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6章 巨大的痛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1876章 巨大的痛

两个保镖不再问什么,又将冰箱从楼梯上抬下去了,放在了地上。 安夏儿看着这冰箱,问菲佣,“陆歆小姐寄回来的东西,二叔放在冰箱?” 两个菲佣看着她,紧张地道,“是……少夫人,你要做什么?” “打开!”安夏儿说。 两个菲佣马上摆手: “啊?不可不可!” “老爷说了我们不能打开的,夫人也说了不能打开的!” 安夏儿对保镖说,“我的话,打开这冰箱。” “是。” 保镖自然只听安夏儿的,立即去看那个锁了。 两个菲佣立即阻止,“少夫人,真的不行……” 安夏儿站在她们面前,“出事了,或二叔二婶他们责怪下来,我担待,一切后果我负责。” 两个菲佣心里依然七上八下,脸色也紧张胆颤,正当她们抓着衣角不知所措时,身后传来一声枪响,跟着是冰箱门破坏的声音。 她们瞪眼望去,见安夏儿带来的保镖直接开枪将冰箱的门给打坏了。 安夏儿对他们说,“打开看看。” “是。” 保镖打开了冰箱,这个冰箱里面还有一个黑色的铁盒在。 安夏儿走过去,保镖怕盒子里有危险,“少夫人,我们来吧。” “不用了。”安夏儿坚决地走过去,“这是陆歆小姐寄回来的东西,二叔他们开过了,危险肯定是不会有危险的。”只是里面到底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保镖便没有再出面,颔首站在了一边。 安夏儿从冰箱里面搬出那个盒子,并不算大,是铁盒子,只是很重,非常冷冰,安夏儿凭手感猜测,估记这个盒子里面还装了冰块 只是,安夏儿端着这个盒子却停了下来,她鼻翼动了动,“不对,里面是……” 她的鼻子向来灵敏! 盒子里面的气味让她脸色生变。 保镖见她反应,忙走上来,“少夫人,怎么了?” “里面有血的味道。”安夏儿定定地看着手中的盒子,目光闪烁着,“不是生鲜,不是动物,是人血的味道……” 两个菲佣一听人血,立即大惊,二人相互搀扶着退开几米远,瑟瑟发抖地看着安夏儿手里的那盒子。 两个保镖跟着陆白多年,见识过各种大事,听到人血面不变色,只是看向安夏儿,“少夫人,里面有人血?” 安夏儿目光颤魏地看着手中这个冷得彻骨的铁盒,“是人血……” 是个人,多多少少都受过伤。 不论是重伤还是擦破皮之类的小伤,她的鼻子灵敏,对于人血或是动物的血,是明确闻得出来,也区分得出来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作了一下心理准备,坐在楼梯口第一阶梯上,缓缓打开铁盒盖子。 里面果然还装了冰块,随着一阵冷气冒出来,刺鼻的血腥味再次浓烈的扑面而来,里面的东西在安夏儿眼前渐隐渐现。 当看到里面那被冷冻起来的一根带血的手指,和一只带着血渍的耳朵时,她瞳孔蓦然放大。 ‘嘭!’ 她猛地将铁盒盖子盖了起来。 捂住嘴巴,差点吐出来。 “少夫人!”两个保镖立即上前。 “别过来……”安夏儿一只手捂着嘴巴,抑制住胃里翻滚的冲动,她重复着刚才的话,“别过来,别过来。” 虽然她见过不少在她面前倒下去的人,或者中弹而亡的人,但那些都是一击毙命…… 像这样活生生切下来的……真心残酷得令她心脏都抽动起来。 同时,脑里升起一股无以名状的恐惧感! 两个保镖看安夏儿的反应不对劲,知道安夏儿肯定发现什么状况了,一人迅速拿出电话准备打给陆白,保护少夫人是他们绝对的任务。 “把电话放下。”