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2章 但愿是多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72章 但愿是多虑!

又道,“你们二爷爷那一边,我也会再去劝劝他,为了整个陆家,希望你们都能各退一步吧。” 对于相叔公的话,陆白只是轻轻一笑,“陆白多谢三爷爷的信任。” “好说,陆白你也是从小就争气,现在长辈已经无法阻止你,所以你一定不能辜负了将陆家交给你的长辈啊。”相叔公语重心长说完,又笑着看向安夏儿,“少夫人哪,能送送三爷爷吗?” 安夏儿忙走过去,扶着相叔公,“三爷爷言重了,我是晚辈,应该的。” “好好好,总算知道星溱他们为什么喜欢你了,少夫人果然亲和得很哪……” 看着安夏儿送相叔公出去,陆白脸色没有多大的变化。 但端木瀛的脸色却微微沉下,“表哥,这相叔公确定是站在主家这一边么?我怎么看他句句都在为那荣叔公说话?” “那你觉得他说得不对?”陆白微微淡笑。 端木瀛怔了一下,谦恭地颔首。 “那不就是了。”陆白一扬唇,重新坐了下来,叫佣人给他们倒上酒,“来吧,坐下,跟我说说今天章元集团的情况……” “是。” 端木瀛这才随之坐下。 大门外面,相叔公的司机正候在车外面等候,荣叔公和银老孔老这时候已经离开了,华管家正返回来,见安夏儿相叔公在说话,便站在一边未走上去。 安夏儿送相叔公到车门前,相叔公停下步子,回头问她,“少夫人,你支持谁的看法?” “支持谁……”安夏儿斟酌了一下相叔公的话。 相公叔笑了笑说,“就是刚才,对于你们二爷爷去留的问题,你支持我还是那位端木公子谁的看法?” “原来三爷爷说这个。”安夏儿也笑了,她不惊讶,相叔公会提出让她出去送他想必也是有话对他说,“我觉得三爷爷你和端木瀛的话,皆有在理之处。” “嗯,你说说看。” “三叔一家已经被逐出了陆家,二爷爷是陆家的三老之一,所谓长老,其实也可以说是家族的第二栋梁。家族内部发生意见分歧或者不和之时,长者出面,可以调节矛盾,团结人心。”安夏儿说道,“所以我也不想二爷爷也离开陆家,三叔一家脱离陆家已经是个很重大的家族变动了。” 虽然当年荣叔公与陆章原做得过份,但爷爷都原谅了他们,所以她和陆白,还是……遵从一下爷爷的意思吧。 亲人就不要想着报怨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相叔公欣慰地叹息,点点头,“难得少夫人不满三十岁,却明白这些道理,如今年轻人都轻傲,可不会想到这一层面上。” “我在西莱国王宫呆过三年,与我父王面对着复杂的宫庭权谋争斗,自然明白每一个角色都有他存在的道理,而每一个人都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何况是看着陆氏家族变化的三个长者,他们自然明白更多的道理。”安夏儿说道,又莞尔,“不过,三爷爷刚才说年轻人轻傲,是指陆白么?难道三爷爷其实是不相信陆白能处理好陆家的事?” “不,大哥他打算在寿辰上将董事长之位退给陆白的事,其实是与我商量过的,既然大哥都相信陆白,那我也就无条件相信。”相叔公说道,“更何况,陆白能创下帝晟集团那个商业奇迹,想必掌管家族也不在话下。” “那三爷爷刚才是说……” “我是看到那位端木公子。”相叔公叹说,“我知道他的履历,金融学和商业管理的双学位硕士,端木家族的皎皎者,但是,他的见解太过激了。他是学成归来,但真正在管理公司和面对家族大事上面,想必经验尚浅。我还是希望陆白在你们二爷爷的事上面,多多考虑一下。” 见相叔公紧蹙着眉头,安夏儿道,“那三爷爷考虑的这些,陆白应该也知道吧。” “少夫人你觉得陆白会好好考虑我的话?” “会。”安夏儿道,“不管端木公子经验怎样,但陆白可不是,该怎么做他会有自己的考虑。还有,三爷你也不必太过担心,陆白既然放心让端木公子去掌管章元集团,想必他一定有信心端木公子能做好。” “少夫人你是这样想?”相叔公问她,“你也相信那个端木公子?” 安夏儿笑, “我不是相信他,我是相信陆白。” “哦?”相叔公来了兴趣,“凭哪一点?” “凭我和陆白结婚以来,我对他所了解的点点滴滴。”安夏儿轻叹,继尔说道,“我们经历过很多,他也做过很多一开始让我费解的事,但最终,结果还是证明了他所做的决定,没有错的。” 相叔公感概地点点头,像放下了心里一块大石头,“好,既然少夫人你这么说了,那三爷爷就不再操心了,你们二爷爷的事也一样,一切让陆白定夺吧。” “嗯!”安夏儿微笑。 相叔公上车后,安夏儿目送他的车离开。 华管家走过来,“少夫人,听相叔公刚才的话,是否不太相信大少爷?” “应该不是。”安夏儿摇摇头,思忖着,与华管家一起往回走,“三爷爷他应该是不相信端木瀛,毕竟陆家与端木家族之前一向很少来往吧?而陆白又一下突然从端木家那边调了一位陌生的外戚公子过来,还让对方代替三叔的位置掌管章元集团。三爷爷相信陆白,但他不相信端木瀛,更担心陆白会不会太听信端木瀛的话。” 华管家想着安夏儿的分析,不否认,“想必是如此。” 安夏儿又道,“陆氏是家族企业,已经有很多堂亲和外亲的势力都加入了,三爷爷估记也是担心将来端木家放势力进入陆氏后,会变得更复杂吧。” “端木家是站在主家这一边,相叔公看来也是担心将来主家独大,堂亲完全没有说话的余地了。”华管家也分析着。 “这肯定是有的。”安夏儿平静地说道,“三爷爷也退休了,他们家所持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一向令二叔和三叔家虎视耽耽,而陆庸堂哥和蓝梅嫂子又没有从商,他当然会担心将来他家会不会处于弱势,受其他亲戚逼迫或压制。” “嗯。”华管家点头,“这样就说得通了,万一将来端木瀛进入陆氏后,功劳大,也许也会要求分一些股份,而那些股份会不会从相叔公他家里减出来……这恐怕也是相叔公的顾虑。” 安夏儿也微微皱着眉。 这样看起来,将来陆氏内部的势力真是会很复杂。 但陆白是怎么考虑的,她一时也不太清楚,有时她觉得陆白的心思就像一潭深水,连她也看不透。 最后安夏儿叹了一气,索性不考虑了,这说到底掌管陆家和陆氏是陆白的事,她这个做妻子,顶多从旁协助,能帮忙的就帮。 “对了,华管家。”安夏儿问道,“我对端木家也不是很了解,这个端木瀛据说是刚学成归来,他是在哪里留学的?” 此时,皇城庄外。 相叔公的车离开陆家后,在车上,长长地叹了一气,“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吧。” 司机也是跟他一起从国外回来的亲信,便问道,“相叔公,刚才听您跟主家少夫人的话,你是不相信那个端木公子么?” “一个刚回国不久的后生,谁知他品行如何?为人如何?”相叔公说道,“我前些日子去端木家时,听到陆白要请个端木家族的人帮他管理章元集团,所以端木家便让这位端木瀛随我一起回来了。但老实说,这端木公子厉害是厉害,在发表观点上居然能达到与我针锋相对的地步,但愿是我多虑了啊,他真是效力于陆白才好……”

上一篇   第1871章 争锋相对

下一篇   第1873章 乖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