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1章 争锋相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71章 争锋相对

陆白是从他爷爷口中听说了当年的具体事况,当然,作为陆家的继承人,陆家发生过的大事他也必须了解。 本来陆老不让陆家的人再提及这件事,就是不想再伤及陆家人的和气,所以陆白也就给陆老面子,没有再与陆章原和这个荣叔公计较。 这会听到荣叔公竟还主动拿起这件事来说,陆白便失去了对他们的忍耐,“当年老太爷将荣叔公你和三叔赶出陆家,是理所当然,二叔是因为当年没有跟你们离开陆家,所以他们一家到如今还相安无恙,念他们这次是初犯,我也给陆釉一个面子。他们想向爷爷夺权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三叔他,可是第二回犯了,这回,我没理由宽恕他!” 听到陆白算账,荣叔公的胡子气得在颤。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现在章原一家所有的人都进入家族公司,他们为公司付出的本来就多,有点怨言也正常。”荣叔公怒瞪着陆白,不甘愿地道: “你们……你们怎么狠心再次将他逐出陆家?当年打压章元集团的事,就是你父亲做的,以为我们不知道么?大家心照不宣而以,他就是为了报复我和章原当年离开陆家,所以打压章元集团再进而收购。我们没提及这件事,也是因为当年的事,算是我们对陆家的一个补偿,那件事我们与主家本就相互抵过了, 可陆白你现在居然又像老太爷一样,将章原一家赶出了陆家,你说你们不是有心要赶走堂系的亲属,拿回我们手中的股份是什么?” “第一!”陆白伸出一根食指,眼神凛烈,“当年陆氏收购章元集团的事我听爷爷提过,我也去查过,章元集团的确是出现了财务危机,内部出现亏空,资金运转不济,并非是我父亲或者爷爷出手打压。相反,当时如果陆氏不出手收购,也会有别的公司收购章元,那么由陆氏收购章元集团结局也是一样的,相反,你和三叔反倒可以顺势回归陆家!” “第二!”陆白说出他最愤怒的一点,“陆氏收购章元集团后,章元集团虽然挂着陆氏的名字,却依然由三叔一家掌管,并且爷爷还赠送了百分之三的股份给他。荣叔公你宣布退休居于国外以后,三叔他们多年以来一直在做假账,向陆氏所提交的市场份额还不到三分之一,爷爷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爷爷做到了这个份上,三叔他们居然向爷爷下毒,还妄想要更多?我看他们是鬼迷心窍,自己找死!” “爷爷他确实做错了,错在当年不该让你们回到陆家!”陆白怒道,“但爷爷他仁慈,我可不会效仿他,既然你们不知足,那就再次离开陆家吧,那百分之三的股份就是抛出市面上也比在你们手中强!” 荣叔公的脸色像阴天一样,身躯甚至有点颤颤魏魏,由银老和孔老扶着他。 他显然没有想到陆白会这么不给他面子。 安夏儿听着陆白和荣叔公的话,一时也非常震惊。 她没想到,当年陆章原被老太爷赶出陆家,是因为出了那样的事,陆章原曾经趁着陆氏被强制退市时,联合孔家和别的公司去收购陆氏……陆章原当年会那么做,荣叔公肯定也是知道,却没有阻止。 怪不得老太爷会将他们父子逐出陆家,怎么可能会容忍这等不孝子孙,居然趁火打自己家里的劫。 陆老估记也是为了家族团结,所以趁章元集团出事时就顺势收购了,以及让荣叔公和陆章原回到陆家,只是想感化他们,让他们知道家里的恩。 哪知道,陆章原他们对那百分之三的股份不满意! “这并非是你们所说的那样,当时我们和其他公司回来收购陆氏,是为了救陆氏,因为当时陆氏已经被强制退市了。”荣叔公却又是另一番说法,“有别的大公司收购,反倒能让陆氏支撑下去!” “哦,按你这么说当时如果陆氏被收购了。”陆白冷笑,“现在陆氏已经不是陆家的了,只是你们父子俩的,以及是别人的公司了,对么?” 荣叔公黑着脸。 陆白说,“陆氏根基本来就稳,就算当年一时被强制退市,也不可能会破产,你们就别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了。” 荣叔公看陆白毫不退让。 他从座位出走了出来,一步步走到陆白那边,眼神如炬,“如果,我一定要站在章原他家那边,那陆白你是不是就要不顾亲情,目无尊长,非但不接回陆岑三兄妹甚至要将我这个二爷爷也赶出陆家?” 陆白毫不回避地迎视着他的目光,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是!” 荣叔公见与主家的人谈判失败,苍老的五官扭曲了一下,最后嘴角抽出一丝不像笑的笑,“行,走着瞧,你就做一个冷血无情的继承人吧!” 转身便率领着银老、孔老离开。 银老孔老也不再作停留,大步生风地离开。 陆白看着他们的背影,“为了陆家,我不介意做个那样的人。” 华管家已经带着两个佣人出去送客了,安夏儿走到陆白身边,“刚才的话,会不会说得太重了?” “现在让他们,将来他们迟早只会踩你底线,逼到你头上!”陆白冷声哼道。 端木瀛是完全站主家这一边的,“表嫂,我也赞成陆白表哥的意思,这荣叔公摆明就是来为难主家。陆三爷一家已经被驱逐出了陆家,新闻发布会上已经公布了,他让陆白表哥重新收回前话,将陆三爷三个儿女再次回来,这岂不是要置主家的威信于不顾?要陆白表哥打自己的脸么?” 安夏儿反应过来,才知这陆家的外公子叫‘表嫂’是叫自己,一时也深锁眉头。 她看了眼陆白,“但这荣叔公好歹是长辈,他若是要站在三叔家那一边,真对外面的人说,被主家被陆白赶出陆家了,恐怕……外界会说陆白不近人情啊。” 那荣叔公与陆老差不多年龄,要将一个古稀老人赶出陆家,社会上那些道德君子恐怕不会说陆白的好啊! “他是长者,但如果倚老卖老想要为难别人,那就怪不得别人了。”端木瀛也是个极果断的人,对于损害自己这边利益的人毫不客气,又道,“作为一个家族掌舵者,光有爱心和孝心是完全不够的,必须有完全镇得住那些长者的手段。” 他又转身对陆白说,“陆白表哥,我完全赞同你的做法,不论是堂系亲属还是外系亲属都不能侵犯主家的权益,这一点绝不能开先例!” 陆白没有回他的话,只是问相叔公,“三爷爷觉得如何?” 相叔公笑笑,他早已经看明白陆白的心思,说道,“既然端木公子已经说了,那我就也不多言了,将章原一家逐出陆家是大哥中毒昏迷前的意思。但有一点我还是想替二哥他说一句,陆白,一个家族,最重要的是人,如果将亲人都一个个赶走了,那再壮大的家族,势力也会逐渐被削弱。” 他的意思也明显,他与端木瀛的看法相反。 不赞成将荣叔公也赶出陆家! 端木瀛马上向这位相叔公看去,“相叔公,是他自己说了要站在陆三爷他家那一边……” “好好好。”相叔公摆了摆手,阻止了这个年轻人的话,只对陆白说道,“我也只发表我的看法,该怎么做,还是陆白你自己决定,你是陆家的继承人,我相信你也必须相信你能做出最正确的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