?到时向陆白表哥汇报时,别说我冤枉她了,这个女人确实有异心。” “端木总裁,记下了,陆茉小姐说等章元集团回到她家手中,她将要第一个对付主家派来管理章元集团的你。”秘书也表示清楚地听到了,“不服主家派来的人就是不服主家。” 陆茉叫道,“你们就是一条狗!向主家谄媚想进入陆氏的狗!!” 端木瀛冷哼,与秘书走向他的车,“我保证你明天一到公司就可以收到辞退信。” 空气中,兀地传来一记威喝声,“我看谁敢辞退我孙女!想要辞退我的孙女让你们主家的陆老过来跟我说!” 瘫跪在地上的陆茉突然这声音,猛地抬起头看去,当看到来人时,她大哭着跑过去,“爷爷!!” 端木瀛与秘书皱了下眉,回过身,见一个与陆老年纪相仿杵着手杖的老者黑着脸站在那,正是刚从迈阿密回来的荣叔公,陪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孔家的两个人。 端木瀛的秘书是从陆氏财团调过来的,自然认得这个老者,便马上对端木瀛说,“是陆家的三老之一,陆老的二弟荣叔公。” 同时,停车场的不远处,陆白派过来找陆茉的两个保镖看到这一幕,停下了脚步,马上打电话给陆白,“陆先生,荣叔公回来了……” 陆白听到荣叔公回来的消息,脸色变化不大,对电话那头的保镖说,“那就去请荣叔公来皇城庄一趟,就说是我有请。” 挂了电话,陆白剑眉蹙起。 “大少爷,荣叔公回来了?”魏管家在旁边问。 “看来,将三叔一家逐出陆家,这件事远还没有完呢。”陆白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褐色双眸中缓缓蕴酿着一场风暴。 安夏儿正陪着lulu在跟华管家说晚上要吃什么,看到陆白这边打完了电话,便走过来,“你派去的人找到陆茉了么?” 陆白一时没说话,饮着他杯里的茶,魏管家一时也沉默在一边。 安夏儿看着他们,“怎么了,气氛这么凝重,没找到陆茉,还是网上那些照片不关她的事?” “陆茉是找到了,她现在还留在章元集团上班。”陆白说道,“只是另一个人也回来了。” “另一个人?谁?” “少夫人,是荣叔公,二爷和三爷的父亲,陆岑少爷他们的爷爷。”即使陆章原一家已被逐出陆家,但作为管家,魏管家依然保持着对他们的礼貌称呼,毕竟,他们还是陆家的血脉。 “那个……”安夏儿很震惊,“是爷爷第二个弟弟吧,爷爷过寿辰时没回来的那个二爷爷?” “是的,少夫人。”魏管家说道。 安夏儿知道,情况估记又要再度变化了,眸底生出一丝不安,“这二爷爷,怎么也回来了呢,太突然了……” “是从新闻上看到三爷一家被逐出了陆家吧。”魏管家叹息说,“所以便从国外赶回来了。” 魏管家转念又问陆白,“大少爷,去找陆茉小姐的保镖说在章元集团那边看到了荣叔公么?如果是这样,那荣叔公怕是一回来就往章元集团那边去了,这次回来他不只是要过问三爷他们的事,更是会过问章元集团的事。” “过问章元集团?”安夏儿缓缓看向陆白,“怎么过问。” “比如,他不只是会反对将三爷一家逐出陆家的事,更会反对由端木公子掌管章元集团。”魏管家说道,“他毕竟是二爷和三爷的父亲,又是陆老的弟弟,他是长者,即使是主家,也不能不顾他。” “那,二叔家会……会再次站到这个荣叔公那边么?”安夏儿问道,“如果荣叔公要反对主家这次的决定。” 安夏儿记得,陆国原和陆章原是亲兄弟,同一个父亲,就是这个荣叔公。 如果荣叔公要反对主家的做法,那陆国原会站在他父亲那边? “二爷家不可能了吧,毕竟这一次大爷已经看在陆釉少爷的面子放过了他们这一次。”魏管家说。 前面陆白沉思了一会,十指交叉搁在高高的鼻梁上,目光深邃难测。 华管家安排其他佣人陪着lulu去玩后,向这边走来,她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卷发,佩戴金色的圈状耳环,高大魁梧的身材穿着女士西装,看着上干练而有礼,爬上了皱纹的脸上慈祥而温和。 她虽然年老但听力却极佳,听到了陆白这边的话,她眯眯地笑着,“荣叔公果然也闻讯回来了,这并不意外,听到自己一个儿子被逐出了家族,他不可能没有动静,没有在三爷他们被抓的那一天回来都算是晚了。在新闻上看到了消息,肯定会回来的。” “陆茉他们不可能没有打电话给荣叔公。”陆白说道,“许是荣叔公这两天没接到她的电话吧。” 华管家问,“大少爷,荣叔公今天才出现,可能他回来已经有个一天了,已经联系了银家或孔家在做反对主家的准备,咱们也得做好准备才行哪!” 联系银家和孔家? 安夏儿皱眉。 “他们还会跟荣叔公联手对付主家么。”安夏儿道,“孔家先不说,银家应该会听从银苏婶婶的意思吧?银苏婶婶他们现在还会与主家作对?” “陆釉他爸妈估记不太可能。”陆白微微眯了眯眼睛,里面是深诣人心的世故精明,“但银家不一定,上回是看到二叔他们一家的计划扑空,银家为自保才收了手。而今如果有荣叔公再次作为他们的领导者,并允诺他们一定好处的话,哼,他们会动心也不奇怪。” “大少爷,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们还是作一下准备。” “准备么。”陆白冷笑,“这就是一场恐吓战而以,看谁手上的筹码多,华管家,我已经让保镖请荣叔公来家里了,去准备晚餐吧。好歹是陆家的三老之一,无论怎样,主家得接待他。” “是。”华管家鞠首而去。 安夏儿和魏管家还在陆白的身边。 陆白对他们道,“你们跟我到爷爷书房谈吧。” 几分钟后,安夏儿和魏管家跟着陆白来到了陆老的书房,书房,除了是个人阅读和办公务的场声,还有就是谈重事之地。

上一篇   第1864章 新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