安夏儿目光闪烁着,也许是猜想到了什么,她眼眶开始有点发红了,“我没有事,有事的不是我……” 听她这么说,保镖迟疑地看向她手,以及她手中的盒子,“少夫人,这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干什么你们?”楼下突然传来声音。 两个保镖立即抬起头。 安夏儿也缓缓回过侧脸,见银苏正披着一件外套站在楼梯口,得知安夏儿到了,她不顾刚出院的病体在刘妈的陪同下准备下楼。 两个菲佣抬头看到银苏,也规矩地站到了一边,低下头,“夫人。” 但银苏颤抖地扶着楼梯栏杆,看着安夏儿手中那个铁盒子。 见安夏儿从冰箱里拿出了那个合子,她苍白的脸上,眼睛生气地瞪大着,漫出了血丝,她突然扶着楼梯栏杆冲来。 “诶?夫人?夫人你慢点……”刘妈赶紧快步跟上。 银苏冲下楼梯一把从安夏儿手中夺过盒子,五官挣扎地瞪着安夏儿,骂起来,“谁让你动我家的东西,就算你是主家的少夫人,你也没有权利动歆儿的……” “是,陆歆小姐的?”安夏儿看着她。 银苏发觉自己说出了这话,震惊,继尔又咬着唇,忍着巨大的痛苦,“你打开看了?” 安夏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看着这个二婶。 银苏发抖地抱着那个冰冷的铁盒子,却像抱紧了她的女儿,她咬着快要出血的唇,“走,你们都走,都滚出去。” 安夏儿看着她,“银苏婶婶,你们不想求助任何人么?” “都怪你们!”人前一向仪静体闲,端庄大方的银苏突然吼叫起来,“都是你们害的,滚出去!” “二夫人,你太失礼了。”保镖说道,他们绝不允许有人对他们少夫人不敬。 “这是我家!”银苏叫起来。 安夏儿摆了下手,阻止了保镖对他们说,“你们先出去。” “少夫人?”他们向安夏儿确认,确定她要一个人留下来面对这个二夫人么,这个二夫人看起来明显是不给他们少夫人面子啊。 “没事,你们外面等我。”安夏儿说道。 两个保镖看了看银苏,才退出去了。 刘妈看到安夏儿打开了那个陆国原不让下人打开的冰箱,还将那个铁盒子拿出来,也非常震惊,对安夏儿说道,“少夫人……你别见怪,这是我们小姐寄回来的东西,夫人和老爷平时不会让任何人碰的。夫人情绪有点激动,你,你别往心里去了。” 陆章原一家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刘妈可不想陆国原家也落得一样的下场,所以对安夏儿说话都小心翼翼,还替银苏开脱。 安夏儿问刘妈,“作为佣人,你们的工作和责任是打理这个家,以及服侍主人,不是么?银苏婶婶受了什么惊吓住院,你们不清楚?是不是对主人的情况缺乏关心了?” 刘妈色变了一下,看了眼银苏,赶紧说道,“少夫人,我没有,我是在尽心尽力……” “尽力尽力?那你们陆歆小姐寄回的东西是什么?你们知道么?”安夏儿问。 银苏怀抱着那个盒子,眼睛又颤了一下。 “我……”刘妈紧张地吞咽了一口,对安夏儿缓缓低下头,“少夫人,小姐寄回来的东西,老爷和夫人并不让我们下人过问。” “不让你们过问陆歆小姐寄回来的东西,那二叔二婶这一阵子状态反常的事,你们有告诉陆釉少爷么?”安夏儿道,看到刘妈脸色的紧张,心下了然,“没有吧,你们这是对主人关心么?” 刘妈被安夏儿责备,一句话都不敢说。 双手紧抓着衣角。 安夏儿道,“去打电话叫陆釉回来。” “干什么?”银苏马上抬起头,看向安夏儿,“你想干什么?陆釉有他的工作,就算你是主家的少夫人,我也不允许你不经过我们的意愿去打搅陆釉!”

上一篇   第1875章 不对劲

下一篇   第1877章 自责