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5章 不对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75章 不对劲

“哦,是这样,夫人昨晚刚刚出院回到家里,现在在卧室休息,我这就去叫夫人下来。”刘妈又赶忙着上楼去了。 安夏儿想了一下,昨晚荣叔公似乎提过……好像说,是受到了什么惊讶?当时还怀疑是陆白威吓了她和陆国原。 那按理说银苏应该病得不轻,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想到这,安夏儿皱了皱眉。 前面,两个菲佣又在抬那冰箱,主人不在家,再大的豪宅也会显得冷清,安夏儿见那两个菲佣抬得吃力,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见那两个菲佣将冰箱放了下来。 “还是去叫两个家丁过来吧。”其中一个菲佣说道,“我们这样抬上去怕要磕坏了。” 见另一个菲佣要出去叫男丁进来搬冰箱,安夏儿说道,“不用去了,让我的保镖帮你们抬吧,需要抬到哪里?” 跟着安夏儿进来的保镖正站在她身后,听到安夏儿的话,他们二人便走上去。 两个菲佣马上感谢,“谢谢少夫人,帮我们搬到老爷的书房。” “书房?”安夏儿惊讶,“书房为什么要放冰箱?难道二叔他有喝冷饮的习惯?” 一般这个年龄的人,又是豪门富绅,大多会以养生为重。 不可能经常喝冷饮。 “不,老爷不爱喝冷饮,我们也奇怪。”其中一个菲佣用带着点外国口音的语言说道,“可能就是为了存放小姐寄回来的东西吧。” “小姐?”安夏儿眨了下眼睛,“是陆歆小姐么?” “是的。” 安夏儿不明白了,“陆歆小姐这阵子不是在国外开演奏会,之后谁都没有她的音讯么?她联系家里了?” “没有。”菲佣摇头,“陆歆小姐没有打电话回来,只是寄了两回东西回来,老爷和夫人存放得好好的,并且还吩咐我们单独买了一个上锁的冰箱,将小姐寄回的东西存放在冰箱了。” 安夏儿越来越觉得惊讶,“陆歆小姐寄回的是什么?” “不知道,我们没打开过,只有老爷和夫人知道。” “……” 安夏儿眉头蹙得更深了。 什么东西寄回来,还得存冰箱里? 生鲜?水果? 但这些东西需要放在冰箱里并且锁起来?是天价水果,怕家里的佣人贪嘴偷吃了?但既然是贵重的水果,想必也没几个,哪个佣人敢偷吃? 如果寄回来的是生鲜,应该尽快让厨房拿去烹饪了才对吧? 安夏儿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对了。”安夏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又马上问,“陆歆小姐的东西是什么时候寄回来的?” 面前这个菲佣面对着安夏儿这个主家尊贵的少主人,不敢不回答,低着头说,“大概……是半个月前寄了一个箱子回来,之后,两天前又寄了一个。” “寄?用快递?” “是的。” “那你们没看到二叔和二婶拆开快递?”安夏儿很惊惑,“你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菲佣摇了摇头,“东西是指定老爷收的,但从第一次老爷收了东西后,第二回就交待如果是小姐寄的东西,下人都不能拆。” 半个月前寄的,寄了两回,并且不让下人拆开看,陆歆又没打过电话回来……一般在豪庭名门,或是寄给重要人士的东西,如果不能确定一定是哪个人寄的,应该是先让下人打开检验才对。 毕竟,并不是说快递单上写着谁寄的,就一定是谁寄的。 万一有人用陆歆的名字,寄了危险的东西过来…… 想到这,安夏儿整个人都一寒,她突然想到不是很好的事情,“我问你,二婶她这回……是什么时候晕倒的,怎么晕倒的?荣叔公说二婶是受了惊吓?” 菲佣听到安夏儿的语气,吓得颤了一颤。 安夏儿发觉到自己的激动,忙放轻语气笑说,“你别害怕,我没有责怪你们什么,我只是在意二叔和二婶的情况,想了解以及帮助他们,二叔和二婶的这些情况不太对劲。你回答我的问题,我感觉二叔二婶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不然银苏又怎会无故受惊讶昏倒? 而且这么大的事,主家和外人完全不知道,都只是昨晚荣叔公提了一下,当时连银老都以为是陆白或是主家在威吓他们。 而且照昨晚银老的话来看,自从上回陆白在医院宽恕了陆国原和银苏夫妻以后,他们夫妻就没有再去朗业集团。 听到安夏儿的话,眼前这个菲佣才胆战地道,“老爷和夫人这一阵子是不太对劲……他们都没有去公司,就今天老爷去董事会了。但刘妈让大家不要乱嚼舌根,说老爷和夫人只是太想念小姐了。” “你快回答我。”安夏儿隐隐觉得有点不安,“二婶是怎么什么晕倒的,受什么惊讶晕倒的?” “那天……好像是小姐刚寄东西回来,夫人收到就上楼和老爷一起去看了,没过一会,就听到了夫人的叫声。”菲佣人说的时候,眼角还看了一眼楼上的方面,似乎怕刘妈责备自己说这些事,“我们和刘妈上去后,就看到夫人晕倒了,老爷就让我们叫救护车了。” “你是说二婶是看到陆歆小姐寄回的东西,才晕倒了?”安夏儿蹙了蹙眉,“你是说,她所受到的惊讶是因为看到了陆歆小姐寄的东西。” “不,不……”菲佣又马上否认,“我没那么说,其实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夫人为什么晕倒了,是医生说夫人是受了惊吓。” 安夏儿看向另一边,两个保镖在另一个菲佣的指挥下正抬着冰箱上楼梯。 安夏儿心里已经有所答案了,为保险起见,她又问道,“我再问你,这一阵子,这个家里有没有来什么外人?” “没有。” “那二叔和二婶他们这阵子状态失常的事,陆釉少爷知不知道?” 菲佣想了一下,没有回答。 “陆釉少爷不知道?”安夏儿问。 “我不知道……”菲佣说,“少爷每次回来,夫人和老爷都没有跟他谈起小姐的事情,这次夫人晕倒后,少爷工作忙也没有回家里,直接去医院看夫人了。” “这么说,陆歆小姐寄回来的东西,陆釉也不知道了?”安夏儿说道。 菲佣缓缓低下头。 想到什么事,这菲佣又马上抬起头哀求道,“少夫人,是不是老爷和夫人又犯什么事了,求求主家放过他们吧,老爷和夫人人很好的,他们肯定与三爷家不一样,请不要将老爷一家也赶出陆家,少夫人求求你们了……” 原来这菲佣见安夏儿问这么多问题,以为这个主家的少夫人过来是兴师问罪的,生怕陆国原一家也落得跟陆章原一家的下场。 安夏儿看着这菲佣双手合十哀求的模样,她眉头依旧笼着一团阴云,“我只是过来探望二婶,没有其他的来意。不过,幸亏我今天过来了,我相信,二叔和二婶他们这阵子一定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而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 菲佣正反应着安夏儿的话,安夏儿突然对楼梯那边大声道,“你们先慢着!” 正抬冰箱上楼的两个保镖留了下来,引领他们抬东西上楼的另一个菲佣也停了下来,看向安夏儿这边。 安夏儿快步走过去,走上楼梯。 冰箱很重,但两个保镖抬起来丝毫不费劲,就这样停在了楼梯上,只是不明白安夏儿过来是何意。 “少夫人,怎么了。”一个保镖问。 安夏儿看了一下这个上锁的冰箱,“抬下去,放下。” 菲佣马上看向安夏儿,“少夫人,你这是……”

上一篇   第1874章 探望

下一篇   第1876章 巨大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